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敍一罪後 幸好只是平凡罪人

2015/4/24 — 12:29

有罪?有錯?有錯但未至於有罪?有罪但又沒有錯?早前趁有時間去了浸大傳理視藝大樓顧明均展覽廳看了群展「敍一罪」(Gaze of Sins)(展期至 4 月 28 日),這已是「繪畫大道中」(Painting On and On)系列的第六次聯展了,集合了十多位本地畫家的作品,除了負責這次展覽的策劃的陳偉邦,還有陳育強、卓有瑞、周俊輝、鍾大富、林東鵬、香建峰、陳曉筠、 盧文謙等。

記得「繪畫大道中」展覽系列前幾次的主題有「妄想專門店」、「不打自招」、「半鑊生,半鑊熟」、「互為文本」及「緘默有時」,同樣由不同畫家負責策劃,筆者自己頗喜歡「不打自招」,因為當時用香蕉做宣傳海報的圖案,而展覽的英文名就是 Automatic Banana,希望從作品反映出藝術家和繪畫的關係,喜歡不是因為「食字」,而是那種人創作是自發,還是「自己攞嚟」的戲謔,或是現實的表達。到了今次聯展,就以「敍一罪」為名,以罪為主題,宗教中的原罪,人性中的罪惡,社會中的罪罰,從無形的罪孽,到有形的罪行,從古到今,不同的文化及種族,對罪的描述、分析、厭棄,又或是容忍,以至歌頌都好,無論相信原罪也好,又或相信性本善也好,人的一生都不可以和罪完全沒有關係,罪和惡、錯、孽又是否等同呢,或者作品中可以一二吧。不過,畫畫應該不是罪吧。

廣告

展場分兩層,地下主要有陳偉邦的「有梯冇梯的日子」、卓有瑞的「20151- a, b, c, d」、林東鵬的「廢言(一至四號)」,看到卓有瑞說明:「第一次為有標題及尺寸限制的聯展作畫,是一挑戰,但似乎有違創作的本意,是否也是罪之一種?」,而林東鵬的說明是:「畫家在言語之後剩下什麼」,作為最先展示的作品,也有個簡單幽默的開始,對於創作,有違或不符創作的,都是罪。

廣告

走上樓上是其他作品,好像鍾大富的岩彩畫,色彩斑駁吸引,你以為是畫水滴漣漪之景,但畫作名稱卻是「金手指」、「眼紅」、「粉臉」及「黑心」,原來美景指的是大家都有的典型罪行。梁文豪的作品同樣色彩繽紛,有女子、食物、樓房等,原來是「購物(勿)狂──衣」、「鐵板晚餐──食」、「樓市蜃樓──住」及「黑白地磚──行」,說的是現代人衣食住行四方面的罪。筆者也喜歡其他有玩味的作品,好像盧文謙的「Gaze of Sins」系列,畫的詭異的街景,好像用有色眼鏡看到的異色世界,又或周俊輝的「讓子彈飛」系列,「錢呢?」「買官了」「買官幹甚麼?」「賺錢」。

看完後,幸好沒有覺得自己罪孽心重,又或罪有應得,但我承認自己有很多罪行在身,也在心,是平凡又普通的罪人,但不是理性全無,喪盡天良的人,不會殺人放火或姦淫擄劫,七宗罪中犯了幾多,又或貪嗔癡三毒有幾深,不知道呢,但我應該不會殺人為立國之本,不會以內定為比賽原則,不會叫大家選擇沒有選擇的權利……

如果這是罪的世界,可能成為聖人是不可能的任務,小罪小過是平常,大罪大過也不算甚麼,將遣罪的世界搞亂才是死無葬身之地。

對於創作,最大的罪是反對及禁止創作。對於展覽而言,最大的罪是漠視及不去看。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