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字還在 少文字造就的魅惑幻想效果還在

2015/7/10 — 14:56

『唐璜的門徒』書中很大一部分篇幅,在描寫各種不同藥物帶來的意識效果。年少時,我看得目瞪口呆,但真正打動我的,不是「哇,用這些藥可以變這樣!」而是「哇,怎麼能用文字如此描述!」

即便透過翻譯,那文字還是有強大的力量,探入並挖掘出介於主觀幻覺與客觀事實之間的流動樣態。例如這一段:

「…..它使我全身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溫暖和直接的感覺。一切都活生生的。每一樣事物都很精美而且十分繁複,但一切又這麼地簡單。我存在每一個地方。我可以在同一時間裡,看到上面,下面,還有四周。

廣告

「這種特殊的感覺,持續了一陣子,使我有時間注意到這種情形。接著它變成一種暴戾的恐怖,這種恐怖不是突然地,而是和和緩緩地朝我而來。最初,我那美妙的寂默世界,被尖銳的雜音騷擾起來,但是我並不關心。接著,雜音越來越響,而且毫不中斷,好像是要把我埋沒,逐漸地,我失去了在一個無關的,冷漠的,美麗的世界漂浮的感覺。雜音變成了巨大的腳步聲,有種甚麼巨大的東西,在呼吸著,纏著我而動。我相信它要抓我。」

我沒有羨慕作者可以經歷那些「改變了的狀態」,更沒有一點想要自己去嘗試的念頭,但我多麼羨慕他能夠寫出這樣的文字!我知道,我是個膽小的人,沒有那麼大的勇氣用身體去冒險,寧可躲在文字後面,藉文字來感知冒險。我知道,對我而言,文字是比藥物更迷人的魔法巫術本領。

廣告

對於藥物,對於「改變了的狀態」的好奇執迷,早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逝許久了。美國青年反叛文化與嬉皮運動,也走入了歷史。但是文字還在,至少文字造就的魅惑幻想效果,還在。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