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學與繪畫的互動互補

2016/1/28 — 15:23

常說,藝術是需要與時並進的。

有人為了突顯書法的當代性而把一度被視為「不入流」的廣東流行歌詞以毛筆寫在宣紙上;也有人為了探討文學的敘述性而把逐漸為現代人淡忘的經典文學字句以別開生面的方式呈現在畫布上。

張愛玲的小說名作《紅玫瑰與白玫瑰》,所有張迷也想必讀過,當中的金句:「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更是膾炙人口,傳誦多時。

廣告

作為一個藝術家,阿三一直關心文學,這次展覽他就嘗試以繪畫的形式,反映文學敘述的多樣性。以下這幅《紅玫瑰及白玫瑰》就是一例。(其他作品包括白先勇的《孽子》、西西的《我城》、董啟章的《地圖集》等)

廣告

現代文學與當代繪畫之間的互動(or 互補),看來是一條不錯的藝術創作方向,值得我們深入探索。期待更多有志之士繼續和阿三一起走這條路。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