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獻的再生產與階段性實踐

2015/5/29 — 17:17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如影隨形:夏碧泉與文獻收集實踐》源於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正在進行的夏碧泉(1925-2009)文獻庫研究專案,該展覽由研究員黃湲婷策劃,在文獻庫圖書館對這個研究項目進行了階段性呈現。作為香港本地藝術家,夏碧泉從 60 年代開始從事版畫、雕塑和水墨等不同類型的視覺藝術創作。此次夏碧泉文獻展包括藝術家個人收集、整理的書籍畫冊,以及大量的照片。作為一名攝影師,夏氏長期出席香港各大展覽和藝術活動,近千張攝影作品詳盡記錄了香港藝術發展脈絡。

廣告

夏碧泉,拼貼書本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夏碧泉,拼貼書本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廣告

「拼貼書本」包括夏碧泉通過剪報、圖片等資料拼貼自製而成的馬蒂斯、胡安·米羅畫冊和重新編排的藝術書籍兩部分。馬蒂斯等西方現代藝術大師對夏碧泉早年版畫和水墨創作中的抽象性表達影響頗深。同時,夏碧泉將收集而來的剪報、圖片資料拼貼在諸如 At Home With Art(1999),London Interiors(2000)此類藝術家居和裝飾藝術的畫冊中,創作成為一個新的歷史圖錄,例如香港《大學生活》雜誌 1960 年「現代思潮專號」的雕塑封面與圖冊中的雕塑原作被並置在一起,本地媒體的時裝專題與相似的剪紙、插畫作品交相呼應。通過重構式的編排夏碧泉消解了文獻資料與藝術的邊界,試圖建立西方現代藝術與香港本土文化之間的流動和關聯性。通過將既有物質材料的再創作,打破了固有的話語系統,在藝術與現實存在之間建立了跨語境的對話,使得文獻收集成為一種文化的再生產,也就是展覽中所提到的:文獻作為一種實踐。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夏碧泉從 60 年代到 1998 年拍攝了超過 1500 個展覽和藝術活動的照片,以及大量藝術家與作品的合照。策展團隊以不同的呈現方式與思考維度去呈現香港藝術脈絡。黑色背景板上部分展示了這些展覽的底片和縮圖,其中包括 90 年代香港重要的 ART ASIA 藝博會(1991)、星星十年(1989)、周邊藝術展覽(1988)、香港美術界回歸展(1997)。透過這些照片,觀者可追溯到中國大陸 80 年代的前衛藝術浪潮與屆時香港藝術的互動,比較 90 年代藝術博覽會和當今香港巴塞爾的紛亂景象。展覽照片有趣地停留在香港回歸後的 1998 年,這種階段性地選擇也為香港藝術史和發展史提供了一種非官方的敘述。夏碧泉是展覽《第一選擇》(1977)的參展藝術家,隔年被策展人金馬倫(Nigel Cameron)帶到了 1978 年挪威的國際版畫雙年展並取得了成功。策展團隊對《第一選擇》(1977)進行了集中展示,通過模型還原展覽空間,以及夏氏所拍攝的展覽照片和當時的藝術評論暗示了一個藝術家、策展人、藝術評論和商業所共同建構的藝術生態語境。照片在此次的文獻展中佔重要位置,夏碧泉所拍攝的照片本身是此次文獻研究的重要構成。班雅明在《攝影小史》(1931)中提出了藝術作品中「光暈」(Aura)的消逝,在之後的《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1935)特別以攝影術為例,詳細闡述了攝影技術的出現所帶來的藝術作品的複製和生產,使藝術原有的膜拜價值削弱,進而向展示價值過渡。透過攝影技術,藝術作品的神秘和不可知被祛魅,照片中所記錄的短暫性事件在展示過程中產生了新的語義。夏碧泉的照片通過保存了轉瞬即逝的展覽的短暫性,記錄了香港本地的文化記憶。這是藝術家基於世俗世界進行藝術創作和生產的實踐方式,對於文獻檔案整個系統來說也是如此。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展覽現場圖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伯里斯·格羅伊斯(Boris Groys)在他九十年代初的著作《論新事物》(1992)中,將我們今天所謂的「文化經濟」定義為「文化價值檔案與這一檔案外的世俗世界之間進行的交換。」這裡的文化價值檔案泛指整個博物館、美術館等藝術收藏研究系統。在《揣測與媒介:媒介現象學》(2010)伯里斯重新對文獻系統、藝術與現實之間區分的爭論進行反思。通過現象學式的思考,他認為文獻實踐本身就存在一個主體性的矛盾:一方面文獻需要被完整化;另一方面,價值決定了事物的命運,即能否能成為文獻。因此,當我們討論文獻實踐的時候,首先需要的是將它看待為一個動態的、階段性的實踐。從夏碧泉文獻中我們能夠窺探當時香港的藝術景象與文化背景,但是無法武斷地判定他記錄的哪一個展覽更加重要。歷史研究中需要強調的是展示而不是權威。在藝術試圖區別於官方歷史敘述的同時,更應該保有的是文獻系統的開放性。但與此同時文獻的確存在著不可避免的選擇傾向,這就是所謂的價值標準。世俗世界中無價值的事物在實踐者的手中具備了成為文獻的可能,就如同夏碧泉常使用所生活舊社區的廢棄之物和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物品來重新拼嵌成雕塑,亦或是收集的剪報和拼貼成藝術書籍。展覽中還有一部分內容被策展人稱之為「有待整理的資料」,這些夏碧泉收藏平面媒介資料被存放在各類檔盒中。展覽為觀者提供了觀看香港藝術史的一種視角,但這些有待挖掘的資料提醒我們文獻實踐中重新解讀和再發現的多種可能性。

夏碧泉工作室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夏碧泉工作室
(圖:Asia Art Archive 提供)

--

展覽資料

如影隨形:夏碧泉與文獻收集實踐 Excessive Enthusiasm: Ha Bik Chuen and the Archive as Practice

亞洲藝術文獻庫

2015年3月11日 - 7月3日

 

(原刊於《藝術世界》五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