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華、靈音與唐滌生戲寶

2018/11/28 — 9:50

取自天馬音樂藝術團網頁

取自天馬音樂藝術團網頁

粵劇在香港雖然早已不是娛樂主流,但老中青幾代藝伶仍然活躍,還多了兒童粵劇團,也有非華裔演藝人客串做大戲,不同種族的小孩亦粉墨登台。事實上,現在新秀組班相當多,隨着演藝學院戲曲畢業生一批批湧現(包括已在內地培訓完成,帶藝來港入讀的),不愁沒有年輕接班人,特別是生旦行當。

新人不少,問題是粵劇觀眾老化,縱使台上青春了,可惜甚少年輕人捧場。這種情況看來難以解決,唯有順其自然,不可強求。

我只是間中看看粵劇,對新人新團所知甚少。近月才看到文華、靈音的演出。原來文華與演藝同學組成「天馬菁莪粵劇團」已有十八年,「新」了很久。文華還自編或改編新劇,而且結集出書,我都沒有看過。

廣告

說起來,粵劇新編劇也越來越多,李居明就產量驚人,也看過「桃花源」一些新編粵劇。最近見到「黎耀威作品展」傳單,才知道黎耀威六年間編了廿五個劇本之多,我只看過去年的《奪王記》,成績不俗。

說回文華與靈音,首先在九月觀看她倆主演《蝶影紅梨記》。我很喜歡唐滌生這套戲寶,看過任白電影,以及梅雪詩與林錦堂、蓋鳴暉與吳美英、龍貫天與鄧美玲的台上演出,每次演到「窺醉、亭會、詠梨」都迷人,故此好奇去看這對新組合。那次同樣漸入佳境,越演越好。

廣告

於是訂票看文華與靈音在十一月中旬演出唐滌生另兩大戲寶《帝女花》和《紫釵記》,可以肯定,她倆的唱與做都逹到專業水準,目前狀態甚好。

現役女文武生,當然都有任劍輝影子,文華也不例外,女扮男裝俊俏瀟灑,平喉唱唸揮灑自如,某種角度下還特別似任劍輝。她在《帝女花》演周世顯駙馬,有很貼切的表現。花旦靈音演長平公主,儀態可觀,子喉高音突出,傾情投入。《帝女花》本身是非常經典的生旦戲,而駙馬佔戲比公主更重,是殉情殉國的主導者。今次靈音演得感人,文華則更癡心多情,又有智謀,格外惹人好感。印象中例外的是多年前,看到南鳳演長平公主,近似芳艷芬的唱腔非常出色,李龍演周世顯就比較低調,甘作綠葉,讓牡丹南鳳淋漓發揮,與常見的任白式演繹有些不同。

當晚《帝女花》由溫玉瑜演崇禎和清帝,聲如洪鐘,大有王者氣派。廖國森演周鍾十分老練生動,還鬼馬爆肚搞笑,令觀眾開心。

《紫釵記》就旦角比生角重要,靈音演霍小玉真是悲喜交集,作出變化多端的動人表演,司徒凱誼演浣紗亦生動可喜。文華演李益保持才子風範,下半部則難免變了縮頭烏龜,靠黃衫客仗義打抱不平,才與霍小玉重聚,不及旦角極有情義。

配角方面,一點鴻先演窮酸老儒生崔允明很慘情,後演黃衫客慷慨豪快,仿效梁醒波把兩個型格相反角色都演得好。只惜一點鴻音量不強,做黃衫客就豪型多過霸聲。音量特強的溫玉瑜演盧太尉,當然有奸雄霸氣,毫無難度。順便一提,我覺得盧太尉這角色不算大奸大惡,反而愛女情深,只因女兒愛上李益,這個超級好爸爸才破壞李益與霍小玉的姻緣,千方百計迫使李益做女婿。總之,盧太尉的父愛爆棚,因而害人殺人,終於身敗名裂,一切都為了女兒。

也要提提唐滌生戲寶的字幕問題,通常曲詞有字幕,唸白沒有,大概因為口白可能臨場爆肚吧?不過唐滌生的唸白頗多文言,不是白話,還經常吟詩唸詞,無字幕就不易聽得清楚。何況文華、靈音主演《蝶影紅梨記》、《帝女花》和《紫釵記》,都參考近年出版《唐滌生戲曲欣賞》(原是八十年代葉紹德舊著,由張敏慧重新校訂)根據的唐滌生泥印原創劇本,加以整理,跟戲迷熟悉的坊間演出版本有些不同,唸白更需要有字幕,以免觀眾不明不白。

聞說《唐滌生戲曲欣賞》這套書受到粵劇界重視,陸續有劇團的演出據此增刪,希望恢復本來面貌。至於能否真正「還原」,又做得好不好呢?那就很難說。我是行外人,更無法比較。

三看文華、靈音之後,正如前述,她倆確有專業水平,自然亦有改進空間。由於不是大製作,台前幕後配搭上也不能苛求。相信其他後起之秀和新組合,也值得注意,問題是越來越多,誰能看得齊全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