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世代的風景 — 2017我最喜愛的舞蹈

2017/12/27 — 14:39

舞蹈《純生》照片

舞蹈《純生》照片

又來到沒有獎品獎金獎座、沒有公共認受性的「最喜愛舞蹈」年度回顧!今年最耀眼的現象是香港年輕編舞交出了一張又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反觀資深和經典代的編舞變得很沉寂,有一些可能正在處於沉澱和轉化時期,需要休止的時間和空間,有一些可能處於實驗期,跌跌撞撞成敗不一的正在摸索階段,於是我的視點落在新世代的身上去:

最喜愛的舞蹈作品:邱加希的《純生》、黎德威的《So Low》、黃俊達的《輕飄飄》——從《睇我唔到》到《Stubborn…ing》和《純生》,最年輕的邱加希以怪異也創意的風格特立獨行,引起注視,《純生》是今年最讓人震撼、難以忘懷的作品,具備個人經驗的深度與社會議題的寬廣度,看後久久無法釋懷!黎德威的作品一向充滿哲學思辨,糅合個人抒情,冷靜沉穩,《So Low》的結構綿密,編舞精湛的肢體技巧建立獨舞的風采!黃俊達游離於劇場和舞蹈之間,終於看到他合成的收成,形體的構造既是主題、形式也是他思考的方案,《輕飄飄》擁有無限提煉的潛質!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So Low》劇照
攝:Cheung Chi Wai
(圖片來源:So Low Facebook)

廣告

舞蹈《輕飄飄》照片

舞蹈《輕飄飄》照片

廣告

最喜愛的男舞者:綠美。在邱加希編舞的《Stubborn…ing》,以及陳敏兒編舞的《花生騷》等演出中,綠美表現非一般的身體質感——前者以肢體和表情帶動戲劇性,在即興的表述中反應靈敏,現場感強烈;後者很有個性,充滿反叛的輪廓和意態深化了舞蹈的主題。綠美在香港舞蹈圈層中是特異的,甚至可以說充滿「異質」,他的叛逆性格、連結社會運動最前線的身體力行,造就了他跟「常人(即規範)」不一樣的另類風格,滿載棱角,衝擊視覺和視線,他的「格格不入」是香港社會官式和諧中的一株奇葩,期望其他編舞及他自己好好珍惜!

最喜愛的女舞者:馬師雅。在黃碧琪的《太平山街71號》,以及李思颺和伍宇烈編舞的《藍月亮》兩個作品的演出,馬師雅是難得的亮點。第一次看馬師雅跳舞是《伊甸禁章》,肢體修長,外型亮麗,而到了《太平山街71號》和《藍月亮》,她在舞蹈美態之餘,還發揮了內在情感的厚度,掌握了人物的存在感;我們知道舞者不是演員,但當演出「角色」時候必須通過一些技法、一些進程鑄造人物的血肉,使之變成舞者個人的骨架,立體穿戴,馬師雅能夠令人物情動於舞中,因此產生感染力!

舞者馬師雅(Alice Ma)
攝:蘭度 Landal

舞者馬師雅(Alice Ma)
攝:蘭度 Landal

舞者馬師雅(Alice Ma)
攝:蘭度 Landal

舞者馬師雅(Alice Ma)
攝:蘭度 Landal

最近跟某藝術機構的主管見面和討論香港的舞蹈發展情況,推薦了一些中生代和新生代的名字給他們,期待他/她們努力開拓香港的舞蹈風景,也期待再有新的名字、或刷新風格的舊名字,照耀舞台!

是為我的「最喜愛」,純粹主觀,非關體制,因而獨立!

 

~洛楓©Facebook 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