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加坡藝術村逃亡潮 三分一畫廊止蝕離場

2015/4/22 — 12:44

(圖:Gillman Barracks facebook)

(圖:Gillman Barracks facebook)

藝術村風潮不限香港,新加坡也在 2012 年活化前軍營 Gillman Barracks,用作推動當地畫廊藝術發展。近日三分一的畫廊租戶決定不再續約,將於今年 5 月約滿之後離場,揭示藝術村定位錯置、人流低等問題。

前身為軍營的 Gillman Barracks 佔地 6.4 公頃,新加坡政府在 2010 年斥資 1,000 萬新加坡元(約 5,738 萬港幣),以北京 798 藝術區為目標進行活化翻新。藝術村在 2012 年正式開幕,新加坡當代藝術中心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CCA) 偕 17 家畫廊落戶於此,當中包括 Pearl Lam Galleries、ShangART 等國際品牌。單位月租介乎 4,000 至 5,000 新加坡元(約 2.3 萬至 2.9 萬港幣),加上日常開銷和工資,畫廊每月營運成本達 20,000 新加坡元(即 11.4 萬港幣)。

根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五家畫廊租戶宣佈不再續約,將於下月遷出 Gillman Barracks 藝術村。離場畫廊包括:The Drawing Room、Equator Art Projects、Space Cottonseed、Tomio Koyama Gallery 及 Silverlens,當中大部分以東南亞藝術家作品為主打。業界紛紛批評該處人流低、銷售差,而負責項目的經濟發展局卻視租戶轉換為商業決定,形容情況是「早在預期之內」。

廣告

經營 Equator Art Projects 的 Tony Godfrey 坦言,Gillman 三年以來都未能發揮藝術村的效果,「我們的作品明顯就是賣不出去。」

定期到訪 Gillman Barracks 的收藏家 Ryan Su 形容,藝術村人流不多,「本地收藏家也不常來,更何況一般人?」

廣告

區域藝術顧問 Valentine Willie 認為 Gillman Barracks 的失敗,在於其商業化定位,「他們嘗試廉價販賣東南亞藝術品,卻漠視了新加坡的高成本。」

儘管如此,也有決定續約的畫廊對前景抱正面樂觀態度,Fost Gallery 負責人 Stephanie Fong 認為過去三年 Gillman Barracks 已經漸漸成為業界認知的新加坡當代藝術聚落,「我們期待藝術村下階段的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