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藝空間】神秘大資本 低調進軍沙田──Star Projects

2015/8/26 — 17:19

位於沙田的 Star Projects,佔地八千呎,樓高七米

位於沙田的 Star Projects,佔地八千呎,樓高七米

佔地八千呎,樓高七米,位於沙田第一城附近一座商貿大廈的 Star Projects,密鑼緊鼓籌備開幕首展。Facebook 相片介紹駐留藝術家空間,卻又沒有公開申請的渠道。資本雄厚的創辦人居於幕後,本地接洽事宜,一直由中大藝術系學生 Cecilia Lee 主理……

神秘組織低調進軍並非傳統藝廊集中的沙田,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以一個藝術系統而言,推動我們不停做藝術,做展覽,做美術館,做藝博會的,其實是資本!在香港很難接觸到一個大資本,而我們機構正正是這東西。」坐在旁邊的 Star Projects 畫廊經理 Cecilia Lee,目前是中大藝術系學士課程的在讀學生,娓娓道來神秘資本如何催生 Star Projects 的故事。

廣告

 

星藝術緣由

廣告

星星計劃 (Star Projects),是一個發掘年輕藝術家的計劃,由非牟利組織星藝術機構 (STAR ART FOUNDATION) 策動。以星為命,除了發掘藝術新星之餘,也是因為其中一名創辦人的名字帶有一個「星」字。

星藝術機構自今年年初成立,總部設於香港,透過展覽、研究、出版等藝術項目,推動東方當代藝術。機構目前一共聘有八個全職員工,四人來自中國大陸,一人來自馬來西亞,其餘則是本地人。所有員工不論背景,都曾在香港接受大學教育。

創辦人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倫敦,背景涵蓋金融、藝術和文化,但一直保持低調,至今仍然保密身份。據悉,當中有人出資,有人親自應徵員工,亦有人本身是收藏家。

Star Projects 藝術家駐留場地

Star Projects 藝術家駐留場地

 

神奇?信不信由你

突然冒起的藝術機構,起用年輕人作為舵手,加上創辦人涉及大陸背景,Star Projects 甫起步所接觸的本地藝術家,態度可謂差異甚大:有人謹慎懷疑,也有人積極擁抱。

「當我們跟藝術家或者學者談合作時,都會感覺到大家對我們的一種謹慎和保留。」Cecilia 承認,機構目前可以透露的資料不多,大眾欠缺了解星藝術機構的渠道,坊間的態度是能夠理解的,「他們不會直接說不信任你,但寧願同其他空間合作,有時都會有不開心。」

洽談藝術家的過程中,Cecilia 也曾遇過令人鼓舞的情況,例如有創作人以「好似發夢一樣」來形容合作條件,「覺得我們好願意花錢給他們創作;我們又有好多項目,內地好多機會。」Cecilia 解釋,雖然 Star Projects 屬畫廊性質,但沒有太大賺錢壓力。Star Projects 與藝術家以不少於五五分帳的條件發售展品,「因為我們的藝術家都比較年輕,所以出售的價錢不會太高。老闆也說,如果錢不多,我們不收取佣金也罷。」

感到驚訝的,不光是合作的藝術家,Cecilia 憶述今年年初,獲老闆委以重任的時候,不曾全職做過畫廊、本科尚未畢業的她,第一個反應是也是既驚且喜,「在大陸甚麼都可以發生得好快,做很多展覽,好多策展人,好多藝術家,好多可能性……這是香港一直都沒有的,但現在這情況在香港發生,覺得好神奇。」

 

逢中必反?傲慢與偏見

以中國當代藝術為主要研究範疇的 Cecilia 認為,當談及中國當代藝術發展時,香港人側重介紹台灣,而欠缺對大陸方面的認知。她又以早前由台灣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吳瑪悧策展的「與社會交往的藝術」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行為例,說明港台兩地交流頻繁,「我覺得這種趨勢有啲唔啱,大陸藝術發展那麼活躍,為甚麼我們的同學和老師都不去關注它?而去關注一個藝術做得甚至比我們更落後的地方?」

Cecilia 補充,這種「偏吃」情況不限於學院,一些曾經洽談合作的藝術家也有類似想法,「好像我們提到內地某某出名的美術館,他們會說:『下?唔知喎。』」她形容,這批以 80 後為主的藝術家,對大陸當代藝術表現出一種「排斥」心態,並指他們當中甚至有人認為,藝術家不過是用錢堆砌出來,作品沒有思想,是土豪的東西。Cecilia 對這種想法表示不解,直言部分香港藝術家抱持這種「看不起」的態度「好奇怪」。

即將來港駐留的廣州藝術家,正在進行物料實驗

即將來港駐留的廣州藝術家,正在進行物料實驗

雖然如此,Cecilia 同時亦指出中國當代藝術現狀的種種問題,「內地真的好得人驚,尤其是北京、上海。他們的藝術家,被要成名、要賺好多錢的心態控制思維。」幾乎每周一家新開的美術館,Cecilia 認為情況已經去到一種「來不及去消費,但仍然不斷生產」的地步。她舉例如父親亦為藝術家的胡為一,今年便舉行九場個人展覽,由此可證藝術生產的驚人速度。

相對而言,Cecilia 認為香港藝術家仍然比較「純粹」,而且香港的環境亦比大陸為佳,「如果事情在內地發生,很容易受到污染。會有一些更大的邏輯或者思想,令到你無法進行一些你想做的東西,香港仍然比較可以講到我們想講的。」在香港的藝術空間,Star Projects 首系列的展覽,即以資本為題,以大資本批評藝術的資本運作。

 

大資本的自我批判

兼任策展人的 Cecilia 介紹下月初開幕,Star Projects 的首場展覽──「光滑!明亮!繽紛!」。她解釋這是三部曲的首章,稍後舉行的展覽將會分別關注:藝術的永續消費和生產、藝術中的不可抗力。加入星藝術機構半年,Cecilia 直言近距離接觸大資本的經驗,啟發她以資本作為 Star Projects 首系列展覽的主旋律。一連三場的展覽,Cecilia 希望邀請當代年輕藝術家,以作品帶出她有感於藝術資本運作邏輯的體會。

首章呈現當代藝術光亮美好的狀態,「外表上,大家都有錢多了,所有東西都變得好靚,但其實裡面都還是需要很多時間去累積。」當藝術品變成膚淺的奢華,而大家又要繼續生產時,她希望以「光滑!明亮!繽紛!」的作品提出反思。

「現在藝術給人的感動已經不再。」Cecilia 引述其中一名藝術家的說法。短時間內籌備展覽的她,也身同感受,「大家都沒有時間,好快看完,立即就要抽取到一些 keyword 出來。」她藉著提出「永續消費」的概念,抗衡目前光速消費藝術的方式。

Star Projects 首場展覽「光滑!明亮!繽紛!」的海報

Star Projects 首場展覽「光滑!明亮!繽紛!」的海報

最後一章談及「藝術中的不可抗力」,其中「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 取自法律用語,形容一些我們無法預計的情況下,導致合約中止的條件。Cecilia 笑言,大陸發展藝術的「不可抗力」正就是政府,「政府有甚麼宏觀政策說不可再做藝術,我們就不可以玩,我們做那麼多東西都會沒有了。那麼不可抗力不就是政府嗎?」在相對獨立的香港,她希望呈現這種大陸發展藝術的現實。

Star Projects 以貼近大陸的高速打造藝術空間。每天工作見證著大筆金額進進出出,叫 Cecilia 真切感受到所謂「推動藝術的力量,就是錢」。畫廊本質的藝術空間,Cecilia 卻以系列展覽直視藝術與資本的關係,形容做法帶有「自我批評的意味」,也為 Star Projects 日後發展的方向定調。

創辦人資料,暫不透露;畫廊經理也謝絕拍照,Cecilia 強調機構行事低調。然而,大資本進駐,本來就是一宗大事,卻要低調處理,不免令人更覺神秘。公開資訊或者可以換來更多諒解,但 Star Projects 選擇了另一條路,「如果你一開始覺得我們不可信的,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去遊說你。你覺得不 OK,我們會去找一些願意跟我們一起試的人合作。待不信任我們的藝術家,見到成果才回頭。」

 

文/gr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