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於大館觀曹斐「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 當日的囚禁到今天的香港

2018/9/12 — 12:55

《監獄建築師》預告片截圖

《監獄建築師》預告片截圖

早前到了在中環的大館,因為內地當代藝術家曹斐(Cao Fei)首個亞洲個展「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A Hollow in a World Too Full)(展期至:12月9日)剛在賽馬會藝方開幕。你還未到由中區警署建築群改建而成的大館嗎?或者就趁這次展覽,好好坎入去,看看究竟這次保育及活化的成果合不合你心意,而筆者之前已在正式開館後,參觀過及聽過音樂會了,只是未有到過裡面的食肆用餐吧。

當代藝術家曹斐的名字你應該認識,或者也曾看過她一些作品了,今次展覽將新舊作品展示於展館三層不同位置,有一些舊作,如裝置作品《倫巴》(Rumba)(2015-2018年)、有錄像作品《La Town》(2014年)、錄像作品《人民城寨——第二人生城市計劃》(RMB City: A Second Life City Planning)(2007年)、虛擬電影《我·鏡》(I. Mirror)(2007年)等。自己曾於兩年前M+搞的「M+ 放映:形之所在」活動中欣賞過《La Town》,一個由塑膠模型公仔及場景構成的末世城鎮 La Town,從過去拍到未來,從一片血腥混亂,甚至人獸的廢墟,到變成井然有序,儼如天堂般的博物館。再看,就來多次反思存在、不存在、真實、虛假、文明、野獸、興盛、破壞、混亂、秩序等等。

當然,這次展覽的重頭戲應是影像裝置作品《監獄建築師》(Prison Architect)、(2018年),內容包括了相片、模型、場景、雕塑,加上以一套電影,以在不同時空的一個男囚犯(關尚智飾)及一位女建築師(周嘉玲飾)為主角,加上其他角色,如獄警、監犯等,但因為位於中環的舊域多利監獄而連繫一起,一個會寫詩的人被囚禁,失去了自由,另一個就要為囚禁同類的空間設計,兩個人就這樣交織起來。放映場地放了很多「碌架床」,有的甚至是三層高,你可坐在上面看。

廣告

長約近一個小時的影片,劇本改編自胡昉的短篇小說《囚禁的慰藉》(收錄在2017年出版的《盜時者手記》),囚犯及建築師的各自的對話,抽象地幻想了、貫穿了,也思考了這地方的歷史——監獄、自由、歷史、發展、思考等等,不是一種梳理,不是一種反醒,而是像詩般抒發,在喃喃自語,卻又連繫上兩個時代的人,以及同一個地方/建築物的不同功能、意義、象徵、地位等,而看的人又會將作品中的細節,如警察房中物件、音樂、芒果等富有歷史或時代意義的東西,用以聯繫及思索大社會及個人的紀錄及回憶中。

「囚禁對於你來說是甚麼?既能通向監獄,也能通向酣睡安眠。」「作為一個建築師,一個人,我很難想像自己將成為那個將同類囚禁起來的空間設計者」影片中及館中牆上的語句,令人再三思量。

廣告

筆者諉記得第一次認識中區警署建築群,是在大約十年前的一次參觀,才真正看到及。知道中區警署建築群有超過160年歷史,幾乎和香港的殖民地歷史同齡,也是本港難得保存了完整的警政司法「一條龍」建築物,包括中區警署、域多利監獄、中央裁判司署等,建築群如此有歷史意義,但這種歷史意義到了今天,又變成了甚麼,又對我們有著甚麼意義呢。

過去的失去自由,到了今天,對現在的香港人,又布著何等的指示呢?大家各自參透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