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常是藝術最大的敵人

2015/6/6 — 15:32

杜象的作品Fountain  ( 圖片來源:TATE )

杜象的作品Fountain ( 圖片來源:TATE )

慢下來,在感官感知上,是有道理的。人和外在世界間的關係,不是由外在世界提供了多少訊息刺激來決定的,而是取決於我們用甚麼樣的態度、甚麼樣的方式來接收。現代詩以濃縮語言的形式,指引我們必須慢下來,也就是要更全面地動用想像與感受來閱讀。

接收外界訊息時,最恐怖的,就是「正常」速度、「自然」速度。那樣的速度容許我們處於低度敏感的狀況中,只選擇極少部分的訊息進入身體中,也就是半麻木的狀況。改變了速度,變快了或變慢了,將我們從那樣的習慣中拉出來,我們的感官才會提高警覺,磨利末梢尖端,因而接收、察覺了更多更細微的事物,也得以產生更深刻或更強烈的情感反應。

慢下來,意味著我們不自覺地承認,在我眼前的,不是個固定、重複、平常的經驗。走在馬路上,用正常的速度與感官走著,行道樹上的一片葉子,甚至整棵行道樹,都不會進入你的經驗裡,你不會意識到樹與樹葉的存在。但若是你因為任何的理由慢下來──心情低抑不知要去哪裡、約好的人遲遲未到──你才察覺到樹,察覺樹上丰姿各異的片片葉子,然後注意到其中特別的一片,正和樹枝若即若離,下一秒鐘隨時會離枝飄走。那片葉子,那片葉子的飄搖姿態,如此才真正對你存在。

廣告

等到那片葉子離枝落地後,你將葉子撿起來放在手上,於是你看到了那密密分布的葉脈,你感受了葉子邊緣柔細的毛狀鋸齒,你分辨出葉面本身和葉柄剛剛從樹體脫開之處,有著不一樣的氣味,而且你發現從葉子傳送過來的嗅覺刺激,竟然會逗引出一段幼時的記憶,一片鮮亮的綠色反影瞬時鋪滿了你的腦中...

現代詩產生於人已經太習慣語言文字,終日被語言文字包圍的時代。採取了濃縮文字的形式,就是要將人從將語言文字視之為理所當然的惰性中拉出來,逼你慢下來,逼你真正看到文字、讓文字能夠盡可能全幅地觸發你的感受。即便是完全一樣的一句話、完全一樣的一段意思,放在詩中,讓你用慢下來,更敏銳的方式去讀,幾乎必然會帶來不同的領會。

廣告

就如同在現代藝術中,杜象(Marcel Duchamp)所進行的石破天驚挑釁。查找任何關於杜象的介紹,一定會提到他將馬桶掛到美術館展覽牆上的事。馬桶,而且就是一般人家廁所裡用的馬桶,不是甚麼特別設計燒製的馬桶!馬桶是藝術品嗎?馬桶值得展覽?這豈不是可惡的惡作劇嗎?

表面上是惡作劇,但不只是惡作劇。同樣的馬桶,被掛到了美術館牆上,從不同角度,更重要的,用不同態度來看,我們會發現其實自己真的沒有好好看過馬桶,沒有真正認識過自己每天使用的這樣東西。杜象要指出的是:藝術的關鍵不在「甚麼」,而在「如何」。你願意用對待藝術品的仔細欣賞態度來對待馬桶,或其他日常生活中被我們視若無睹忽略的物件,例如腳踏車車輪,這些物件就具備了藝術品的特性,呈現出離開日常、平庸的特殊形體與光影之美。

日常是藝術最大的敵人,無法離開日常,我們就永遠只能看到平庸、無聊,感知不到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