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攝影大師愛慾作品襲港 細江英公x森山大道x荒木經惟聯展

2015/10/13 — 16:45

Daido Moriyama, How to Create a Beautiful Picture 5: A Journey to a Corner Tobacco Shop, 1987

© Daido Moriyama /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Daido Moriyama, How to Create a Beautiful Picture 5: A Journey to a Corner Tobacco Shop, 1987

© Daido Moriyama /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說到和風寫真,我們總能夠數數出幾個熟悉名字,尤其以森山大道和荒木經惟最廣為人頌。Invisible Photographer Asia (IPA) 每年舉辦的「最有影響力亞洲攝影師」選舉,三十強當中也不乏日本攝影師。名單上除森山、荒木榜上有名外,還有他們的前輩細江英公。活躍於戰後日本的三人,均透過鏡頭探索人類的身體和慾望。

今年秋天,大家有機會一次過飽覽大師的愛慾攝影。

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 (HOCA) 舉行的《微距:細江英公、森山大道及荒木經惟之愛慾攝影藝術展》,將於本周五在 The Space 舉行。觀眾可以一嚐三名日本攝影大師慾望的藝術呈現滋味。同期森山大道於季豐軒舉辦的個展《眼界‧心界》,則主要展示森山到世界遊歷的攝影作品。

廣告

細江英公的邪惡幽鬱,森山大道的粗糙模糊離焦,荒木經惟的離經叛道。日本攝影在戰後起飛,源於器材進步的配合之餘,也反映了攝影師從紀實步向美學追求的轉向。自浮世繪的春宮圖以來,日本藝術與色情早就走在一起,細江、森山,以至荒木的愛慾攝影,可說是同一潮流的繼承者。相片上的裸露和女體,強烈慾望投射背後,呈現出淡淡的空虛與傷痛。

愛慾 (Eros) 和死亡 (Thanatos),如同弗洛伊德所言,是人的本能驅力 (Drive)。「原先概念也很模糊,但漸漸我找到寫真集的主題:透過三島由紀夫的血肉和玫瑰,象徵人類永恆的『生命與死亡』。」細江英公毫不忌諱地展示裸體,其中文學家三島由紀夫自殺前的寫真集《薔薇刑》 (Ba-ra-kei:Ordeal by Roses) 更是他攝影生涯的一個高峰。對於攝影,他也抱持一種神聖態度,認為相機不僅捕捉眼前事物,攝影師更應該有一種「透視記憶盲點」的能力。

廣告

Eikoh Hosoe, Ordeal by Roses #32, 1961 / ca. 1970

© Eikoh Hosoe /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Eikoh Hosoe, Ordeal by Roses #32, 1961 / ca. 1970

© Eikoh Hosoe /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森山大道起步之初,曾加入獨立攝影團體 VIVO 。當時他也曾經擔任細江助手,其後他自組攝影雜誌《Provoke》(挑釁),繼承細江粗微粒相片的特色,錘煉出隨性隨機的風格。街頭抓拍期間,女性是他喜愛的攝影對象,森山甚至直言:「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對女性感興趣,相信那就是我離開藝壇的時候。」從事攝影多年的森山,人機早已「合一」,只要相機在手,所有煩惱都會拋諸腦後。攝影在森山的生命裡,就是如此日常。

講到拍攝女體,荒木經惟幾乎等於「色情怪叔叔」了。他早年早已用墨水遮蓋女性下體,以逃避日本法律審查。其呈現日本獨有綑綁藝術 (Kinbaku) 題材的作品,一度被指渲染性虐意識,令荒木成為最富爭議的攝影師之一。現年過 70 的他,近年攝影作品減少裸露元素,他坦言是因為自己「上年纪,也不怎麼碰女人了」。妻子離世也為他帶來一定影響。彌留之際帶花探望愛人,叫他後來轉向拍攝花卉,「我的照片沒有任何的目的性,單純是一種生活記憶,攝影就是我的日記,拍攝我在活著這件事。」

Nobuyoshi Araki, Marvellous Tales of Black Ink, 1994

© Nobuyoshi Araki /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Nobuyoshi Araki, Marvellous Tales of Black Ink, 1994

© Nobuyoshi Araki /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