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與夜

2017/7/24 — 20:01

從父母親住處搬了三十多張黑膠唱片回家。它們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父親買來的,有古典、爵士、及當時流行的舒閒音樂,陪伴我青少年期間不知多少個早上、下午、傍晚。

「日」

「日」

廣告

這是唱片其中的一個封面,是貝多芬第五交響樂。樂曲的開始大家都耳熟能詳,就是 dit-dit-dit-dah,就像不認命的人不斷敲打大門,詰問上天,故此樂曲又名為「命運」交響樂。它的另一名字則較少人知:「勝利」交響樂 (‘Victory’)。二戰時英國廣播公司向歐洲的廣播,以鼓聲奏出這四個音符作為前奏。戰後,常見的 V字手勢代表了勝利,也是現今流行的拍照手勢。貝多芬第五剛好有兩處巧合:「五」的羅馬數字是 V;而電報用的英文字母電碼中,V 恰巧就是三短一長。

封面上的大理石像,傅雷 (1908-66) 在他的<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中解說得很詳細。石像位於翡冷翠(佛羅倫斯) 的聖洛朗查教堂(San Lorenzo) 內、麥迪其 (Medici) 家族其中一人的墳墓上。墳墓紀念的君主 Giuliano di Lorenzo de’ Medici,相比家族其他成員並不顯赫。倒是石像的彫刻家,是眾所週知的米開蘭基羅(Michaelangelo, 1475-1564) ,令該教堂成為萬人景仰的熱點。

廣告

「日」在右,「夜」在左,中為「力行者」。擇自羅曼.羅蘭之作,傅雷深受其影響

「日」在右,「夜」在左,中為「力行者」。擇自羅曼.羅蘭之作,傅雷深受其影響

石像代表「日」,旁邊另一石像代表「夜」。它們上面有一坐著的「力行者」像,顯示了逝者生前的性格。然而,相比下,它腳下的「日」與「夜」更令人細味。

「日」與「夜」兩座人像,傾斜倚臥著,仿佛要墮下。「日」看似剛醒來,像仍未從噩夢恢復過來,顯得煩躁。「夜」則低頭垂向胸前,思緒迷矇。「日」是背向的,「夜」是正面的,作為對照。他們雙腿的姿勢,卻是對稱的。這使兩蹲隔離的人像,有了呼應,有了張力。

再看,「日」的身體更為彎折,肌肉更為繃緊,是鬥爭,是精神的顫動。

仿佛說出了米開蘭基羅的一句:"睡眠是甜蜜的,成了頑石更是幸福,只要世上還有羞恥與罪惡的時候。不見不聞,無知無覺,便是我最大的福趾;不要來驚醒我!"


24-7-2017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