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頭與夜晚 兩個香港的空間

2017/3/13 — 14:42

三月貴為藝術月,Art Basel、Art Central、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等藝術博覽會之外,還有太多展覽了,有時只有嘆一句,你錯過比去過的多太多了,或者應是有很多都未被人知道,因為媒體的焦點當然或仍然是放在大型博覽會及一些大師及大牌藝術家的展覽活動之上,很多較小型的就會被消失,到過了才知道不來曾舉行過。

早幾天到了在灣仔富德樓的艺鵠舉行的「日頭‧夜晚」攝影展覽(Day and Night)(展期至3月26日),策展人是馮美華,找來兩位都不是攝影師的本地創作人曾肇弘(Eric Tsang)和石俊言的攝影作品,以日與夜為主題。

廣告

雖然都是以建築物物為共同內容,但在一早一晚,一光一暗的比較下,曾肇弘的作品充滿色彩,又欠人氣,但不知怎的讓人有種沈靜感覺,雖是大白天,但反而有一種穩紮味道,不是很有活力,可能是一種閒情,也可說一種呆滯感。

廣告

而石俊言的作品是黑夜中的屋邨,看似是寧靜寂寥,這只是表面,近有街燈,遠有很多屋內的燈,總是覺得不見人影,但反而有人氣,因為很多人都未睡,反而有一種看不到,但隱藏的活力,而且燈與影之間彷彿有人聲的感覺。

日頭是工作或讀書,是大家活動的時候,而夜晚是回家休息,是大家靜下來的時候。但在這城市是這樣分的嗎,不是說香港人工時很長,很多人都早已不是朝九晚五,是通宵達旦,廿四小時被老闆不停call,而且很多人都需要在輪班及在午夜工作,包括護士、看更、清潔工等。

筆者幻想,如果香港日頭是死城,夜晚才是不夜城,是不是更令人有更多想像,就好像是電影或動漫的故事一般,因為住著的是殭屍或鬼怪,或者被拍成作品,也是如這樣的展覽的味道。

被錯過的展覽,總是比去過的展覽多,或者下年,再下年的三月也會是這樣子。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