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朝清朝中西交流恩怨重重 《利瑪竇》重要歷史音樂劇

2019/4/24 — 9:38

取自利瑪竇音樂劇 Matteo Ricci The Musical Facebook 專頁

取自利瑪竇音樂劇 Matteo Ricci The Musical Facebook 專頁

這是香港原創大型粵語音樂劇,描述明朝來華傳教的耶穌會教士利瑪竇 (Matteo Ricci, 1552-1610) ,正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十二場,演至四月廿八號本星期日。天主教徒當然熱烈捧場,也值得非教徒觀看,因為台前幕後的專業演藝水準甚高,而且是很認真的歷史劇,超過普通宗教傳道,主要是探討中國與西方漫長複雜的文化交流。

《利瑪竇》的「神師」恩保德神父,是製作這音樂劇的靈魂人物,他與相隔幾百年的利瑪竇同樣來自意大利,在香港超過六十年,精通粵語,熟識中國文化,與香港演藝界早已關係密切。今次由劉松仁策劃/導演/創作,李藹儀監製,歐冠英編劇,黃俊達執行導演,黎允文作曲,鄭國江填詞,還有杜琪峰、曹誠淵、劉千石、鄧樹榮等大批名家協力,以香港舞台製作來說,實在陣容鼎盛。

我看了《粵劇特朗普》後,觀看《利瑪竇》,兩者當然分別很大,妙在也有巧合的相通之處,題材都是歷史上中國和西方很重要的接觸。前者包括 1972 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會見周恩來、毛澤東,而至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外星人的奇遇,構成怪雞搞笑狂想曲。後者是利瑪竇在明朝中國的廿多年經歷,直至 1610 年五十七歲逝世於北京。這兩劇都涉及中、西關係恩怨重重,亦都強調以和為貴。

廣告

《粵劇特朗普》虛構特朗普有一個失散在中國的孖生哥哥「川普」,對中國感情深厚。《利瑪竇》則顯示利瑪竇很尊重中國傳統文化,認為儒家仁義禮教與天主教的教旨「殊途同歸」。老實說,現在華人知道《聖經》和耶穌,多過熟知孔孟儒家了,據報香港學生還最怕中文,觀看《利瑪竇》反而可以知多一些四書五經,堪稱意外收穫。

這音樂劇的正式情節,開始於利瑪竇遠渡重洋,到達葡萄牙租借的澳門,然後前往中國內地,包括肇慶、南京和北京,歷時很長,波折甚多,曾與民眾、官吏發生衝突,始終不獲萬曆皇帝接見。不過他結交了不少士大夫,獲准在內地建立教堂,吸收教徒,最重要的信徒與合作者是徐光啟。利瑪竇把世界地圖和一些西方科技帶到中國,與徐光啟合譯歐基里德《幾何原本》前六卷為中文,又把《儒家四書》的拉丁文譯本傳往歐洲,是早期中西文化交流重要人物之一。

廣告

此劇載歌載舞,連串大型歌舞場面,當然,由於經常認真談論中西不同的文化、宗教問題,因此不太淺白通俗,有些觀眾還會覺得頗「深」。而且上半場序幕和下半場序幕是清朝康熙年間,發生清廷與羅馬教廷的「禮儀之爭」,教廷不再容許教士沿襲利瑪竇留下的入鄉隨俗慣例,不准教徒拜天地祭祖先,反對利瑪竇認為天主教可與儒家相融的觀念,導致本來推崇天主教的康熙與羅馬教廷決裂,禁止傳教,中斷了天主教在中國的發展。「禮儀之爭」很重要亦很複雜,一般觀眾未必明白。但也可見此劇殊不簡單,除了描寫利瑪竇在明朝中國的艱苦旅程,亦觸及清朝與西方交流遭到嚴重挫折,破壞了利瑪竇千辛萬苦搭橋舖路的貢獻。

王梓軒飾演利瑪竇,儀表端正,歌唱甚佳。劇中利瑪竇欣賞中國文化,曾剃頭易服,改成佛僧裝扮,隨後明白儒家在中國最正統,於是改穿儒服,與儒士為友。他歷盡艱險,都安然隨和,後來他議論孔孟之仁與天主之愛一致,感染力很強。女主角陳潔儀飾演秦小妹,大概虛構,這文盲村姑當上利瑪竇女傭,相依到老非常忠心,有趣的是她常常引用阿嫲教落的世俗成語,是全劇最有草根街坊感的角色,並且形容利瑪竇對她極有愛心。唱家班陳潔儀的歌喉很強,演到變為「仙靈」的情景尤其突出。

其他角色很多,佔戲特重是「一舖清唱」的劉兆康飾演徐光啟,很忠直,歌聲雄亮。

《利瑪竇》的中西古裝都相當用心,由莫君傑設計。舞台設計是台灣的謝均安、楊世丞,採取半抽象作風,活用空間,推動板塊構成風浪行舟和各種場景。我嫌板塊有時比較笨重,好在不斷投射景像和文字。最出色是《幾何原本》的幾何圖與字體,變成天上繁星,接着綻放光線,構成宇宙光芒四射。簡立人的燈光設計和方曉丹的錄像設計,也應稱讚。

總的來說,這是豐富兼有深度的歷史音樂劇。其中講耶穌不多,多的是談論中國儒家,這方面頗有教育意義,讓當今流行崇洋輕中的香港人了解一下中國文化。此外,劇中除了粵語歌唱與對白,也說和唱一些拉丁文,在香港劇院難得聽到。說起來,很多人看慣荷里活史詩片和聖經片,可能以為古希臘古羅馬都講英語,例外的是米路吉遜導演《受難曲》,不說英語,依照史實講希伯來語、拉丁語和阿拉姆語。

我看第二晚,嘉賓很多,特首林鄭月娥也來了。謝幕時恩保德神父上台,暢談他來港六十年的感受,還朗誦他喜愛的中國古典名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出自《史記・孔子世家》,頭兩句來自《詩經》。)

至於《利瑪竇》是否符合歷史真實呢?看來大致上根據記載,當然加上戲劇化處理,女主角就屬杜撰。利瑪竇時期葡萄牙人在澳門亦未必像劇中那樣欺侮華人,事關當年明朝很強大,洋人來華不敢輕舉妄動。這些小節難以苛求,但我認為清朝與羅馬教廷的「禮儀之爭」,應該補充一下前因後果,簡述利瑪竇逝世後教會在中國的發展,以及清朝雙方決裂後的長遠影響,直至清末衰弱喪權,天主教和基督教才隨着堅船利炮深入中國,但也惹起仇視,到了共產中國,至今未與梵蒂岡建交。這些變遷當然一言難盡,然而應該簡略交代一下。還有,劇中不大看到利瑪竇在中國傳教的情況,觀感就有點不足。

《利瑪竇》很正經,跟表明荒謬的《粵劇特朗普》大異其趣,但都是今年香港舞台的重要作品。而兩劇刻劃的中西時敵時友關係,現在和今後的演變都影響極大,越來越成為世界頭等大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