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買明賣的超市藝術品

2018/12/14 — 14:12

【文:譚兆康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四年級)】

升降機門一開,畫廊招牌燈箱映入眼前,像油尖旺街上層疊的霓紅,鮮黃豔紅的Art Supermarket二字,單刀直入明說畫廊就是超市,販賣藝術。如此俗套,本應與傳統以脫俗高雅見稱的「藝術」格格不入,但放在是次畫展中,卻又恰到好處,皆因是次展出畫作均為普普藝術作品。是次出展系列作品均以藝術微噴方式印製於膠面。正如諾曼‧奧弗林所言,玻璃般的成品表面使畫作變得像貨架上待沽的包裝貨品。所有作品均標明為限量印製,屬於普普藝術作品常有的可複製特質縈繞不去。再加上每幅作品旁清楚標明的價格,整個畫展的氛圍恰如畫廊其名,正是量銷藝術的場所。

廣告

將藝術品放置於沖天銅臭中,初看似有不妥,細思之下,便能明白藝術行業的本質就是如此。藝術家也要吃米飯,自古至今,賣畫都是正業,畫賣不出,自然也沒錢畫下一幅。藝術品,其實也只是商品。藝術與量產量銷的流行文化之間,分野又是否如此分明?

廣告

普普藝術答出一句「不是」。一切流行文化元素都可成為藝術一部分,俗套也可與高雅在畫室分庭抗禮。以「俗」為出發點,普普藝術取材自俗套的生活元素。用色繽紛奪目,加上到處可見的商標符號,以流行元素堆砌而成的浮華,構成一幀嘩眾取寵的視覺盛宴。

出展作品中的人像滿體紋身,不難發現這些紋身其實都是流行文化的符號。遠自聖經伊甸故事,近至廣告字型、電子遊戲人物字句,乃至近期超級英雄電影主角,無一不成為timekeepers的紋身。依諾曼‧奧弗林所言,這批timekeepers來歷似是神秘,他們長期受到暴力壓逼,卻又不屈不撓,而這些紋身就是畫中人所經歷過的事,所留下的印記。身負類似圖騰的人聚首,便組成守護共同理念的族群。

然而,筆者看進光滑如鏡的膠面,卻突然發現這批人不正是我們嗎?自有意識起,我們每分每刻都受着流行文化和歷史的瘋狂攻勢:聖經神話說了一遍又一遍;廣告落了又掛落了又掛;超級英雄死了又重來……流行文化的洗禮一刻不停。洗禮過後,資訊意念印進腦海便難以擦去,留下一道道洗不掉的紋身。人人以為紋在身心的流行文化符號獨特非凡,足以界定自身,怎料人人其實都受過同樣洗禮。單以布蒙半臉,只看那多如恆河星屑的圖騰,亦已分不出你我他。於是我們便聚在一起,圍爐取暖,然後倔強看進鏡般膠面中的倒影,說服自己這滿身圖騰是時代的見證,賦名「集體回憶」,自稱「時間守護者」,為本無意義的流行文化符號強加一重自以為是的歷史意義,自欺欺人地將本該瞬逝的空泛文化符號強行凍結在倒數至零前一刻:「00:00:01」。

諾曼‧奧弗林在展覽簡介中道:畫中人在凝視觀畫人。此說確是無誤,畫中人看進鏡似的膠面,看的是自己倒影,看的也是觀畫人;就如我們看進鏡中,看的是自己倒影,也是另一個自己。以人為鏡,可明得失,觀畫人觀乎其身,定然發現自己同樣滿身流行文化的痕跡;然而觀畫人又必然比畫中早已定格的人多一個選擇:縱然擺脫不了流行文化沖擊,也可不讓流行文化圖騰凌駕自身、界定自身,不要成為畫中那自以為是英雄的時間守護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