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易懂/不易懂──林奕華的舞台

2015/12/31 — 18:35

林奕華希望觀眾不再以「明不明白」來理解戲劇,「不明白」也是一很好的體驗。

林奕華希望觀眾不再以「明不明白」來理解戲劇,「不明白」也是一很好的體驗。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林奕華(Edward),生於香港,文化界著名人物,舞台劇導演、編劇。曾於麗的電視及無線擔任編劇,被甘國亮發掘加入 TVB。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 年至 1995 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香港發表舞台創作。1994 年憑關錦鵬導演之《紅玫瑰白玫瑰》獲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1995 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了超過 50 齣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名人及團體合作。自 1997 年至今分別為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香港浸會大學人文素質教育課程、香港演藝學院人文學科擔任講師。亦經常替香港、北京、廣州的報章雜誌撰寫文章,曾出版的著作有《等待香港》及《娛樂大家》系列(女人篇、青春篇、娛樂篇、文化篇)等。近年常率劇團往內年作巡演。亦曾任電台節目主持。林曾於 1989 年在香港藝術中心策劃了第一屆的「香港同志電影節」,擔任該影展總監九年。1995 年獲香港藝術家年獎,2005 年獲頒授「民政事務局局長嘉許獎」。

林奕華常以經典作品為基,換上當代日常背景,作實驗性的改編,目標是希望觀眾能在戲劇中反思日常事,發現原有生活的不妥,尋找改變的機會。《紅樓夢》的舞台上,散放現代衣服、鞋子、禮物……他讓男演員來演《紅樓夢》,把「鳳姐潑醋」的情節轉變成買衫,起用原著的對白,但故事與原著全然無關,這便是他的實驗性。「分裂文本,就有了一個密碼鎖,可以打開盒子。」

廣告

他說想像令思想在故事與戲劇的框架裡得到力量。「令文化是一種力量。只呈現想法不能吸引觀眾,感性很重要。把問題放入觀眾的生活,與他們所面對的問題作平行剪接。」他想像,觀眾是一邊看一邊與自己對話。「戲劇要在三小時內,於觀眾心裡搭一個劇場,完結之後讓他們把劇場一起帶走,離開實體劇場,回家還可以思考那齣戲。」

《紅樓夢》裡的「夢」最觸動林奕華,因為不可能向人披露的慾望都抑壓到潛意識中,是人深蔵的內核。

《紅樓夢》裡的「夢」最觸動林奕華,因為不可能向人披露的慾望都抑壓到潛意識中,是人深蔵的內核。

廣告

在舞台劇裡,看到的是日常的經歷。日常的經歷通往更深的普遍命題。林奕華說《紅樓夢》裡的「夢」觸動他:「我們有許多欲望,光天化日之下不能與人分享,便抑壓到潛意識中。所以我希望讓觀眾以意識去看戲,回看自己的意識,而不是以故事大綱去看戲。不止知觀看人生定律,而是反照深蔵的內核。」

各種情感的不安全感,恐懼,林奕華都曾一一經歷,他把這些經驗累積整理,在舞台上探尋愛

各種情感的不安全感,恐懼,林奕華都曾一一經歷,他把這些經驗累積整理,在舞台上探尋愛

林奕華在舞台上追尋愛。「現代人不相信愛,傾向相信比較容易得到的東西,如控制、資源、話語權……這些比虛無飄渺的愛更易得到。」他自認,各種情感的不安全感,杯弓蛇影,恐懼,他都曾一一經歷。

林奕華重視與演員及團隊,認為團體上下所形成的氣場,是令演出順利的保護網。

林奕華重視與演員及團隊,認為團體上下所形成的氣場,是令演出順利的保護網。

林奕華很重視與演員及團隊,說工作人員的共同氣場,造成令演出可以順利進行的保護膜。他笑稱自己「超級不獨立」,倚賴身邊每一個人。演員在演出中經歷很多,情感的高低起伏,作為導演的他在三小時後要接他們的魂魄回到肉身,那如同一種儀式。

關於愛與秘密。《梁祝的繼承者們》中,梁山伯有不能讓祝英台知道的秘密。只有秘密可以交換秘密。「觀眾不懂是因為你對他有要求。戲劇是一輛一直向前開的車子,觀眾會恐懼是因為他們無法掌握『看完這齣戲後我會得到什麼』。」林奕華說,希望觀眾不再以「明不明白」來界定與戲的關係。「不明白不是很好嗎,對一些事物的喜愛是由不明白開始的。你不明白才會想知更多,一明白與戲的關係就結束了。戲劇不是手信,不能所有人買走同一樣東西。要讓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東西。獨特是很重要的。」

林奕華希望觀眾能透過他的戲劇反思日常,發現原來的不妥,才有改變的機會。

林奕華希望觀眾能透過他的戲劇反思日常,發現原來的不妥,才有改變的機會。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五集將於1月3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