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春天正是讀書天

2015/3/12 — 15:13

終於訂閱了台灣的《表演藝術》(PAR)!

一直很喜歡這本雜誌,無論專題、訪問和評論都多姿多彩,既深入又遼闊,可惜很不容易找到,最近連Kubrick都不再入貨,Arts Centre 的書店又早已結業了,銅鑼灣的誠品也沒有,苦無計策之下訂閱是唯一的途徑;謝謝台灣的朋友給我傳來海外訂閱的聯繫方法,《PAR》很快便處理妥當,立即給我補寄從1月到3月的書刊;打開盒子看到雜誌的封面,陰霾的春天也彷彿漏出一點明媚的陽光,1月份有我最愛的Pina Bausch專題,2月份是蜷川幸雄的劇場探討,同時有後現代舞的特別企劃,3月號是比利時編舞Sidi Larbi Cherkaoui 的論述……這個寒春真的很豐饒,而且更意外的是他們贈送訂戶的《表演藝術攝影集》,是舞台演出照片的big collection,展映和訪問劉振祥、林敬原和許斌等三位攝影師的作品!

一直很羨慕台灣有那麼多好看又好玩的雜誌,香港連一本《文化現場》也無法容納,藝術和文化評論有時候像游兵散勇那樣打游擊戰,有時候要凄淒惶惶寄生於網絡瞬間的消逝中,讓寫的人不斷心灰意冷!除了《表演藝術》,我也喜歡看New York Times, Chicago Times 網上的舞評,在閱讀過程中搜集資料,同時學習書寫;朋友總會問:像我目前這樣的階段還需要學習嗎?而英文舞評又如何幫助中文書寫呢?我不覺得學習有階段之分,祗要一天仍是寫者,每分每秒都是學習時光,而真正的「書寫」風格、方法,從不受「語言」限制,文字呈現的觀照、洞見和情愫才是終極的追求!

廣告

這段日子減少了舞評寫作,因為優秀的作品越來越難於尋求,這不是說沒有舞作上演,相反的,演出繁盛得自相殘殺彼此的票房,這也不是說演出的作品不好,祗是個人的要求提昇了,珍惜文字裝載的主體,便不輕易用「包容」的藉口原宥作品的偏差!何況舞蹈以外,還有文學、電影、音樂等繁花競秀,一個人一顆心就這樣四分五裂也五光十色了!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