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時候改名「北京M+博物館」了

2016/3/3 — 10:32

岳敏君《自由引導人民前進》,1995

岳敏君《自由引導人民前進》,1995

整理一下混亂的思路 —

一)胡恩威先生問「M+和香港有什麼關係?」香港人應該繼續問:「M+和我們香港人又有什麼關係?」M+花香港人的錢收購的藏品,有多大程度與多大比例上,與建立香港人的文化敘述與身份認同有什麼關係?是不是又一個文化的大白象工程?是不是北京中央政府圖謀在香港建立一個以北京文化敘述權威為中心的文化霸權博物館?日後M+掌握了在香港的文化話語權的生死大權後,就掌握與控制了香港藝術文化發展與方向的決策能力了。或者這就是胡先生所擔憂的,M+拿香港人的錢邊緣化香港人的文化,抽離掉香港的藝術家。

二)

廣告

Andre Chan在「M+、Sigg 藏品、香港藝術──兼與胡恩威商榷」一文中爆出了很多M+的內幕消息與嚴重問題:

I)「展覽最敏感的事,是展覽從二零一四年巡迴起就用的題目《RIGHT IS WRONG》,被政府在 M+ 的代表否決了。」噢!M+所謂的獨立於政府以外的文化機構,原來展覽的主題還是可以被政府直接否決的。這和公營的香港藝術館又有什麼不同呢?這不就是政治審查嗎?這不就是比政治審查更恐怖的是自我審查嗎?(所以我們看見推行把公營博物館的私營化計劃是如何火燒眼眉?)

廣告

II) Andre Chan也說Sigg藏品「是一個人的收藏、代表了一個人的審美,沒有人會說他是完美的,現實是沒有一個收藏會能夠完全」。胡先生的回應是「M+是公共博物館;60億是香港納稅人的錢。M+ Collection 展覽是公共項目;不是私人項目」。所以問題是,為什麼M+博物館作為一個服務與代表香港人與香港本土文化敘述的公共項目,它的主要藏品是由寡頭的「一個人的審美」眼光來決定與主宰?

III)Andre先生說:「香港當然不乏好的藝術創作,但長期以來,在亞太地區的雙年展、大形群展等長期缺席,最大原因是香港本地藝術論述不能與當代藝術接軌。當 M+ 可能缺乏本土論述以給人覺得離地的同時,過往的展覽與館藏卻可以看到其用心,是希望把香港當代藝術在亞洲藝術中從新定位,以免在中國、日本、韓國環繞之下,繼續被遺忘與失蹤。」

所以,我相信,Andre Chan天真地──甚至自欺欺人可笑地──認為M+的用心是把香港本地藝術論述與當代藝術接軌,希望把香港當代藝術在亞洲藝術中從新定位,「以免(香港藝術)在中國、日本、韓國環繞之下,繼續被遺忘與失蹤。」可是事實上,自相矛盾的是,M+是希望以借香港之名,實行以北京藝術取代香港藝術,並借香港當代藝術之名在亞洲藝術中從新定位「香港當代藝術」。這是有目共睹的,Andre 先生冇理由視而不見。

這正正印證了胡先生所說的,「在西方眼中,香港和臺灣藝術都不是中國藝術。北京才是中國;北京就是中國。 U先生的收藏其實應該是北京中心主義的當代藝術,而不是全部中國。」所以按照M+策展人的中國邏輯:「香港是中國的;北京就是中國;所是北京藝術就是香港藝術」。於是香港M+博物館主要收藏北京藝術品就變成理所當然了。

「今天香港的局面就是因為香港人失去了生活文化的自主」,胡先生說。我認為M+就是罪證。所以,香港M+博物館是時候改名為「北京M+博物館」,那就名副其實了。

一國兩制?香港文化藝術與本土文化敘述早就被M+「中國化」了。

 

延伸閱讀:〈西九 M+ 涉「利益輸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