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裝.建築.藝術- 米蘭Fondazione Prada

2015/9/25 — 10:03

Fondazione Prada 由Rem Koolhaas 帶領的OMA操刀設計,於今年五月開幕。

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Fondazione Prada 由Rem Koolhaas 帶領的OMA操刀設計,於今年五月開幕。

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Written by Sylvia Chan Images courtesy of OMA and Fondazione Prada】

 

Spring/Summer 2015 Prada Menswear

Copyright OMA; Image by Agostino Osio

Spring/Summer 2015 Prada Menswear

Copyright OMA; Image by Agostino Osio

廣告

提到全球擁有超過300間店舖的Prada,你一定先想到高跟鞋、手袋、眼鏡,等等等等。說1913年已開始立足時裝界的Prada是時裝巨人大概無人異議,但Prada對藝術的贊助支持以及與建築的聯繫,卻並非人人知曉。不過走過百年、過盡千帆的巨人,大概早已學會收起鋒芒,不再介懷表現自我,卻專心欣賞身邊美事,將好東西與大眾分享。剛於五月在時尚之都米蘭開幕的Fondazione Prada,正是Prada與藝術和建築惺惺相惜的產物。

廣告

2000年,Prada與 Herzog & de Meuron合作,在東京設計Prada旗艦店。32米高的旗艦店像水晶一樣立於表參道,由菱形玻璃組成的立面折射出不同的畫面,店外的人隱約看到店裏華麗的時裝,而店裏的人看到窗外紛陳的風景。建築成為時裝與都市互動的媒介─為了建築,不諳時裝藝術的人(像我這樣的一個書獃子),終於首次走入Prada,拿起一個精緻的Prada手袋閱讀時裝的美;為了時裝,不諳建築的人走進一座starchitecture,理解建築可以是光影的詩篇。另外自2000年起,Prada與OMA一直緊密合作,設計了紐約和洛杉磯的旗艦店,又組織不同展覽,而2007年起,OMA更開始為Prada每季的時裝秀設計catwalk;每次充滿電影感的舞台設計,都訴說時裝,也訴說建築的故事。Miuccia與Rem Koolhaas都深知時裝與建築相輔相承,因此他們一拍即合,合作無間,將建築與時裝完美地展示於舞台之上。

容許我武斷地將建築撇除在純視覺藝術之列,畢竟建築永遠講求功能內容,而我偏執地認為,好建築應該符合功能,並讓佔據空間的人與物將自己發揮得更好。我借劇場導演朋友談到有關表演舞台的一席話:美好的建築空間都不爭着表露鋒芒,建築物料會隨着空間的使用而產生不同的能量,而演員與觀眾的互動會改變空間的能量,帶來震撼的感覺 。建築就是這些微妙而觸動人心的感受。我喜歡這樣定義建築─建築並非靜態的形,卻是動態的能量互動。假如我們接受這個建築的定義,又接受米蘭Fondazione Prada應該是純視覺藝術的舞台,我們都會同意,Fondazione Prada這座建築不應該是純粹的artifact,卻理應成就建築與藝術的能量交流。在Fondazione Prada,時裝與建築都應該退到背景,而視覺藝術卻站到台前,主宰這場能量交流。

 Fondazione Prada由1910年代建成的釀酒廠改建而成, 包含七座現存的建築及三座新結構──基座(Podium)、電影院(Cinema)以及塔樓 (Torre )。

Image Courtesy of OMA

Fondazione Prada由1910年代建成的釀酒廠改建而成, 包含七座現存的建築及三座新結構──基座(Podium)、電影院(Cinema)以及塔樓 (Torre )。

Image Courtesy of OMA

先談一點背景。Fondazione Prada在1993年成立,在米蘭舉辦了超過24個由意大利及國際藝術家參與的展覽,參展的藝術家不乏響噹噹的名字,包括Anish Kapoor、Walter De Maria、Marc Quinn等等。Prada深知,藝術家除非自願, 都不喜歡藝術淪為宣傳工具,因此Fondazione Prada除了將基金會命名為Prada以外,一直以來都將Fondazione Prada的藝術項目與時裝品牌劃清界線,着意保護藝術家精緻的靈魂,讓他們放心展示純粹藝術。米蘭的Fondazione Prada展覽空間也不例外。展覽空間位於米蘭南部Largo Isarco,從 Lodi T.I.B.B.地鐵站一直往Fondazione Prada走,大概十分鐘的路程,沒有看到巨型的Prada廣告,只有路旁寫着Fondazione Prada的路牌,一直將你引到建築物的大門。走到Fondazione Prada門前,令你識別出展覽空間的並不是Prada廣告,而我也記不起看到寫着Fondazione Prada招牌;Fondazione Prada裏面的人們,也沒有全身Prada,卻穿上輕鬆的服飾,提着tote bag,架着屬於設計師的粗框眼鏡,一切那麼自在,令人樂意忘記Prada對時裝的執着。最終令我認出Fondazione Prada的,是那在烈日當空之下閃閃發光的金色塔樓Haunted House。

Fondazione Prada也是由Rem Koolhaas帶領的OMA操刀設計,是一個19,000平方米的當代藝術展覽空間,並包括近12,000平方米的公共空間。展覽空間由1910年代建成的釀酒廠改建而成, 包含七座現存的建築,包括倉庫、實驗室以及釀酒的筒倉。另外建築師在現有的釀酒廠之上,加上了三座新結構─用作展覽的基座(Podium)、電影院(Cinema)、以及未建成、將會提供更多展覽空間的塔樓(Torre )。OMA的建築項目都喜歡探討社會議題,尋求突破,而Rem Koolhaas近年對保育極感興趣,Fondazione Prada正體現他對保育的最新見解。Rem Koolhaas認為,保育與創造新建築總被視為分隔的領域,透過Fondazione Prada,他希望再次聚合這兩個領域,讓兩者不斷保持互動與對話。對於建築師,這個項目的新舊元素同等重要,而建築師並不意圖為項目塑造單一的形象,卻希望構成平衡的組合,不讓整體建築當中的任何一件組件專美。

建築師認為這個項目的新舊元素同等重要,希望構成平衡的組合,不讓整體建築當中的任何一件組件專美。

Unless otherwise specified, 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Photograph by Charlie Koolhaas, Courtesy of OMA

建築師認為這個項目的新舊元素同等重要,希望構成平衡的組合,不讓整體建築當中的任何一件組件專美。

Unless otherwise specified, 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Photograph by Charlie Koolhaas, Courtesy of OMA

為達到幾何與物料的豐富平衡,建築師保留修復了釀酒廠原有的南北大樓,成為展示畫作及裝置藝術的空間。這兩個空間都呈長條形,保留了建築物原有的立面。我並未深究外牆的污跡到底蜀真蜀假,但班駁的外牆說明,建築師希望大樓訴說自己悠久的工業史。南大樓的盡頭是Deposito,是較寬敞的空間,連接着尚在建設當中的Torre。這四組建築,聯同入口的書店及Bar,圍繞成一個庭院。在庭院之上,是釀酒廠原有的Haunted House及Cisterna,以及新建的基座及電影院。Haunted House 是相對垂直的空間,外牆被閃亮24K金箔包裹著;Cisterna由三座相連的垂直建築組成;基座是四方形的空間,透明玻璃透視着建築內的一動一靜;而長方形的電影院,外牆則由鏡面包圍,反映庭院的動態。看整個Fondazione Prada的平面圖,可以看出建築師新建的幾何體,都着意為整個展覽空間帶來變化與平衡,而鏡子、玻璃與黃金這些新物料,也與原來建築物的混凝土形成對比。項目的不同元素,似乎都意在促進新與舊、高與低、縱與橫的對話,為建築帶來豐富的節奏與層次。

在Fondazione Prada的庭院跑來跑去,我快樂地說好喜歡這座建築。然後我發現自己徹底忘記了Fondazione Prada,本來是要展示視覺藝術。我會忘記參觀Fondazione Prada的內涵,自然因為在我狹小的世界,建築比一切其他藝術模式都有趣。不過轉念又想,Fondazione Prada在作有關保育的big statement的同時,是否也應該讓Fondazione Prada本要展示的視覺藝術更為顯著,讓參觀者在思索建築保育之餘,也不遺忘藝術?

Fondazione Prada的售票處與展覽介紹部分位於南大樓。南大樓原來是釀酒廠的實驗室,建築師將南大樓分割成不同的房間,展示不同藝術家的作品,每個房間或以顏色,或以物料為主題,都與1960年代以來的藝術發展有關,反映新達達主義以至極簡主義的影響。新達達主義受到Marcel Duchamp啟發,他的《This is not a pipe》以至《fountain》,都取材自實物,並對實物進行哲學探討,將普通的物件變成藝術品,挑戰傳統美學。將釀酒廠的實驗室改建成展示新達達主義的空間,似乎別具意義。

走過南大樓狹窄的空間,便來到Deposito,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樓底近兩層高,展示着來自不同年代、不同種類的汽車。Deposito連接着塔樓的工地,工地與藝術空間連接,只用透明的膠簾分隔。看着工地上的工人與機器不斷遊走,不期然想到20世紀初在意大利發祥、歌頌機械工業的 futurism。工地將速度感,緊張感與熱情傳遞進展覽空間,彷彿成為展覽一部分。汽車很自然讓我想到 Le Corbusier在︽Towards a New Architecture︾裏面提到的automobile。我喜歡建築這樣有意無意地佔據展場,成為藝術展覽的一部份,但又想,大概建築又有點專橫,就不肯讓畫讓雕塑讓裝置專美。

同樣是長形的北大樓,則是一個清脆的混凝土空間,一列獨立的混凝土牆置放在展覽空間中央,掛放來自Collezione Prada的作品,都探討零散的身軀這個概念。在這個空間,自然光從空間兩旁巨大的玻璃窗滲透進來。我想北大樓與室內漆黑一片的電影院,是Fondazione Prada裏面唯一讓我能專注細看藝術品的空間。感謝電影院室內沒有光,我終於成功坐定看完30分鐘的波蘭斯基紀錄片。

走在Haunted House裏面,幾乎走到哪裏,都可以看到塔樓金色的外牆。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l Photograph by Charlie Koolhaas, Courtesy of OMA

走在Haunted House裏面,幾乎走到哪裏,都可以看到塔樓金色的外牆。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l Photograph by Charlie Koolhaas, Courtesy of OMA

從電影院出來,走入Podium。Podium正展出由Salvatore Settis及Anna Auguissola策展的「Serial Classic」,透過源自希臘及羅馬時期的雕塑,探討原創與仿製的關係。展覽空間再次由OMA設計,雕塑都放置在透明的基座之上,增加空間的透光性,而整個空間非常光亮。本來我要好好看這個主題特別的展覽,但每當我想細看一座雕塑,Podium的落地透明玻璃便立時將我的視線引導到Podium對面、由Wes Anderson設計的bar。這家小酒吧的天花及牆壁圖案都參考了米蘭著名的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配以綠色為主的枱櫈,空間非常懷舊。人們在這個超現實場景進進出出,雖知布達佩斯大酒店的奇事會不會隨時發生。

Podium旁邊,就是金碧輝煌的Haunted House。Haunted House樓高五層,每層平面不大,不同樓層由一座古老的升降機以及樓梯連接,展示美國雕塑藝術家Robert Gober的裝置及美法女藝術家Louise Bourgeois的兩件作品。塔樓的金色外牆宣告Haunted House獨特的身分,參觀者都必須煞有介事地走到售票處預約,才可於指定時間進入這座金色的塔樓。我想知道多少進去塔樓的人是為了Robert Gober與Louise Bourgeois,而有多少又只是為了出於好奇,想在金色塔樓裏面一探究竟。但走在Haunted House裏面,塔樓的金光處處從巨大的窗戶射進空間,而幾乎走到哪裡,都可以看到塔樓金色的外牆。我不禁想到Haunted House這個名字。在這座金色的塔樓裏,建築永遠籠罩藝術。

Podium正展出「Serial Classic」,透過源自希臘及羅馬時期的雕塑,探討原創與仿製的關係。

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Podium正展出「Serial Classic」,透過源自希臘及羅馬時期的雕塑,探討原創與仿製的關係。

Photograph by Bas Princen, Courtesy of Fondazione Prada

走出Haunted House,最後我來到Cisterna。Cisterna原來是釀酒廠用作蒸餾的水槽,是三組垂直空間,分別展示三件同樣來自Collezione Prada的作品,探討人們與藝術相對的關係,以及如何透過其他媒介理解藝術。目前空間正展出Eva Hesse的《Case II》、Damien Hirst的《Lost Love》和Pino Pascali的《1 metro cubo di terra》,三件作品都與立方體有關。

其中我最喜歡《1 metro cubo di terra》,立方體懸掛在超過兩層高的垂直空間的下方,上面是水槽本身的兩扇弧形窗戶,光從窗戶射進室內,恰好落立方體前方,射在地上的光線,彷彿形成一抹寧謐發光的湖面而立方體彷彿正對着面前充滿靈性的光,靜默地冥想。

整個空間,因為藝術,因為建築,立時變得那麼spiritual。Pino Pascali在1967年創作作品的時候,大概沒有想到立方體有一天會掛在這個巨型水槽的牆壁上,而釀酒廠無名的建築師在設計水槽之時,大概也沒有想到水槽的牆壁要掛上這樣一件藝術品 。不過在藝術品誕生的50年後,在這當下一刻,這意料之外的組合,竟顯得那麼理所當然而美麗。

在Fondazione Prada消磨一個下午之後,本來我要讚美Miuccia 甘心不讓時裝搶Fondazione Prada 裏藝術的鏡頭,然後批評Rem Koolhaas只顧宣示建築的存在而忘掉藝術。但在Cisterna裏面,看着冥想中的︽1 metro cubo di terra︾,我卻將一切忘記,就感受當下,藝術、建築與我的能量交流。抱歉我故弄玄虛,說白一點,其實就是感動。而假如感動,誰又再在乎建築是否藝術又或建築是否超越藝術又或建築有否淹蓋藝術這些沒趣的無聊問題。我再看看︽1 metro cubo di terra︾,感覺它一直都知道這些的。

Fondazione Prada的建築物圍繞成一個庭院,提供戶外開放空間。

Image Courtesy of OMA

Fondazione Prada的建築物圍繞成一個庭院,提供戶外開放空間。

Image Courtesy of OMA

原刊於 Magazine P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