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間和創作力的交換關係 — 《198491牆後的赤裸信息》

2018/10/8 — 13:33

(圖片來源:《198491牆後的赤裸信息》臉書頁)

(圖片來源:《198491牆後的赤裸信息》臉書頁)

大館推出舞蹈季,其中《198491牆後的赤裸信息》由三個中長度作品組成,三中之二是首演。大館給予香港更多展示場地,將會如何影響舞蹈界,還待將來向我們揭示;《1》本身卻揭示時間與創作力的交換關係。

李偉能Joseph Lee的《世界(曾經)是平的》有點平。作品中有不少可以向深度發展、本身足以獨立成篇的素材,在淺而橫向的平面上鋪展開來。例如觀眾入場後席地而坐,三位舞者站着,在場內緩步走,尋找可以交換視線的對象。如果給予足夠時間讓此點子慢慢醞釀,舞者與觀眾在物理上的不對等水平、為交換視線而垂下的和抬起的頭,迎接或避開視線的決定,可能會成為促使觀眾思考觀演權力關係的契機。又例如,當其中一位舞者雙掌互拍,另外兩位以動作回應,也有觀眾跟隨拍掌時,如果給予足夠時間讓此點子慢慢醞釀,掌聲在空間迴蕩引起的空氣振動遇上在場人士的呼吸韻律,可能會成為身體在作品中成立的契機。再例如,舞者的肉身與它在鏡頭下的影像共時共生,如果給予足夠時間讓此點子慢慢醞釀,舞者如果認真協商感官的主體性與投影中的客體性,舞台表演根本中之演員之吊詭、在場之二重性,可能會得到再一次感動觀眾的契機。年輕舞者要演繹此類作品,需要非常深度的排練,才可發展發掘動作動機之在場性的能力。編舞、舞者、觀眾三方在作品中似乎都輸給了時間。

邱加希KT Heikayau的《圄》,前半段美學傾向表現主義,編舞對掙扎、掠奪、欺凌等觀點清晰地透過情緒式傳遞,雖然表達多於探索,但是總算是拋出了一個可供觀眾接觸的餌。我也不知怎地想到蘇童的文字。中段美學卻突然轉向寫實,舞者扒下同伴的褲子掛在牆上,扒下他的布鞋拿在手中拍打石牆,戲劇表達看不出甚麼藝術上的轉化。原本指向內心的不安力量突然在敍事式的模仿中泄瀉一地。莫穎詩出場,才回到開始時的調子。這次美學轉向來又去,是編舞的刻意設計,還是創作時間不足苦無對策之下的權宜之計?孰是孰非,需要深入討論;一討論,也就是時間。還幸舞者們與編舞似乎建立了牢固的互信,從頭到尾全心投入,演出青春而激烈。

廣告

黃碧琪Wong Pik Kei自2017年香港藝術節之後,創作輸出不多,把時間放在學習和海外交流。於是時間歡喜了。在新作《睇.女》之中,明顯大步跨越,更加認識和接納自己。我看到一個藝術家逐漸成形,不再是一個「編」排動作的「舞」者。要走出全裸演出一步,她需要經歷和忍受多少對自己的鞭策、內省、孤獨而深刻的自我對話?在設計團隊、特別是聲音藝術家李穎姍Fiona Lee的協助下,黃塑造了一個完整的atmospheric phenomenon,不過,她一直表示關注的「gender, sexuality, desire」,在這作品中對我來說只有淺層探索。開場時她身處的脆弱(vulnerable)位置,與其女體沒有不可取代的因果關係。就是男體或男女三三兩兩,頭被蒙上,侷促於一隅,迎接數十雙看着自己的裸體的眼睛,在此設定下同樣脆弱,所以那不一定是gender的錯。黃碧琪獨舞時,雙膝並攏,偶爾張開雙腿也是因為轉換重心所需,她的下陰並未獲得等同肢體的自由。當她得到衣服的覆蓋(保護)之後,舞踏風的演出令她變得強悍,敢於靠近觀眾,但這一女體/脆弱/被包裹的女體/挑釁,在性別關懷的脈絡之下,邏輯是如何演進而來的?到了最後一段中,她把衣服蓋過觀眾頭身,在管狀空間中來個一對一的親密互動,這時,女體卻被排除在互動之外。

大館舞蹈季開鑼,香港多了一個展示作品的場地。從三個作品之中我看到三位編舞靈動的藝術觸角,他們敏感的觀察捕捉對世界可能的閱讀,但未能深化。如果我們增加的是對時間更包容的實驗空間,將會如何影響香港舞蹈界,還待將來向我們揭示;可是,我們所謂的將來,容得下幾多個時間單位?

廣告

觀賞場次:2018年10月4日8p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