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間曾經打一個摺》馬琼珠個展@富德樓六樓

2018/7/1 — 15:17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如果時間是一種物料,它懂得打摺,而且一打打了九個,不同款式的。海與天之間的一道線,如蚯蚓前行,月亮應該在悄悄作動;如果我們按那道線把海與天翻摺,它們便能合而為一。窗簾布打了個摺,剛好給街景穿上一條白紗連身短裙,適合於盛夏逛街去。倘若一句句子分成兩半,詩句排成兩行,文字也長有摺疊的能力,可以伸展,再伸展。有沒有觀眾想把兩個漆黑的圓合上?它們不是翻印出來的孿生兒,不過,彷若磁石般相吸又相拒。夏宇寫道「時間曾經打一個摺╱把我們摺進去」,馬琼珠創造了一個空間,把我們攝進去。

如果時間是一種物料,它可會是銀灰色的,上面有不經意又無可修正的刮痕。木板給塗上了暗啞的黑與反光的漆,它仍清晰可辨,成為繪畫語言。而啞與光的物質特性,則指向了空間,與自然。釘子打一金色碎屑於牆上,如星光,有的卻弓了腰。碎屑看似堅硬如金屬片,並留下輕輕摺疊痕跡;它卻柔軟不過,弱質纖纖。它們,在沉默無言之中「竊竊私語」。

石墨鉛筆在畫紙上不斷走動,留下的不止有石墨的亮澤,還有紙張的紋理。圓的背後,有連串精神分析理論與心理機制的論述,或教人想起Osage Gallery曾舉行過的《圓未圓》女性藝術家聯展;但我倒想從畫者的角度去問,怎樣畫一個圓。「怎樣畫一個圓?」是個繪畫根本或哲學課題。手執鉛筆如何在紙上郁動,筆觸怎樣留下印記,力度、速度、身體感知或時間,內裡盡是繪畫的意識。那麼,畫者又怎樣去畫一條海岸線?在展場上怎樣裝置一點星光?怎樣把窗外風景變成一個面?怎樣邀請觀眾安身於一所房子?藝術家與策展人,透過展覽與作品,回答了這些問題。

廣告

如果陽光也是一種物料,它透過窗紗安身立命;如果空間也成為物料,我則從未見過富德樓如此美!

如果一切抽象簡約的元素均有其對應想像,黑、白、金、銀、夜空、天色、海浪及星光,陽光化為月亮,作品抽空了我們的既有想像。我們體會到的,是一絲豐盛的感應。可是,如果地板成為細沙,想像則立時變得過於死實。那麼,夜空停留於是一片顏色好了,天色是我們的一廂情願,海浪也許是種城市的幻聽,星光或者是視覺的雜訊。惟有陽光,確切而溫暖。

廣告

感謝馬琼珠與查映嵐,給我們讀了一句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