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空。行動》──時間

2016/2/6 — 12:37

(圖片來源:「身體步道上的文化展演研究計劃」網站)

(圖片來源:「身體步道上的文化展演研究計劃」網站)

是從幾歲開始,我們已被灌輸「時間就是金錢」的概念?可能早在我們認知「金錢」為何物之前。唐人王貞白寫「一寸光陰一寸金」時,心中是否念着要賺金子賺個痛快,或許已不可考,但在現代香港社會,珍惜時間往往被引申為「要把握時間賺錢」。資本主義思維盡情膨脹「金」之詮釋。

時間並不等於時鐘。對時間的理解和處理,因文化和個人而異;時鐘只是一種有助我們把概念客體化的工具。不過在七、八十年前左右,擁有手錶是一件大事,是少數人的特權。後來手錶技術普及化,香港作為主要生產城市,我們很快便做到了人手一隻,手腕上的進步符號,同時代表我們主動臣服於相同的時間閱讀方式。陽曆、二十四小時制,源於西方,隨着經濟力量流動主導全球,同樣源遠流長的中國、印度、伊斯蘭曆法等,被認為是迷信的,不合時宜的;「星期」的概念源自基督教,雖然把時間分割成七天為一組作為其中一種感覺時間的方式並無不可,但在今天不依循甚至不懂「星期」概念的人,一定會被視為民智未開。

公元2016年是那位叫耶穌的先生出生後的2016年,我無緣跟他碰面,也不一定相信他曾經出生,那麼以他的生命為基準的時間觀念,與我的生命應該發生怎樣的關係?每365或366天把年數加一,令人產生時間線性前進、無法逆轉的信念。但中國人的曆法以天干和地支為軸,每六十年循環往復,我們也樂意從系統理念得到安全感,以為天氣可以預期,景況可以預測。身體在兩種時間概念之間游移,難免需要一套相對對立的價值觀,指引行為選擇。先進都市never sleeps,我的寸金光陰,豈可因為身體之脆弱需要而「浪費」,諸如「午睡」這類讓身體狀況得以回復平衡的操作,屬於出賣體力的低下階層,屬於較不先進的鄉下人、屬於懶惰的南歐人。聆聽身體需要,就如虛耗光陰、浪費金錢般不該。

廣告

有一天我發現我處理的網站上,有未能顯示的圖像。查詢之後發現,原來資料輸入時欠一個「;」號。把有問題的資料更正過後,我竟然感到滿足,隨之而來的是一抹憂慮:人類最寶貴的特質之一,在於其不確性。每次行動,即使表面上是重複,也是我們再創造的機會。以「統一」「標準」「效率」之名,我們發明各種各樣的單一性,然後壓抑差異以維持其運作,習慣之後,竟然因為對應單一標準而獲得喜悅。對時間的感覺是存在之基本,如果存在因人而異,何以思考時間,只有一種可能?內化了的價值觀令我們甘心放棄對時間的誠實體會,只依隨人工標準而行。時鐘,並不等於時間。

 

廣告

(文章出自「身體步道上的文化展演研究計劃」網站,獲作者獲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