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晚餐的分裂與和合

2015/2/9 — 10:16

圖為香港話劇團《最後晚餐》劇照

圖為香港話劇團《最後晚餐》劇照

有人說「中餐是和合的,西餐是分裂的」,我的理解就是中餐都有分享的意味,大夥兒一起分享餸菜,傳達感情。而西餐都是獨享自己的一份,雖然同桌吃飯,但好像各自修行。

「西餐是分裂的」,在一頓飯裡,把各種恩怨角力表露無遺。在西方文代藝術經典中,晚餐彷彿成了一場心理攻防戰,爾虞我詐。在達文西的畫作《最後晚餐》(Last Supper),耶穌被羅馬軍逮捕前夕,與十二門徒吃晚飯,席間預言「你們其中一人將出賣我」,畫中耶穌坐在中間,神態自若。反觀十二門徒,當有的神色顯得不安,有的露出驚訝的表情,有的相當激動。各人好像在討論誰人會出賣耶穌。英國藝術家及電影導演 Peter Greenaway 的電影 《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故事關於有黑社會背景的餐廳老闆,發現妻子出軌有外遇,於是派人把情夫殺死。妻子發現後,著餐廳廚師把情人的屍體烹熟,在晚餐中迫黑社會丈夫食,然後趁他嚥食途中,一槍把他殺死。

「中餐是和合的」,中國人吃飯像是一種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協調,吃飯是種情感慰藉。在中國人的倫理關係中,也跟吃有很大的關連。跟家人、好朋友是「熟」人,初見面的是「生」,一起吃飯機會多了,「生」也變「熟」。 李安的電影《飲食男女》就是關於人性與情感的刻劃。任行政總廚的父親每個星期日都會為三位女兒煮一頓豐富的晚飯,從下午開始準備,洗、切、煮等程序,絕不馬虎,當父親的更是非常期待星期日的來臨。兒女們長大,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星期日回家吃飯成了習慣,有時甚至是忘記父親勞碌一天,大費周章都是為了愛。父親在電影中有著這樣對白: 「其實一家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照樣地可以各過各的日子,可是從心理產生的那種顧忌,才是一個家之所以為家的意義。」

廣告

這種一家人幸福地吃著晚餐的背後,或許總有各種不一樣的顧忌吧。子女有秘密不願告訴父母,兄弟姊妹之間有可能有著種種的猜度,而父母之間又在子女面前掩飾爭吵過的痕跡。這讓我想起了荷蘭作家荷曼.柯赫 (Herman Koch) 的《命運晚餐》(Het Diner),也曾被改編成舞台劇。故事發生在一對兄弟在一次看似和平的家庭聚餐,談論家務事,但真正目的是討論這兩個家庭的兒子,在某次學校派對後,竟在超級市場裡失手打死一名無家可歸的流浪女子。主角保羅(爸爸)不知道兒子闖了大禍,但妻子(媽媽)是知道的,在一頓晚餐中保羅回顧過去,包括他的婚姻關係、人際關係、親子關係、兄弟關係。表面上保羅有著幸福家庭,有權有勢,妻子美麗賢淑,還收養了非洲一名貧窮孤兒,但兒子犯了錯,他們怪罪社會,沒有好好去檢討跟兒子的關係,一頓飯一來,他決定為保家庭的名聲,兒子是絕不能自首。或許真的如俄國托爾斯泰在小說《安娜.卡列尼娜》的開場白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回到現實,假如幸福家庭的核心是團聚、一家人吃飯的話,那又怎能從一頓飯中知道我們是身在福中呢?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星期日回家吃飯,媽媽總會煮很多很多餸菜,一家人每星期的家常便飯,也像過年過節一樣;她包了餃子,你饞嘴只想吃兩、三隻,媽媽會煮出一打餃子出來,然後說:只是幾隻餃子,怎麼會吃不下。叮囑她不要這樣,因為吃不完會浪費,她從不理會,就是怕子女們吃不飽。無論如何也認為子女工作忙,瘦了一圈,一定要多吃。就是跟媽媽吵架,互相不瞅不睬,回到家還是滿桌子餸菜在等待你。

我的一位好朋友,媽媽最近生病了。她媽媽屬於晚婚,婚姻不美滿,獨力把孩子撫養成人。兄姊各自有家庭,照顧病榻中媽媽的責任便落到好朋友身上。她近年才搬回老家跟媽媽同住,勞碌大半生的媽媽對人生很多不滿,一天到晚有很多嚕嗦,很多的負面情緒,怎料病發後卻變得積極堅強,好朋友看見媽媽在努力,一向不太會下廚的她,向朋友請教、上網找尋食譜,每天費盡心思為媽媽煮有益美味的餸菜,豆腐蒸蛋、蕃茄煮魚、 奶油津白,把心裡的說話與愛透過晚餐,走進媽媽的心。

廣告

仍然記得小時候一家圍著摺枱吃飯嗎?還有來墊枱吃飯的舊報紙,以及那碗青紅蘿蔔湯嗎?你,有多久沒有回家跟媽媽吃飯?

 

(本文為贊助內容)

---

《最後晚餐》(重演)

日期:2015 年 3 月 5 日至 14 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詳情:http://www.hkrep.com/events/chi-2014-m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