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普羅小眾 香港人從來是普羅小眾

2017/9/29 — 11:35

如果普羅是源於英文字proletariat,為古羅馬帝國中最下層社會階級,只是有延續香火以及供應人丁的功用,之後轉化為社會中多數普通民眾的意義。如果小眾代表了小部份人,又或只被社會中少數人接受的事情及喜好,更被醜化為挑戰大眾或主流,更聯繫上毫無貢獻、社會負擔、不潔等負面意思。

筆者趕在於牛棚藝術村1a space舉行的「普羅小眾:文藝復興生活節」(Plentiful Pluralities: Renaissance Festival)(展期至9月30日)完結前看了,老實說,自己是喜歡普羅小眾這名稱, 普羅與小眾好似是對立,但現實又是這樣子,社會是由很多不同種類、類別、界別、面向、水平的人所構成,大眾是由很多小眾造成--香港人不是只有一種香港人,保守、開發、激進、溫和、文明、昏庸、積極、消極......

廣告

今次活動由柴子文及何建宗策展,參展藝術家將有十位,作品有裝置、錄像、相片等不同媒介,包括黃潤宇的《不具名的四種變量》、曾慶宏的《人人歷史》、余淑培的《陰道的履歷》、戴安琪的《Sinopolis中縣計劃:虛構之城介入真實的迴響》、 周娜的《Windows》、 伍嘉瑩的《人人‧轉化》、 成灝志的《Surveillance #01》等等,有一種互相介入的味道,生活與創作、私人與大眾、個人與群體、界限與突破等等。

廣告

展覽令筆者回想到讀碩士時,某教授上課時解解大歷史及小歷史,他說現時我們被教授及認知的歷史,都是由當權者所編寫及傳播的,是被選擇,甚至改寫過的,是簡化及片面的,而相對於這大歷史,小歷史在某種度反而是補充或辨明所謂的歷史,而這些小歷史包括了地方記錄、企業或機構的檔案,以至個人的日記、書信及收藏。他又強調,小歷史就算未被有系統化的整理,又或被官方承認,但它們正正保存了社會中多元的聲音,以及民間中最弱勢群體的觀點,因為它們往往和官方的答案是不盡相同,以至對立。他還以家族史為例,家族史從個人層面上看,是保存了一個家庭或家族的傳統,但同時記錄下來的,往往是一個社會發展過程中的細節。

人不是由機器啤出來,就算是古代封建時代,筆者覺得由於權力、財富、知識等都過度集中於一小部份人,一般人民無辨法及能力去反抗或以自己的方式生活,所以才單一,但今時今日,怎可能再單一呢,多元化是不爭的事實,或者只是當政者怕多元代表了多麻煩而已。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