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暖場夜 ── 香港藝術館向業界展示了甚麼?

2019/10/31 — 14:05

「這不是 grand opening,也不是 soft opening,而是 house warming。」重要的事情說三次,香港藝術館館長莫家詠(Maria)重複說了幾次,中英雙語。

裝修三年的香港藝術館,昨晚舉行「暖場夜」,邀請業界人士來預覽,希望「在有需要時為藝術館作最後優化工作」。坊間戲言,星期日不是有香港警察的催淚彈,弄得館外烽煙四起,早就「暖場」了嗎?

誠然,此時此地,繼續搞藝術容易為人詬病,被指是「離地」、「粉飾太平」、「圍爐小圈子」。有些藝術工作者也感到糾結吧?所以他們決定將一些場外的聲音帶進去。做法不無爭議:有人好想發聲表態,也有人覺得「唔應該玩轉人哋個party」。想表態,但又不想破壞,如何中間落墨,討論好久。有著同樣信念的藝術家雖多,但大家未必認同手段,正如街頭的和勇之論。藝術家一邊行動,一邊也不時碎碎唸,擔心被秋後算賬。既然有備而來到,大家最終還是本死付諸實行。

廣告

觥籌交錯的圓桌,擺放著一頂頂頭盔,剎是諷刺。

觥籌交錯的圓桌,擺放著一頂頂頭盔,剎是諷刺。

廣告

發起人帶來各式道具:比較低調的,在左面胸口貼上「血塊貼紙」,聲援左胸中槍的男學生。事前沒有約定,有好些藝術家都自發穿上全身素黑前來。願意戴上頭盔、在場內游走的人不過一兩個,顯得相當觸目。觥籌交錯的圓桌,擺放著一頂頂頭盔,剎是諷刺。有老外主動與戴上彩繪頭盔的藝術家合照,一時成了流動佈景。是消費了運動?還是將抗爭訊息傳得更遠?我沒有答案。

來到大合照環節,發起人在台前圍起圈,開始唱起《願榮光歸香港》。不少前輩級藝術家都樂意支持,問他們要不要歌紙,竟婉拒說「早已背熟」。響應的人不多,十多二十人,但更多人是舉起手機拍片拍照。藝術家唱起歌,現場立刻播起背景音樂(或調得大聲了),試圖遮蓋歌聲,但似乎不太成功。叫口號時,響應的人更多,幾乎是響徹全場。

坦白說,我一直擔心館方出動保安逐客。職員多,不時在意圖示威的藝術家身邊走來走去,但一直沒有出言或行動勸阻。以音樂抵制歌聲,手段算是較為文明。又如入場安排,活動雖說是「業界限定」,但幾乎來者不拒,卡片都不用登記,頗為開放。雖然市傳館方緊張兮兮,非常關注展品題材會否觸及紅線,但以這晚的安排而言,我覺得算是「不完美,可接受,須改善」。

這時代,一座官方藝術機構勢將面對政治審查的壓力和民間抗爭的呼聲,夾在中間,如何討價還價?記得中大文化管理教授何慶基常言道,策展是協商(negotiation)的工作。藝術館重開,必須處理協調達致尊重的課題。和而不同的氣度,我希望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真切可以落實下來。暖場的一夜,我看到角力定必發生,冷處理總比硬介入聰明,但怎樣可以更積極回應?這大概是館方尚待改善之處。

就算西九常說 M+ 展亭是未來 M+ 博物館的預演,「暖場夜」也可視為藝術館正式開放前的綵排。它展示的不只是三個展廳的展品,更是面對公眾的態度。如果館方真的願意作出「最後優化工作」的調整,我希望他們從藝術家示威的行動中領略到,今時今日做一座博物館,不只是做好展覽就夠。

裝修後,香港藝術館外觀

裝修後,香港藝術館外觀

博物館功能向來不只是陳示,其終極意義在於教育,並構成一套官方的論述(discourse),直接影響公眾思考如何形成。國際博物館協會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ICOM) 今年 1 月徵集公眾意見,修定現時沿用超過十年的博物館定義。協會提案是:

博物館是用來進行關於過去和未來的思辨對話的空間,具有民主性、包容性與多元性。博物館承認並解決當前的衝突和挑戰,為社會保管藝術品和標本,為後代保存多元記憶,保障所有人享有平等的權利和平等看見文物的權利。博物館為非牟利性質,具有參與性和透明度,與不同社區積極合作,共同收集,保存,研究,詮釋,展示和加強對世界的理解,旨在促進人類尊嚴和社會公義、平等和地球的健康。

新定義雖然有待確認,但「民主包容多元」是明顯的新增部分,可見公眾參與的呼聲日高,亦是世界大勢所趨。作為博物館家族的成員,藝術館雖然舊館翻新,但若只是翻新外觀,就不過是舊酒新瓶,意義不大。但願,館方有此視野,能夠做到呼應時代、裡裡外外的全面革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