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暗戀我城 有甚麼可暗暗地戀?

2015/3/6 — 11:18

早前到了中環 Karin Weber Gallery 看其剛開幕的群展「暗戀我城」 (Crush on My City)(展期至 4 月 2 日),一次過展示十個本地藝術家,包括葉建邦、陳閃、陳泳生、許開嬌、梁依廷、林嵐、劉智聰、蕭國健、黃澤雄及尹麗娟的作品,從水墨、油畫、攝影、陶瓷、雕塑到跨媒體裝置。

展覽剛好在三月初前開幕,不用和 Art Basel Hong Kong、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Art Central 及伙炭開放日等爭客仔及人流,從時間上至少是個不錯的決定,如果等到三月第二個星期才正式開始,那就要和這些大型藝術展覽會及其他畫廊展覽活動爭過你死我活,何苦呢。

廣告

今次群展以「暗戀我城」為名,是暗戀,不是明愛,暗暗地戀上,好像有一種很個人化的詩意,不會熱烈的的追求,不會大聲示愛,只會收在心底,不會大叫「我愛香港」、「天佑香港」、「香港萬歲」,這些留給那些平時以叫口號為添飯吃的人好了。另外,展覽的英文名用了 crush on my city,而不是 love,但 crush on 某人好像有迷戀某人的意思,和 love 比較,也有因愛戀而沖昏頭腦或盲目的意味,所以英文名反而比中文名帶有點激情的味道。對於我城,筆者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暗戀它,也不知能不能迷戀它,因為現時的我城讓有甚麼會令我暗戀的地方,或令我迷戀的欲望?會是某(些)地方、事情、人物,又或那些都早已消失及被消失?

廣告

說回這展覽,門口的玻璃窗已看到掛了林嵐的霓虹燈裝置「悼那星」 (Shot the Star),另一件作品用回收雨傘布為主要材料的「假裝晴天」 (Sunny Pretender),從最出到最入,格外濃烈的是那份社會味道,忘記不了的是之前那麼大型的社會運動,要悼念的,要假裝的,都很明顯。「悼那星」後放置了尹麗娟的陶瓷作品「在灣仔尋找詩意」 (Looking for Poetry in Wanchai),訪邊的牆上掛著葉建邦的「列車服務受阻,敬請原諒」 (Train Service will be Delayed. We Apologize for Any Inconvenience Caused),用膠紙、木等為材料製成的地鐵畫作,而對面的牆就掛著黃澤雄的幾幅「無題」 (Untitled),不是用磁磚,而是用油彩畫成的磁磚牆,上面還畫有「暫停使用」、「小心」、「嚴禁進入」等標語,對於日日都要乘坐地鐵等公共交通工具的普羅大眾來說,這些都再日常不過了。附近也放置了陳閃三件作品,包括油畫「SimSky No. 21」、風箏裝置「CityKite No. 5」及另一件和蕭國健合作的裝置作品「西瓜乜乜乜」 (Watermelon Mud Mud Mud)。

再走入些會看到牆上掛著劉智聰的攝影作品「山水文明」 (Landscaped Artifacts),對面就掛著陳泳生的油畫「消散的輪廓」 (Dissolved Figure),形象與抽象,中間又好似有種消失與存在的共鳴感。

另外,還有許開嬌的「一卷衛生紙」 (A Roll of Toilet Paper) 及「手繪紙巾系列2」 (Hand Drawing on Facial Tissue Series 2),用水墨在廁紙及紙巾上畫上仿古青花圖案及文字,但細看上面不是完全的古意,因為畫有香港區徽、茶餐廳的奶茶等東西,以至擬似李小龍的人物。另外梁依廷的一組四幅「甜‧相思 (Sweet Nostalgia) 水墨畫,是很常見的紅豆甜品,應該是砵仔糕、湯圓喳咋、椰汁糕、煎餅吧,酒樓、糖水店、小食店或街市等都很常見。兩人都是古意中見港意,某程度可說是筆者最喜歡,或者只是自己太肚餓了。

從他們作品,可否令你感受到他們是暗戀我城?有的話,他們戀的又是我城的甚麼?從交通工具令人想起營營役役的城市生活,擠迫急促的步伐;或從食物令人想起痛苦中的甜頭,是令人生活下去的某個原因;又或……

最後,筆者想起在舊歌《天各一方》中,俞琤的獨白:「其實乜嘢先至係真實而恆久嘅呢,或者我應該就咁保存住呢一份渴望同希冀,俾我相信世上有一幸福垂手可得,又永遠係掌握之外,有時激情捉係手裡面會化為灰燼,反要而藏係心底可以歷久常新,貪求思慕只因癡,一切眼淚思憶都係徒然」。芍於我城,還是將一齊放在心中好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