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暗裡延續 — 蔡運華在劇場

2016/2/4 — 18:29

除了舞台劇演出,蔡運華近年以六合彩小姐的身份為人熟知。

除了舞台劇演出,蔡運華近年以六合彩小姐的身份為人熟知。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蔡運華(Shirlee),八十後演員,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曾經做過亞洲電視記者及天氣報告女郎。2004年,開始成為劇場演員,參演超過50套作品,主要包括《金龍》、《hamlet b.》、《後殖民食神之歌》、《夜靜無風》、《白夜行》、《暗示》等,亦曾在電影《童夢奇緣》、香港電台節目《那些年那些歌-王菲篇》、《非常平等任務》中演出。2015年,主持六合彩攪珠節目。2009年憑《奧利安娜》提名第二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女主角,2011年獲「藝術.正能量」銅獎,2013年獲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戲劇),2014年憑《金龍》提名第23屆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2015年12月,自身所屬創作單位「后花園」上演《夜車》,蔡身兼文本創作、導演、演員。

 

廣告

從自我到關係

出身於台前演員,多半對於目光和鎂光燈等等有著本能的趨慕。但蔡運華卻愈來愈展現出一種低調的柔和。她說,常常思考,「何時站出去,何時退後一點」。演員自然要搶戲、壓台,一站起身時就要搶到人們目光的那種。但蔡運華說,一個演員不能做全部,別人也有自己的時刻。「不要太自我,逼觀眾看我。」

廣告

蔡運華說:「不要太自我,逼觀眾看我。」一個演員不能做全部,別人也有自己的時刻。

蔡運華說:「不要太自我,逼觀眾看我。」一個演員不能做全部,別人也有自己的時刻。

或者,六合彩小姐蔡運華,漸已轉往更深刻內在的事物。她說現實生活可以是極度戲劇化,舞台或劇場都比不上,但它可能有別的任務。「我想在劇場中提煉生活中最精煉的部分。假如能夠捉住,那麼即使是平淡而日常,都是很有POWER的。」可能因為是天蠍座,情感強烈而內斂,蔡運華說,現在她傾向一種精簡的方式,而同時能夠與人構成一種緊密的關係,很多時需要運用隱喻和想像。

蔡運華現在傾向以一種精簡的方式與人交住,而同時能夠與人構成一種緊密的關係。

蔡運華現在傾向以一種精簡的方式與人交住,而同時能夠與人構成一種緊密的關係。

 

死亡的牽繫與釋放

而2015年12 月演出的《夜車》,便是透過家庭的發掘進入生死的深邃層次。或者說,每個單打獨鬥一夫當關的文藝工作者、創作者,都有一天會生出一種與過往連繫的欲望,先是家族史,又或延展成地方歷史。蔡運華會想知道,在自己出生前,年輕時的父母,原是怎樣的人?他們有著怎樣的嚮往與痛恨,以致構成了今日的他們?而又透過無形的影響,記憶裡的一筆畫一句話,模塑成今日的她。

蔡運華自編目導自演的作品《夜車》,便是透過家庭的發掘進入生死的深邃層次。

蔡運華自編目導自演的作品《夜車》,便是透過家庭的發掘進入生死的深邃層次。

與家人的牽繫是無形的,兒女們回家吃過飯,一言不發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也會不知不覺地待到晚間新聞播完、快尾班車的最後一刻,才離開家。說不清,但大家都懂。蔡運華說,或者這是時機,要去觀察個人底層的親密感受,讓那些已被肌肉和身體忘記的情緒,在劇場裡活過來。

弔詭地,親密必須涉及的面向,是終極的分離:死亡。死亡往往引動最深的不捨、最強的認識欲望。蔡運華說,存在就是獨來獨往,而什麼時間可以互相分享,乃不由人,只能珍惜。解剖室裡學生教授圍著解剖教學的遺體,遺體被尊稱為「大體老師」,它沉默無言,但卻分享得最多,承受著千百次的切剖、縫合、再切剖。

蔡運華認為,存在就是獨來獨往,而什麼時間可以互相分享,乃不由人,只能珍惜。

蔡運華認為,存在就是獨來獨往,而什麼時間可以互相分享,乃不由人,只能珍惜。

死亡也是一種釋放。父母在我們眼前只是平凡家人,而當他們在死亡中沉沉睡去,一個個年輕音樂家、詩人、探險家的靈魂,卻可能自乾硬的身體中甦醒過來。這就是所謂生命的延續,其中抽象的部分,它存在於生者的眼光與想像,脆弱無形,卻不會被外在的寂滅奪走。

打開這樣一個黑暗空間,觀眾看的就不止是表演,而是自己。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十集將於2月7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