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暫且逃離鬧市 感受一下王鈴蓁玻光蕩漾

2017/11/20 — 15:34

王鈴蓁《自在》(Suchness-Ease)

王鈴蓁《自在》(Suchness-Ease)

早前到牛棚藝術村的1a空間,看藝術家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助理教授王鈴蓁(Sunny Wang)的最新玻璃藝術個展「玻光蕩漾」(The Shape of Time)(展期至12月17日)。當中那組《詩石》(Poetic Stones)系列,筆者十分喜歡,曾在其他展覽中看過,或者很多人都認識這組作品,創作理念緣自佛教密宗的「十牛圖」,是由修行開悟再入世化眾的歷程,原有十圖十首詩以代表十個境界,藝術家擷取其中第八首,將聲音抽取及轉為線條與圓圈,用白色玻璃為墨,熱書於吹製中的黑色玻璃石頭上。二十八顆石頭形狀大小不一,分成四行,每行七顆,相應其七言絕句的平仄聲。

王鈴蓁《詩石》(Poetic Stones)

王鈴蓁《詩石》(Poetic Stones)

廣告

另外的一組作品《息》(Breath),是木頭與吹塑成大大小小的氣泡的玻璃,就好像是城市中樹木猶如肺一般,讓城市人有新鮮空氣,也作為稍為及休息的標誌。還有一組《自在》(Suchness-Ease),以高溫液態的玻璃化為筆,將塑造形態視為寫書法,一個個透明的玻璃字掛起來,在燈光投射下,加上空氣流動,光與影,虛與實,還有玻璃偶然的碰撞聲,十分有趣,也饒富意境。

王鈴蓁《息》(Breath)

王鈴蓁《息》(Breath)

廣告

在香港,其實是比較少看到玻璃展覽,相對於繪畫、水墨、攝影、錄像、裝置、電子媒體,真的比較少人以玻璃為主要創作材料,筆者認識的本地玻璃藝術家也寥寥無幾,可說是數來數去都是那幾位,浸大有王鈴蓁教授玻璃創作,筆者也曾在藝術系畢業展中看到有學生用玻璃為主要作品物料,也很出色,希望他們之後會繼續用玻璃創作啦。玻璃藝術家少,或者因為受到可能因為空間、設備、材料、市場等等不同因素影響,還是太多藝術家都以為藝術市場只會容納到那一兩個所謂「賣得」的媒介,所以對其他被錯誤視為「唔賣得」或「難賣得」的媒介,就要一直被藝術學生、藝術家及藝術業界(包括藝廊、藏家等)繼續被輕看或放棄?!

難得去看「玻光蕩漾」展覽,或者要如藝術家所言:嘗試詮釋活在當下的時刻,生命的流暢狀態,即使在一片混亂中,自心仍能維持平靜,與他人和周圍的環境自然隨意和諧地融合--先放開,去嘗試享受活在當下,如果連欣賞這些那麼富有意境的玻璃作品都未能清淨一下心緒,還是被那麼無謂的煩瑣事所蒙蔽,那就真的是太浪費了這個展覽了。

或者,如果能參透到《十牛圖》中「人牛俱忘」,或者自己有所領悟,不再為塵世俗事所困,可惜現只可借看玻璃作品通透之美,偶爾讓自己自以為看透了一些。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