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夢:從感知到敘述

2015/8/31 — 17:47

雲
伍韶勁
三維錄像裝置
2015年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伍韶勁
三維錄像裝置
2015年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Federico Fellini《夢書》裡的夢境插圖與大多數人的夢境一樣,荒誕離奇卻又似乎有跡可尋。無法與人共用的夢中碎片,被他再現為插圖和一幀幀鏡頭組成的蒙太奇。正如他在《阿瑪柯德》中極盡真實地去還原故鄉生活,但電影開頭與結尾裡漫天飛舞的春天飄絮已經表明:這不過是一場追憶的夢境。如果說世界是物質存在,只可感知,止於敘述,那麼夢之於藝術又為何?

《潛行·夢空間》呈現的是 11 位藝術家對夢的敘述,從社會現實、真實與想像、心理治療等多個維度進行討論。策展人羅欣欣選擇夢為主題,試圖從生活基本現象出發,引發博物館與公眾的對話,並通過藝術來創造不同的體驗。如果說,不久前開幕的《時間遊人》展覽關注香港本土歷史,那麼《潛行·夢空間》則聚焦當代,從認識文化延伸至認識自身。雖然展覽出發點依然局限在香港文化博物館的定位之中,但在當代藝術關於政治和歷史的嚴肅討論被重複強調而片面化成為了一種姿態時,《潛行·夢空間》難得地從自身去引發共鳴、觀照社會。

五色珠
蘇恩祺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五色珠
蘇恩祺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廣告

策展人並沒有為藝術家設定主題框架,一切關於夢的討論皆可,這就使得展覽呈現出一個自由的想像空間。展覽最先開始於羅欣欣與蘇恩祺的討論,《五色珠》就來源於她所做的一個夢。夢中的同色氣球被賦予了基督教色彩,去思考精神信仰與現實生活之間不可分割的關聯性。繼而,幻想、記憶和夢想都成為了夢的關鍵字。王志勇的燈光裝置《半記憶的夢》營造了夢的虛幻,真實的界限被模糊,亦或所謂現實本就是「莊周夢蝶」的不可知。謝淑婷將過去的記憶(信件、日記)用陶土封存,燒製成紙鳶,個人記憶被煆煉、重塑,《飛》以個人、單純化的意象去喚醒人類最美好的本真。梁美萍的《別責怪月亮》同樣以純真回應社會:月亮形狀投影中記錄的是斯里蘭卡不同宗教背景孩子講出自己的夢想,純潔的月影下堆放著破舊的玩具,成人世界已破碎夢想又該如何繼續延續?藝術從個體出發,以夢為介質,回應的是社會化生存下的集體焦慮。黃國才早前的作品《夢遊號》使用一張裝有三輪車的雙層鐵架床行駛在城市街頭巷尾中,香港的集體回憶被鋼架一般的資本和制度所牢牢控制。而這次的新作《無間走廊》延續性地回應社會現實:一輛摩托車行駛在城市隧道中,被混亂的繩索拉扯,錯綜複雜而無解。急速向前行駛,卻永遠開不到隧道盡頭。這種無法逃脫的個體焦慮,構建出來香港乃至現代城市中的普遍現狀。

廣告

無間走廊
黃國才
裝置
2015年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無間走廊
黃國才
裝置
2015年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夢是顯意識與潛意識、邏輯思維與形象思維相互衝突又融合的機制,藝術也許是再現夢之複雜性的最佳途徑。佛洛德與榮格都對夢做過心理學上的深入研究,簡單地說,佛洛德在《夢的解析》中研究的是夢與疾病的關係,而榮格則是通過夢去分析「集體潛意識」,它來源於歷史發展過程中所積累的、被隱蔽於顯意識之下的、可感知的集體經驗。主修心理學的藝術家王浩然就以榮格關於男女無意識性傾向的原型阿尼瑪(anima)和阿尼姆斯(animus)來展現夢境潛藏的動物象徵。其作品《編夢》把受訪者的夢,通過令人眩暈的圖形和動物呈現在一個旋轉舞臺之上,超現實的戲劇源自生活的荒誕。《編夢》將夢轉化為戲劇文本和視覺空間語言,而音樂則以聲學語言的特性打破時空桎梏。如塔蒂尼以魔鬼授與他奏鳴曲的夢境而創作而成了《魔鬼的顫音》,與夢相關的古典音樂非常多。楊嘉輝以舒曼的夢為靈感創作了《夢FM(黃昏未晚)》,作品包括了三個電臺節目:與音樂家、藝術家、學者和醫生的訪談(《阿波羅晨談》),電影《夢幻曲》中關於舒曼場景的重新演繹(《正午狄奧尼修斯之耳》)和有關夢的古典音樂和評論(《黃昏未晚》)。通過即時性的廣播媒介來營造時空分離的偽在場感。藝術被廣泛用於心理治療,其功能性早已被驗證,而更重要的是,夢並不是不可被轉述的。在《紅書》中,榮格詳細描繪、記錄的自己的夢境,用大量手繪插圖與分析,嘗試將其穿插在「治療性」的寫作與研究之中,通過文字和圖像來還原夢境,進而進行心理分析。藝術語言能夠將夢/經驗轉化,或者說通過媒介的再現(文字、聲音和圖像),藝術媒介化重塑了夢的敘述話語。

夢FM(黃昏未晚)
楊嘉輝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夢FM(黃昏未晚)
楊嘉輝

(圖片來源:香港文化博物館)

夢是虛幻,亦是孤寂。亞里斯多德曾將夢定義為「一種持續到睡眠狀態中的理想」。人類努力地去探究夢境,無非是為了更好地觀看現實,獲得真知和覺醒。莊子《齊物論》中「且有大覺而後知此其大夢也」所言,世人自認為的覺醒也只是另一場大夢。譚偉平的《夢非夢》用迂回的走廊連接了兩個昏暗的房間,一張桌、一張椅和一盞燈。眼前的鏡子裡是正在靜坐的自己和另一個無人的房間。桌上有一本關於夢的書,其中一幅畫面裡離異的日本男人正在睡覺,厚重的被子壓在身上。譚偉平通過睡覺的場景去靜觀生活的執念與苦痛。無論是逃避還是不忍,當你走到第二個房間,第一個房間中的景象被原原本本地透視在眼前:我原來就是我。就如他在書中寫道:「夢與死亡的關係,或許它們帶著相同的孤寂……只能感知,不能感受,如在夢裡」。

 

--

潛行·夢空間

香港文化博物館

2015年6月3日 – 2015年9月28日

 

(原刊於《藝術世界》2015年8月刊,299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