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藝賞閱】異端之書物 — 豆本

2019/1/28 — 10:49

2015年,我曾參觀原研哉所策劃的竹尾紙展「SUBTLE」(台灣站),那是它首次移師台北展出,當然要趁機看一下眾大師的紙作藝術品。由展覽的裝置規模、到展出作品的質素,都讓我感覺非常驚艷,慢慢欣賞作品、仔細閱讀簡介、逐一拍照,逗留了兩、三小時,簡直樂而忘返。

看著這一件件的漂亮紙雕,雞皮疙瘩,心中莫名的興奮感久久不能散去。以下是其中一張檯展示的「豆本」,手指頭般大小的書,裝幀極盡華麗精緻,同時裝載無限的智慧。

廣告

「袖珍書之所以奪人眼目,是因為可以憑肉眼感受到紙張的纖維以及印刷的極限吧。當提到將資料以最省空間的方式儲存起來,就不得不討論電腦記憶體的現況以及未來發展;但即使勉強能夠理解這樣的議題,也會因為進入了抽象的領域而發出嘆息之聲吧。袖珍書能夠獲取我們關心的目光,是因為它挑戰了人類的認知能力以及身體的極限。

並列在此的有日本文學家以及歐美的袖珍書。

廣告

日本的袖珍書純粹是被當做精品收藏製作,數量很少,也就是所謂的「Collectors' items」(收藏品)。川端康成《伊豆舞孃》、石川啄木的《悲傷的玩具》以及芥川龍之介的《蜘蛛之絲》,以上都因為實在太微小,因而要用指尖翻閱也很困難。文字則可透過放大鏡閱讀。歐美的袖珍書就比較有實用用途,因此譬如Tennyson(英國詩人丁尼生)的詩集或每日言論集等就有被攜帶的痕跡。」——《SUBTLE》展覽相關書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