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藝賞閱】鳳凰泣血 — 自焚之書

2018/10/29 — 11:37

影片截圖

影片截圖

英國Victoria & Albert藝術館曾經有一個名為「Blood On Paper」的書藝展覽,展出當代及近代三十九位藝術家的書籍作品,演繹在他們心目中書的意義。「Blood On Paper」這題目反映了藝術家們對書藝創作熱情如熾的承諾。

其中,中國藝術家蔡國強的作品《Danger Book: Suicide Fireworks》非常貼近展覽的主題,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書本是血肉造的,人以筆代誅、用文字作戰爭、以相機作殺人武器、圖像作威脅、甚至犧牲他人性命,所換來的,就是書。所以,每張書頁翻開來也有血有汗。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自殺式」的書。蔡國強把火藥混入墨水,以中國畫的繪畫手法畫了一些看似煙火,也像牡丹的畫於書頁上,完成全書後,再縛上火柴,連上藥引。然後,點燃⋯⋯一聲巨響之下,書爆炸了,整本書即刻焚燒,像煙花的火花不斷四方八面地飛射開去,很燦爛,但很危險。此書就像恐怖分子,自身縛上自殺式的炸藥,把書與周邊的一切炸到體無完膚,展現那自虐式的美態。被炸過、被燒過的書,加上內頁的水墨畫,有一種經歷殘破的空虛感。

廣告

蔡國強曾經說過他喜愛用火藥於藝術創作的原因:「當時所處的環境比較封閉,用火藥主要有兩個突破:一是我對所生活的那個時空感到壓抑,用火藥爆炸這種破壞性的活動,使自己獲得解放,另外是在作品上火藥爆炸產生的偶然效果,使我推翻了某種保守的造型慣性,通過爆炸的偶然性,產生對傳統文化負面壓力的突破。在國內時通過爆炸,表現了破壞與建設的雙重性。火藥本身是爆燃的,而作為易燃的畫布與油彩的爆炸後會產生奇特的畫面效果,所以它們之間是『破』與『立』的關係。」

雖然看到此書亦感受到那份痛楚,但我確實很喜歡。我想,《Danger Book: Suicide Fireworks》就像涅盤鳳凰一樣美艷,浴火洗滌令牠重新展翅高飛。

廣告

最後,節錄一段藝者的意念:「Be careful of books. Be careful with books. Be careful or one can become a weapon-wielder. Be careful or one can become the victim.」小心小心,尤其我們身處口誅筆伐的地方,的確意義深長,令人細味。

Author & Artist╱蔡國強 Cai Guo-Qiang
Size╱75cm (h) x 41.4 cm (w) x 2cm (d)
Edition╱Edition of nine unique books, one prototype and one artist’s proof. Each book is individually titled.
Publisher╱ Ivorypress
Country╱London, United Kingdom
Year╱2008
Exhibition╱Blood on Paper,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UK

(錄像轉載自Ivorypress。)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