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語有時》第二屆書本藝術節@JCCAC

2015/6/9 — 14:23

關於書本的展覽,間中就會有。猶記得在 Pure Art Foundation 剛剛結束的《After/image》正是以書本為題,再前一陣的在油街實現的《生活現場》也有以書本為形式的作品,由字花策劃。朋友 Jeff 直接問到,由「藝術家」與「文字人」落手造書會有甚麼分別?現在我想再加上「設計師」這角色。簡單而言,書本這課題關乎閱讀(文字或影像)、關乎序次(封面、封底、頁碼以至排版)、關乎禎裝及關乎物料使用。粗略判斷,文字人多把焦點放在序次、文字排列與閱讀之上,或增刪或重組文字產生歧義,而書本的固有形式基本甩不掉,因而偶爾會變成做手工的情況。始終,處理物料不是他們的專長。藝術家擅於開放想像,反問既有概念,所以作品可以很鬆散,甚至遠離我們對「書本」的理解。例如,《After/image》裡,黃榮法在卡繆《異鄉人》書本中夾了一疊散裝的影印紙,紙上是模糊的人影,由不太清楚至一片迷朦影像。除此,藝術家多關心背後的概念,「書本」只退居為一種可能的表達形式。例如《After/image》裡方琛宇把光影的相片印成書,再放在窗台上,讓你判別不到那是陽光的投映還是打印的虛擬影像。但製作手藝不一定沒有,《After/image》中潘蔚然的自製書籍沒有封面與封底序次分野,線縫的禎裝全人手製作,聽說一本要縫六小時,精美無比。至於設計師做出來的呢?留在書本概念的既定範圍又鬆動我們的想法,思維與做法上是設計而非創作。再簡而言之,設計有自家做法與法則,設計師很多時會不期然「露兩手」;但藝術家可以摒棄於藝術所學的一切,無邊際地游走與轉換方法。

廣告

《書語有時》的作品比去年好,策劃上也有進步。展覽分「概念」、「裝禎」、「獨立出版」及「公開徵集」四類。大部分的作品其實離不開「書本」固有形式,即是「造書」意識有點強;只有個別作品走得遠一點,如黃天盈《字幕》(毛巾字)及張煒詩《內容II》(陶瓷 + 一張薄紙)。展覽不乏有趣作品,如陳曦成有政治意味的作品《藏於夾縫裡的……》、智海把封面拍成影片的《書電視》、周小某拿走漫畫裡所有圖象與文字的《漫畫少女》、Jayne Dyer 剪貼書頁的《她的2009-2015》、余淑培複製殘書的《我在越南結識一個男人》。「公開徵集」一類裡,又有些得意之作,如林沛鈺《給你一本安靜的書》(深藍無字天書)、撈撈《沈溺於……》(煙盒)、趙舜文《好「書」推介》(六合彩作書,十分似藝術家麥影彤《馬票》)及蔚蔚《搜尋器╱新聞閱讀器》(電路板書)等。

廣告

展期至 6 月 14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