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建華 The Eternal Return

2015/4/21 — 14:42

(攝:Kenji Morita)

(攝:Kenji Morita)

跟曾建華談藝術,恍如跟哲學家談人生。他唸基音督教中學、讀尼采、相信荀子人性本惡的思想。作品都是關於人生,探討人類的本性。歷史、宗教、人性、真相都是他作品中經常出現的概念。將代表香港參加今年 5 月至 11 用舉行的第 56 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曾建華在雙年展中的作品,也將以這組核心概念為創作主題。「都是關於影響我的思想與人物,嘗試將過往的作品及概念,在這次的雙年展中有條理地加強、整理並重新展示」

The Second Seal - Every Being That Opposes Progress Should Be Food For You
Xth Biennale de Lyon, La Sucriere, Lyon, 2009
Digital video & sound installation, 6 min 36 sec.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he Second Seal - Every Being That Opposes Progress Should Be Food For You
Xth Biennale de Lyon, La Sucriere, Lyon, 2009
Digital video & sound installation, 6 min 36 sec.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廣告

世事都在重複,回看歷史會驚訝過去的事情,跟現在發生的何其相似,大抵都是社會在發展、人生活變得富足、天然資源被消耗、繼而窺伺別人的資源、然後制度崩壞演變成戰爭、到最後回到最初的狀態。月有圓缺,都是週而復始。今年大會主題為「全世界的未來」(All the World’s Futures),藉此反思自工業社會到後工業社會以來,科技的高速變化、環境災變與人類苦難等時代的焦慮狀態。「對我來說,好多事情都是重複的。世事就是不斷不重演,重複也是我作品內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

曾建華在不同的訪問中也提及 eternal return 這個概念,就是尼采的 eternal recurrence,永劫回歸的意思。就是相信宇宙會不斷,而且將會以完全相同的形式循環不斷,而且這種循環的次數不可理解,也無法預測。大抵人類的歷史,無論是個人或是集體的,都是由一串因果關係組成,循環不息。「以前不相信報應不爽,但做《七封印》時體會多些,感覺上是有些事情牽連到因果關係 (karma),不知是否一定會有報應,但現在我間中也會檢視自己的行為。某些情況下,我的態度不好,後果不會即時顯露,但慢慢會見到對別人及對自己的影響。」

廣告

The Sixth Seal - HE Is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Overcome. You Are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Overcome.
Guangdong TImes Museum, Guangzhou, 2014
Digital video & sound installation, 6 min 36 sec.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artist

The Sixth Seal - HE Is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Overcome. You Are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Overcome.
Guangdong TImes Museum, Guangzhou, 2014
Digital video & sound installation, 6 min 36 sec.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artist

《七封印》是多媒體文字影像裝置系列,是曾建華根據《聖經》啟示錄中的七封印預言創作。七封印與末世會發生的不同事件有關,每個封印打開都會帶來不同的事件。當中文字來自聖經、尼采、存在主義、人生、死亡等概念,並以不同的形狀、規律展現,不停重複投射。

曾建華曾經對尼采哲學著迷,亦相信人性本惡。「當一個人行善的時候,其實是否真正發自人性根本,才去做好事呢? 有時並非真正需要做那事,而是透過做某些事情,可能會得到稱讚,或者有望從中得到認同,又或者是祈求心安理得,都並非出自人心的基本。所以我認同人性是惡。」人類的善惡對環境災變做成直接的影響。「荀子不是認為所有人也偏向惡,正因為人本身有惡的根,或者本質較傾向於惡,所以他認為有需要用德規範去導人向善,這個我認同。 透過道德,所謂的社會教化,令人慢慢為善,做對社會大眾有益的事情。」

一方面批判現世的標準價值,但同時又認為人類在某方而是需要規管的,這種矛盾投射到曾建華表現作品的手法上。他簽名式文字圖案創作,或者是文字流動影像,那些圖案像是錯落有致,文字之間的流動空間也像是經過細心考慮及編排,看來是悅目的,但內容卻含有強烈的反思及批判意味。 文字影像裝置是近年曾建華慣用的手法,在即將舉威尼斯雙年展上,也會相類似的裝置。「 文字有趣的地方,是它本身是一個概念視覺化的表現,這個背後有概念,另一方面,它亦是一個很好玩的視覺原素,可以產生不同的變化。」 文字傳遞訊息,但過程中總有落差,就是不同人對相同的文字內容,會出現不同的理解。「 文字很有玩味,可能讓不同人有不同的詮釋,會有多重的想像。這個可能對了解真相有反效果,但對於藝術家來說,同文字去創作很有趣。」

Ecce Homo Trilogy I  (2011-12)
Pearl Lam Galleries, Hong Kong, 2012
Multi-channel video, text & painting installations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artist

Ecce Homo Trilogy I (2011-12)
Pearl Lam Galleries, Hong Kong, 2012
Multi-channel video, text & painting installations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artist

尼采曾說: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在《Ecce Homo Trilogy I》是曾建華 2011 的作品,他搜集了羅馬尼亞前獨裁者壽西斯古,在 80 年代被審判及處決的片段,配以文字影像裝置,就是要探討在大眾媒界下對獨裁者的詮釋。Ecce Homo 有 「看看,這個人。」之意, 是尼采其中一本書的名字, 也是聖經故事。耶穌在釘十字架前, 被彼拉多鞭打然後示眾,當時彼拉多就是向民眾說:Ecce Homo,意思大概是:大家看看這個罪人。但這個罪人被釘後復活,卻成聖人,不同時空,有不同的詮釋。於是便出現很多針對人類行為的規範,令善惡有其標準。

政治也是經常出現在曾建華的作品中,而今屆的雙年展主題,正好是關於世界各地在過去 200 年的變化,若談過去變化展望將來,社會、政治是當中無可避免的一環。「 我覺得藝術跟社會、世界是連在一起。但我的創作很少會對周邊發生的事情作出即時回應,是一種時間上的延遲吧。可能過了五年、十年的,待事件經過時間沉殿後,我會看得更清晰感受更深。 作為藝術家或者是藝術創作,不應該跟外邊的事情完全隔絕,作為一個藝術家之前,其實更大的身份是作為一個人,作為一個人係應該去留意、關心這個社會及世界。」

The Second Seal - Every Being That Opposes Progress Should Be Food For You
Xth Biennale de Lyon, La Sucriere, Lyon, 2009
Digital video & sound installation, 6 min 36 sec.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he Second Seal - Every Being That Opposes Progress Should Be Food For You
Xth Biennale de Lyon, La Sucriere, Lyon, 2009
Digital video & sound installation, 6 min 36 sec.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曾建華的作品總有一種淡然的強烈,內裡包含很多很多的訊息,彷彿有無盡的話要發表,但曾建華本是相當低調,是藝術圈內人所共知。問他知道自己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的感覺如何,他淡淡然說知道那刻是有點高興,然後立刻想到很多實際問題,如籌備時間、場地等。「 對我來說,創作是暫時唯一的東西讓我覺得有丁點意義及實在,讓存在暫不至於全然虛無。它可以說是我將對人生不同的議題所想到的、所領會到的,具體化地整理及呈現出來,或者是回應人生的一道方法、動作。當然在藝術層面上,更想可以不斷地演進,到達一個從未有人到過的地方。所以雙年展在這層面上,是給了我大量資源及支援去探究試驗,但這並非我終極的目標,也或許沒什麼終極可言。」

(原文刊於 Bazaar Art Hong Kong 三月號)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