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作孽》槍聲之謎

2016/7/28 — 9:57

世上家庭千變萬化,各不相同,但都有一本或幾本難唸的經。最麻煩亦最普遍的經,大概是計錢理財的帳簿。窮家固然發錢寒,富家亦經常錢作怪,還引起情變與色迷,導致一家人爭寵爭產,分家分手,甚至釀成血案。

「香港話劇團」正在中環大會堂劇院重演的《最後作孽》,就是錢作怪,使到令人羡慕的豪宅變得家嘈屋閉,爭鬥不休,充滿黑色的抵死趣怪。

這家人本來可算美滿,是香港人由窮變富的奇跡模範。丈夫(高翰文演)營商發達,太太(余安安)美麗能幹,中學兒子(凌文龍)聰明伶俐。然而越有錢越變態,富商包二奶,濶太爭家產,變為「怪獸家長」。少爺招積狂妄,吸毒濫交,對父母也講數開片,做了「法西斯少年」。

廣告

劇情開始於大學女生(張紫琪)到來為少爺補習,被他挑情戲弄,又用金錢引誘。這對新世代雌雄「師生」鬥法的情景有趣,對白過癮,她能否保持好好做教師的原則呢?

接着輪到富商濶太回家,展開離婚談判,彼此唇槍舌劍,發火爆粗。妙在爭產又談情,緬懷貧窮搏殺時期相親相助,然後男的飽暖思淫慾,女的富貴變太后,越發達越不可收拾。高翰文和余安安合演港式「狂揪夫妻」精采。

廣告

簡單的一景四人,發展得明爭暗鬥,諷刺尖辣。後段夫妻鬥到五顏六色之際,兒子跑來參戰更掀起高潮。但結尾過度炮製奇峰逆轉,不大妥當。補習Miss在少爺房中「出事」,很突兀,而且只用對白簡述,殊不清楚。

最不明不白是槍聲之謎。台上空空,槍聲後,少爺施施然拿手槍出來,是否其他三人都被槍殺?可是只得一響槍聲,不是三響,究竟房內發生什麼事呢?全無交代就此完場,實在莫名其妙。

《最後作孽》由鄭國偉編劇,馮蔚衡導演,去年首演,鄧小宇已在劇評指出一響槍聲太曖昧。現在重演是「二次創作」,為何照舊不改呢?難道台前幕後都不覺得有問題嗎?或是將有續集,才交代真相與下文?

鄭國偉是受重視的多產編劇,我沒有看過《最後作孽》首演版和他較早前的《最後晚餐》。但看過他早期得獎的《車你好冇》,以及去年他自編自演的《斷到正》,前者是黑色怪雞的車房怪屍案,後者是搞笑的餐室錯摸喜劇。還有灣仔劇團一演再演的《彌敦道兩岸》,由他改編周淑屏小說,也叫好得獎。

說到香港原創的現代家庭舞台劇,各式各樣越來越多了。印象中,莊梅岩編《聖荷西謀殺案》是特別奇情的黑色代表作。近年龍文康編《過戶陰陽眼》、《大龍鳳》和《維港乾了》也是家庭劇,各有特色,多姿多采。

據說鄭國偉的《最後晚餐》是相當正經的基層家庭戲。現在諷刺富家的《最後作孽》其實生動有趣,弊在結尾。演員方面,余安安扮相與演技都可觀,難怪首演已得香港劇后獎(喜/鬧劇組)。資深好戲的高翰文亦有充分發揮,活現暴發富商的嘴臉。凌文龍、張紫琪也不錯,只是角色本身比較浮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