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作孽》的美中不足

2015/4/1 — 16:40

(圖: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圖: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看完香港話劇團今季壓軸的《最後作孽》的第二天,剛收到香港舞台劇獎最後提名名單,最高興莫過於不少重要獎項皆多了小型劇作入圍。我忽然想到,明年度的舞台劇獎在第一階段提名時我的提名名單多個項目可能都會少了一個選擇;如無意外,最佳整體演出、最佳男女主配角、最佳導演、最佳佈景……的項目都已被《最後作孽》佔了提名席位。

確是一部令人盡興,暢快無比的喜劇,編劇鄭國偉前作《最後晚餐》聚焦在一對低下層母子,今次轉到一個富裕家庭,依然得心應手,充滿神采和能量。對白不單止妙語連珠,他寫不同出身、年齡、階層的角色,他們的談吐,無論是造句或內容皆恰如其份,《最後晚餐》已顯鋒芒,今回余安安演的闊太和高翰文的商家佬是一對貌合神離,正在拉鋸贍養費的夫妻、凌文龍是他們十六歲的獨子,另外張紫琪演他的補習老師,老天!他們的對白都是那麼流暢、生動、口語化,就一如平時聽身邊這類朋友談話那般自然,對照現實無法不會心微笑,也真沒法挑骨頭。

但散場後再回想,其實劇情是相當單薄,幾乎沒甚麼發展,但依然看得眉飛色舞,成功之處除了鄭國偉是一流的對白寫手,四個演員全程投入、盡情演出也是亮點,看到對白如此妙絕的劇本,相信眾演員都愛不釋手,把今次演出當是一次放縱自己的享受,另外值得一提是那幢略誇張、半寫實的客廳佈景,很具氣勢,眼前一亮之餘又恰到好處,其實要掌握這般「不多不少剛剛好」的難度很高,以後一定要記住負責佈景的阮漢威這個名字。

廣告

話雖如此,劇本沙石不是沒有,結局時兒子忽然與準備離婚的父母講數,要將財產一分為三,並拿出手槍威脅,甚至最後可能真的開了槍……就有點不大合情理;這個十六歲的中學生即使來自一個絕不完美的家庭,父親財大氣粗,忙於生意又包養情婦,而母親沈溺於購物、扮靚、跳社交舞,這對夫婦以為縱容兒子花錢就等於他已得到照顧,像這樣的家庭,不止香港,世界各地有大把,孩子在這種環境成長會是甚麼模樣,其實開場時他和補習老師那段戲已刻畫得很纹理,絕對具真實感和可信性,但到劇終時變得如此誇張,已是脫離現實,但又未去到超現實(像《三個高女人》第二幕就大逆轉變成超現實),有點兩頭不到岸,也令觀眾難以定位。

最後在後台響了那一聲槍聲,是兒子真的殺人?殺了誰?又故意不作交待,如果這個中學生殺父、殺母或殺補習老師,會關鍵性影響到劇情往三個不同的去向,或反映出孩子很不同的性格,特意玩故弄玄虛去令觀眾反思,賣這個關子還勉強成立,但現時劇本提供的素材似乎殺了誰都無分別,在作超現實式含糊和傳统式交待清楚之間選其一,我寧願後者,畢竟它挺多也只是部黑色喜劇,仍未承受到「曖昧」形式,而且這個孩子無論如何「心態扭曲、無藥可救」 (場刋如是寫),怎看也不至於殺人,另一個可能是發的是空槍,是兒子靠嚇的一場惡作劇,但真殺也好假殺也好,怎麼這三人或其餘兩個生還者沒有尖叫,沒有逃命?即使在「脫離現實」的空間也應該有其常理和邏輯吧。

廣告

不過假如個「囊」好,這些都是可以修補可以「執」的小問題,不是冇得搞(像《金蘭姊妹》的劇本就真是冇得搞了),希望《最後作孽》若有機會重演,會有更合理的結局安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