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了鋼琴,浪漫主義精神在音樂上找到最佳出路

2016/10/3 — 12:39

浪漫主義的大作曲家們,孟德爾頌出生於一八○九年,接著是一八一○年出生的蕭邦與舒曼,還有一八一一年出生的李斯特。這幾個人,不祇年齡一樣,還有另一項共通點──他們都是鋼琴家。不是偶然,不是巧合。而是因為他們躬逢其會,正好見證了鋼琴這項樂器昂然興起,上升為「樂器之王」的光榮歷程。

中文裡叫「鋼琴」的這項樂器,在西方原名應該叫「小大音琴」吧!Pianoforte,指的就是小聲和大聲,精確彰顯了這項樂器在聲音上最主要特色。據估計,光是要將琴絃有效地拉緊張開,能夠發出對的聲音,每根琴柱至少要承受四百磅的力道。這還沒有算上演奏者指頭引導擊棰加上的效果!

李斯特一度以「鋼琴摧毀家」聞名。他的演奏會,每一場至少要準備兩架以上的琴。理由無它,因為李斯特氣派豪邁的演奏,常常會在現場把琴彈壞。像李斯特這樣的演奏者,逼著「鋼琴」變成今天的「鋼」琴,真正用鋼鑄打造琴柱琴身,沉重不堪。鋼琴出現,改變了音樂,改變了音樂史。鋼琴不祇能同時發出不同音高的聲音,它不祇可以安排出音域廣泛可以極高可以極低的聲音,它還可以調整音量,細微音量。卻在敲擊下產生驚人的穿透性,或者是巨大音量打得人心臟快要招架不住。

廣告

我們不敢斷言:如果沒有鋼琴,就不會有十九世紀波瀾壯闊的浪漫主義運動;但我們可以說:因為有了鋼琴,讓浪漫主義精神在音樂上找到了最佳的出路。浪漫主義的底層,是一分踴躍難耐的個人主義衝動。浪漫主義者用各種形式向世界吶喊:「管你們怎麼想管你們怎麼評價,至於我自己,我願意為一分鐘的狂喜、一眼的至美,喪失生命或出賣靈魂都在所不惜的。」鋼琴和浪漫主義相合,鋼琴讓音樂家從樂團的集體性裡解放出來,靠自己的十指去表達自己,鋼琴允許演奏者最大幅度的表達空間,不管是最雄壯的、最低抑的、最悲鬱的、最歡愉的,鋼琴都能夠提供服務。面對鋼琴,也就是面對自己,自己的最大限可能性。

一八一○年前後出生這一代音樂家,他們藉由鋼琴來表達自己,將自我感受裝填入鋼琴音樂裡的衝動;藉由鋼琴的可能性,轉而裝填自我、開發自我的衝動,本來不容易在音樂中表達,因而也就被視了不該放在音樂中表達的情緒。這真是人類歷史上寶貴的一頁。靠著鋼琴,靠著附麗在鋼琴上的這些天才們,十九世紀浪漫主義,一方面解放了個人自由,另一方面卻還能創造,而不是破壞複雜的文明成果。

廣告

請大家來透過鋼琴音樂『聽見浪漫』,既是講座也是音樂會的雙重享受。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