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些主觀有些客觀──曾翠薇個展

2015/8/13 — 11:29

「在創作時,我會用第三者的身份,就像一個旁觀者。即使生活中的感受也如是,我都是一個旁觀者,不是很投入生活,有時甚至會想我是否在生活呢?然而當我抽空了一些自己的感受,看事物會簡化、清晰一點。我不會對物象有很強烈的要求,我會很抽離。」曾翠薇說她在創作過程中不太著重「我」,對於藝術能發掘自我、表現自我這些命題,都不感興趣,將畫看成客觀的物件。跟她談在嘉圖畫廊最新的個展《有些山有些景》,也彷彿在說其他人的作品。但藝術家真的能夠在創作時完全把自己抽離嗎?這個可能只有曾翠薇本人才能解答。

 

以竹和玻璃碎片入畫

廣告

《有些山有些景》是關於線條、色塊、空間概念及抽離的主觀境界,跟她之前的作品比較,的確是少了寫實的物象,多了抽象的意境。「今次較為著重視覺元素,但其實也只不過將形象細分,然後再集中在竹棚和玻璃碎這兩種東西,畫內的山也不是寫實,我想表現出物料在畫布上營造的質感。」竹在畫中成了線條,玻璃碎片就是天空,天空下有山巒的形態。以竹形成線條,並不是首次在曾翠薇的作品中出現。於是問她為何選擇以崩塌破碎的竹及玻璃入畫,是一種情感的符號嗎?「為何是玻璃及竹,這些都是平日在城市生活裡可見的,如我的工作室在工業區,那裡有很多這種零碎的物料,可能是一些殘餘工業用料,都是被人遺棄,隨處可見。又如荷里活電影裡的爆破場面,當中唯美的玻璃碎片四散的慢鏡頭,我覺得非常精彩,於是把它們概括化,然後表現在畫中。」世上並沒有百分百的客觀抽離,受城市景物及電影所牽動,竹及玻璃碎多少也帶點藝術家的情感投射吧。

大白山的煩惱 126 x 126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4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大白山的煩惱 126 x 126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4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廣告

焰 122 x 122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焰 122 x 122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天變了 122 x 122厘米 塑膠彩布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天變了 122 x 122厘米 塑膠彩布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畫面就是終極的概念

在曾翠薇的畫中,山是細小的,跟大片四散的竹不合比例。可能是當過美術老師的關係,在談大小對比時,曾翠薇流露了一種老師上課時的神態。「都是想加強空間感,有對照就會突顯出來。我不是談西方媒介那種三維空間,理性地去分前、中、後景,不是這樣。我覺得它是一個渾沌的空間,有點現實的牽連,但又不是具象的,對照令人容易理解空間的遠近。」那這個空間跟概括了的物象關係又如何呢?「我最終想表達的是『畫面是個終極的概念』,沒有實際的指涉,為何要把竹及玻璃放在這個無限空間上。因為這些是微細的事物,它們的重疊或分散,都會出現一些裝飾性的效果。因為它們細小,於是容易表達畫面上龐大的空間。我不想它們太清晰,它們只是輔助我去交待無限空間的感覺。」

神經痛 65x126厘米 塑膠彩布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神經痛 65x126厘米 塑膠彩布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曾翠薇在整個訪問中多次強調空間,在2013年她曾跟一名法國藝術家合作駐場交流計劃,那是一次類似即興的繪畫表演,以為那次之後,對空間感的營造有巨大興趣的她,會不安於只在幅布上的創作,尋求更大、更具體的空間,但她仍對畫布不離不棄。「我始終是關注繪畫本身,我喜歡視畫為一種物件,它是實在、恆久常存。我仍然覺得精緻的事物,若能夠妥善保存,可以留在世上長久一點,這些仍然是我想做。 至於其他即興行為,的確可以讓我即時抒發,但是之後會消失,對於我不是實在。」

雙風眼 70 x 126厘米 塑膠彩布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雙風眼 70 x 126厘米 塑膠彩布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藝術是一場修行

1996年在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2004年獲藝術系碩士,十多年來曾翠薇專注繪畫。「其實人一生很短暫,只做一件事也是平常不過,可能窮一生也做不完一件事。繪畫是一個切入點,對我不是必然,是一種修行的切入點。我希望用一生去修一件事,只有持續地去做,才可以理解一些事情。而這一件事究竟是甚麼,我現在不知道。我想在繪畫過程裡,能夠理解到一些甚麼。如一種修行的狀態,而當中可以理解到的都是無以名狀。」

虛墟(一) 80 x 70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虛墟(一) 80 x 70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曾翠薇強調人生無常,於是在創作中不斷轉換陳述的內容及形式,呼應這個沒有永恆不變的世間。但她又從一而終地繪畫,努力地抽離以避免有太多的主觀感情的投放。「我選擇表現竹、玻璃碎片這些事物,因為它們都是細碎的,繪畫細碎事物的工序很繁複,過程中能令很多事情沉澱,一些即時的個人情緒,無論是負面或正面,經過長時間的沉澱,便不會那麼生澀。我希望如是,是關於一些恆久的事情。」但是恆久不變還是無常呢?繪畫是實在的,是能夠存在於世上的物件。那重點是畫本身,還是繪畫是一種修為的過程呢?是抽離還是表現自我?或許就如活地亞倫的電影《Love and Death》內的對白「主觀就是客觀」(subjectivity is objective)。 

虛墟(二) 80 x 70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虛墟(二) 80 x 70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但是恆久不變還是無常呢?繪畫是實在的,是能夠存在於世上的物件。那重點是畫本身,還是繪畫是一種修為的過程呢?是抽離還是表現自我?或許就如活地亞倫的電影《Love and Death》內的對白「主觀就是客觀」(subjectivity is objective)。 

虛墟(三) 80 x 70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虛墟(三) 80 x 70厘米 塑膠彩布本 2015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原文刊於自七月號(vol 50)《△志》,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