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容乃大《過河卒》包容歷史的海量

2017/8/24 — 14:30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引致歐洲難民潮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情況令國際關注。70、80年代越南難民問題困擾香港二十多年。然而,「難民」在現今世代的香港人眼中仍然是一個很陌生的概念。

《尋問者》沒有借用敘利亞或越南難民的情況作為渲染情感的便宜工具,集中由零開始重新塑造五十年代內地國民逃往香港的偷渡潮故事。沒有太多引用過往描述偷渡潮的電影或文學作品作為借鏡,《過河卒》透過獨立第一手得來的訪談資料審視這段歷史,為公眾對偷渡潮的整體印象建立了一個新鮮面貌; 一方面從現今劇場藝術口味為故事注入獨特質感,同時亦展示了創作團隊在藝術追求上的謙卑與真誠。

雖然是次演出打著「紀錄劇場」的旗號,但以真實訪談作對白內容也只不過是一種劇場表達工具。與其他劇場被標籤的形式,例如「形體」、「多媒體」、「經典文學」等一樣,都只是其中一種呈現「真、善、美」的方法,不必孤立起來作一門派,否則聽起來有點像一個幌子。正如近年不少團體高舉「形體劇場」之名,但只有形體的架式,沒有善用形體達至「真、善、美」的效果,只是虛張聲勢;什麼「新文本」、「多媒體」同樣大多都做壞了名字,令觀眾卻步。

廣告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廣告

《過河卒》有效運用了被人稱之為Verbatim的一些創作技巧,但其實已經跳出了Verbatim的框架,混合了一些導演自己的個人風格,以意創造;反正已別樹一格,成為了「記錄劇場特別變種」,也許以後演出繼續發展時大可拋開標籤包袱。

憑著「尋問」的耐性,訪談文字的排序與演繹忠於受訪者在敘述回憶時出於個人觀點的清白。創作團隊敏感地維護了訪談內容的「日常對話」特質,沒有刻意把內容戲劇化,或者加上任何針對性的觀點。即使演出大部分時間只是客觀地重構事件的時間軸,冒著欠缺劇情的風險,創作團隊也勇於讓演出不必急於將是非對錯或寓言式比喻強加於觀眾,作為增強意義的敘述安全網。創作團隊的注意力反而集中在花更多的工夫從內容細節入手,梳理每一位受訪者之間的互動與關係,甚至乎同一位受訪者在不同段落說話中的矛盾與掙扎,再從中尋找最基本的趣味。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以不同類型的主題分段,比較簡單直接的包括以食物為主題:抽取每個受訪者在逃難到香港時對食物的第一個印象,拼湊在一起;每個偷渡到達香港的難民都清楚記得自己在香港吃第一口食物的味道。比較形而上的主題包括新偷渡來港的人如何刻苦耐勞工作。比本地人更長的工時、更危險的工作、更少的工資,雖然對話內容都離不開如電視劇《我來自潮州》一般的努力奮鬥發蹟史,沒有什麼戲劇高潮,但導演陳敏斌及文本統籌郭嘉熹細心地根據受訪者的性格、語氣,透過排序、設問等方式重新塑造受訪者在討論每個段落時散發的心理節奏,讓觀眾能從細微的幽默、不甘、憤怒、與無奈中進入超越「情節」的內心世界。

兩個多小時的演出中也不是完全沒有反思的指向。在末段談論「綠印人士」的主題時,可見導演有意識把現今我們稱呼作「新移民」,與當時從內地來港,在身份證上被蓋上「綠印」的人士作比較。「阿燦」等稱呼在當年新來港「綠印人士」聽起來當然不比現在悅耳,但從受訪者回憶時的語氣聽起來,相比起現今中港矛盾的爆炸性,「綠印人士」相對比較採取一種一笑置之的態度。這種比較當然有指向性,但創作團隊在大量訪談內容中準確地採用客觀的素材,令觀眾從對歷史產生想像而提問,沒有直接指控現代新移民與港人之間的衝突。借用受訪者口中的文字,從一些細節,如句子結構、用字等等,觀眾能夠明白受訪者沒有必要為創作團隊刻意抹黑現代新移民,也因此提供了一份說服力。正如不偏不倚的新聞報道,只是透過適當的排序檢視客觀事實。《尋問者》創作團隊保持真誠地演繹生命,這種創作操守值得欣賞。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過河卒》劇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五位演員分別演繹多個角色。服裝上,統一以黑色鬆身衣物造型貫穿演出感覺有點單調。以鐵門框加上移動滾輪作不同場景設計沒有太大新意。相比起內容豐富的文字,有點像因資源不足而無法於設計上配合主題的浩大。道具的運用反而提供了不少印象深刻的畫面:電飯煲開蓋時的一股蒸氣、偷渡來港路線的地圖、偷渡時必須用到的工具等,增強了偷渡主題的「游擊」粗糙感。 電影片段的投影畫面提供了素材色彩上的變奏,帶來美妙的情感宣洩空間,恰到好處;可惜早前的海浪動畫製作質素則相對兒戲。張君洳的演繹特別把受訪者神髓輕微放大,嘗試在每個角色中增加喜劇感,沒有死命執著於「複製」受訪者,說話速度快慢適宜,釋放了文字中的生氣。整個演出頭段節奏較慢,後段在演出形式上找到了比較適合的節拍,但整個演出仍然略嫌稍長。然而,文字的剪裁工夫還是發揮了作用,是一個冷靜但不乏主動的高效率劇場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