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朝顏》── 牽牛花的無意識荒誕

2016/11/10 — 10:27

《朝顏》宣傳照 (圖片來源:國際黑盒劇場節網站)

《朝顏》宣傳照 (圖片來源:國際黑盒劇場節網站)

「今日出門前,我還以為所有景物都是一樣」

人們的日常,源自於人們生活的慣性。早上起來,刷過牙帶上公事包便出門,走過兩個街口坐上慣常的巴士,工作然後放工,然後準備迎接另一天的日常。當活著只是無意識的重覆著日常,當活著是如斯不真實,當活著和死去變得模稜兩可,我們還能用甚麼來證明自己真實的「活著」呢?

「活著」是一個曖昧不明的狀態。要說本年度黑盒劇場節的《朝顏》,便要由這種無意識的日常說起。

廣告

《朝顏》由B遊撃隊劇團演出。故事關於丈夫岡本(佃典彥飾)外出公幹後半年後歸來,赫然發現家中空無一入,只怖滿胡亂生長的牽牛花。此時岡本與負責把空屋出售的地產經紀(山口未知飾)碰個正著。二人爭執下,岡本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證明自己的真實身份。在經紀咄咄相逼下,岡本開始對原來的日常產生動搖。後來岡本遇上了女兒美玖(吉村公佑飾),岡本不斷追問妻子的下落,卻一無所獲,最終更被美玖的滿身傷痕搞得更加一頭霧水。直至另一個岡本的出現,事情方算是實相大白。偏偏編劇佃典彥又刻意留下一個餘悸猶存的結局,一切的謎團最終在男主角的悲泣中消散。

《朝顏》宣傳照
(圖片來源:國際黑盒劇場節網站)

《朝顏》宣傳照
(圖片來源:國際黑盒劇場節網站)

廣告

劇本最開頭的鋪排,一度令筆者以為這只是一部典型的荒誕劇。但別出心栽的妻子旁白以及層層遞進的懸疑結構,確為全劇加添不少分數。編劇安排妻子旁白貫穿全劇,而聲音演出以失卻高低起伏的音調,淡淡然道出自己關於恐懼和生命的故事,為全劇奠下婉如詩篇的優雅節奏。而男主角岡本用力的形體演譯,跟地產經紀的幽默對峙,令本來陰暗的氛圍饒富趣味。

男主角身份的謎題到後來女兒的登場更見撲朔迷離。導演神谷尚吾安排吉村反串小學生美玖,滿臉胡子穿著小學生的粉紅色短裙,其反差帶出強烈喜感。(筆按:其實滿有想走上前摑一把的衝動XD)直至女兒提出「真爸爸和假爸爸」的線索,男主角捏著美玖的頸項,把輕鬆幽默的氣氛急轉成殺人的張力,那急剎的節奏令原來男主角單薄的好好先生形象一下子撕破。後來美玖展露傷勢,及至跑走消失,令整件事更像一場詭異的惡夢。女演員再以妻子友人加滕的身份加入,接續妻子旁白尾尾道來,妻子殺害丈夫的案情總算浮上水面。最後兩個岡本的相會,彷彿主角在直視自身內在的瘋狂,所有謎團終被層層剖開。

從劇本的鋪排以至演員演譯的節奏均見導演的巧妙心思,氣氛轉調的一剎實是扣人心弦。背景播放的片段,純色的角色形狀為半虛半實的文本帶來一層距離感。(畢竟因為黑盒的緣故,觀眾與演員的距離相當近,這份距離感變得很必要)劇中亦安排了不少元素隱喻男主角對自身存在的不確定性。男主角可以仔細描述回家的道路、單位的細節、鄰居的互動,卻偏偏無法證實自己的真實身份,由此帶出記憶的不確定性。但記憶卻又是唯一令男主角岡本確信自己活著的憑證,由此建構出男主角「活著」的曖昧。劇終時,真正的岡本慢條斯理地享用著便當,如同吞食著男主角唯一的身份憑證,而男主角只能侍立一旁,彷如失去靈魂的機械人般回憶著真相。當男主角抽出行李箱中的女兒頭骨,泣不成聲之際,真正的岡本再說出美玖和自己仍好好的活著。現實和虛構之間,顯然編劇本意非完整交代岡本被妻子殺害的真相,而是藉此勾勒出活著的曖昧性。人們總是依靠過去的記憶去塑造身份及自我,但記憶本質上卻是充斥著不確定性,因此人們總是以不可靠的事物(諸如劇中的名片)去堆砌活著或存在的憑證。如同男主角的記憶被逐步擊潰,直到最後只剩下路邊買下的便當作為活著的憑證,其實相當可笑。

《朝顏》宣傳照
(圖片來源:國際黑盒劇場節網站)

《朝顏》宣傳照
(圖片來源:國際黑盒劇場節網站)

筆者唯一難以理解的是劇中關於「語言」的部份。美玖展露傷痕之際,指控男主角岡本以語言作為武器傷害美玖。而旁白仍提出因著男主角常用語言傷害其女兒才痛下殺手。但相比起前夫岡本的恐怖,男主角岡本的瘋狂卻似乎未能清楚呈現。儘管劇中男主角捏著美玖的頸項牽露其本性,但相比旁白中描述的恐懼,和鋪排著「嘻嘻嘻」的恐怖笑聲,男主角的瘋狂仍顯著墨不足。

而牽牛花正正就是男主角無意識和不自覺的隱喻。一屋牽牛花,而男主角卻對牽牛花茫無頭緒。被封鎖的床頭櫃、冬日綻放的牽牛花以及從未打開過的行李箱,一切都是在呈現著男主角岡本對日常景物的先入為主,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發生。「今日出門前,我還以為所有景物都是一樣」「每個人都是這樣想」加滕小姐的這句回應,正是敲破岡本仍身處在日常的幻想。也正是因為「每個人都是這樣想」,活著才會變得如斯曖昧不明。

至於劇目名稱《朝顏》是日語牽牛花(あさがお)的意思。聽說,每朵牽牛花壽命僅有一日,清晨花開,傍晚花謝。因此,日本人為牽牛花名命為「朝顏」,意思是說在早上綻放的美麗,隨著夕陽西下,一切也就結束,沒有將來。此劇目亦呼應著編劇對生活的無奈。我們彷似日復日重覆著的日常,其實都是不能完全複制的一天。是早上綻放、晚上結束,獨一無二的一日。只是人們都想著「所有景物都是一樣」,才會令獨一無二的日子成為日常。全劇以半虛半實的方式終結,實是貫徹這種活著的曖昧性,都為全劇蒙上一層消極的黑暗作為句號。

--

觀看場次

3/11/2016 8:00PM 《朝顏》
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