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期間限定】添馬公園速寫畫班 藝術學生多數畫警察 原因係⋯

2019/6/14 — 18:08

「添馬公園日出攝影及繪畫比賽」結果如何,仍未知曉;但今日下午一群藝術學生將寫生畫班自發搬到添馬公園,又畫出甚麼風景?

添馬公園速寫畫班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添馬公園速寫畫班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廣告

十數個藝術學生今午 3 點在金鐘出發,帶同畫簿、素描鉛筆等,步行至政府總部外的添馬公園。藝術家劉學成、鄧國騫、林東鵬等亦有到場指導。

藝聚政總,十多人一起到添馬公園寫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藝聚政總,十多人一起到添馬公園寫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廣告

劉學成向《立場新聞》表示,寫生不設題材限制,但就現場所見大部分人選擇繪畫警察。問及原因時,對方回應:「因為想畫動物。他們在鐵欄入面行下企下,根本就同動物園入面的動物一樣」。又有學生補充指,畫警員大頭肖像可以大條道理「不停望住」,整個過程可能令對方感到尷尬,「然後對方目光開始迴避,進而他們打擊士氣」。

大部分人選擇畫警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大部分人選擇畫警察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學生在白紙上畫上 150 粒黑點,象徵警方在 6 月 12 日發放約 150 枚催淚彈驅散示威市民的做法。又有學生將警員肖像繪於透明膠貼,並寫上「不自由閪」。他又見到現場有一燈柱,燈柱上貼有黑色膠紙,便忽發奇想將作品貼過去,令畫中人面部顯得黑沉。學生解釋,警方以「自由閪」指罵示威市民,他便嘗試用相對的「不自由閪」回敬。

有人畫催淚彈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有人畫催淚彈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又點可以無今期流行的「自由閪」呢?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又點可以無今期流行的「自由閪」呢?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