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木說 誰替木說話

2016/9/14 — 18:00

早兩天到了在中環的Karin Weber Gallery,「木說」聯展(Wood Whispers)(展期至10月8日)剛開始, 兩位本地年輕藝術家,吳嘉敏(Carmen Ng)及黎仲民(Andio Lai),二人都是1988年出生,但展示作品就大不同,女的是繪畫,男的是聲音。

十多幅水彩畫放在木箱中,你要看,先要拉開木箱的小門,那就看到吳嘉敏 的畫,有些像打開讓人發展的感覺,其實同時你可以聽到黎仲民為各幅作品創作的聲音作品,但需要拿著裝在一個小木盒的裝置及帶上耳機,行到作品前讓小木盒感應一下作品下方的音符標誌,有點像去博物館或美術館的作品導賞功能一樣。

廣告

今次展覽以木說為名,木會說甚麼話,筆者記者看紀錄片時看到竹生長時會發出很大的聲音,花開及葉落時,也會發出聲音,片中也說植物有一種統有的感應系統,方便它們的枝葉探索及成長,但不知它們是不是有好像動物的發聲系統,甚至有所謂的語言,或者有一天它們會進化到這個地步,但可能需要幾百萬年。又或者,它們已進化到不需要用口發出聲音的說話方式,所以可能是我們沒有能力和它們溝通而已。

廣告

看到吳嘉敏的畫作,如彷彿一個正方體的樹林、那一片樹幹的橫切面、一束枯葉、生長在水管縫中的植物、花瓶中的樹根原來生在垃圾中等等,再看看作品名稱,如《要麼生長,要麼供人欣賞》、《像俄羅斯方塊一樣,我們操縱著大自然》、《用盡一切努力生長》、《時間在木上溜過的痕跡》、《改變了生長形態別來無恙》、《在意想不到的環境下茁壯成長》等等,作品看來很輕柔的,但其實帶有一種控訴色彩,是人們不理會城市中的樹木,只是用我們的方法去管理它們,要它們又用自己的方式去適應及生存下去。而筆者就最喜歡《像俄羅斯方塊一樣,我們操縱著大自然》,看似很有有玩味,但其實直指人們用自己的方法令大自然以最不自然的方式存在。

或者,科學家要開發一種感應系統,能顯示出樹木及不同植物的話來,就好像那些甚麼狗及貓語言辨識系統,又或者好像多啦A夢中,我們用了某種法寶,就可以直接和各種動植物溝通。不過,筆者每次看到我們這城市是如何管理樹木,如處理石牆樹時,就有種有人為了方便,其實是想砍伐城市中所有樹木似的。

展覽中看到這小段詩:「樹木輕呼着自己的名字 你問我是什麼科 大概是櫸科吧 葉子在泥地上踱步 移動中的樹影 是時間的行逕 我沒有名字 他們也沒有名字」。為政者又會幾多人會想知道的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