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來簡史》妖魔化中國

2016/11/7 — 9:46

近日看舞台劇不少,「新視野藝術節 2016」的《未來簡史》還破例接連看了兩次。其實是一次半,因為上星期五晚到香港大會堂劇院只看了一半左右,便要趕往九龍塘看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爭》預映。

這類「撞期」常有,往往先看劇(包括戲曲),很吸引就放棄尾場試片,如果覺得台上演出不大值得評談,就早退算了,不會補看。但當晚發現《未來簡史》相當特別,又不能錯過李安新片。於是翌日去買票再看《未來簡史》,原來場場滿座,幸而及時買到留空的「輪椅位」,亦感謝藝術節職員提早代購,才可在上星期六看足全劇。

2016 年至今我看到舞台上的香港作品,最突出就是李居明粵劇《毛澤東》和甄拔濤編導的新銳劇《未來簡史》,差別很大,同為優異的歷史政治劇。前者「愛國」,妙在借用佛道虛夢,把毛澤東事蹟局部「魔幻寫實化」。後者「反國家」,把中國「黑色妖魔化」。兩劇都有敏感爭議性,後者尤其激進。

廣告

《未來簡史》開場前,屏幕顯示荒山野嶺火車冒煙行駛的電腦構圖,便令我刮目相看。然後異鄉客(梁浩邦)在黑暗中出場獨白,地上亮出一條條光線組成方格,很別緻。

這個來自未來的異鄉客,把手中小光盒從南方送往北方首都劇院,此盒大概象徵被國家禁制的痛苦回憶。最多痛苦回憶是一對相戀男女,男的(吳偉碩)寧願盲眼也不再看歌舞昇平的音樂劇,女的(趙伊褘)原是歌舞員,被難忘惡夢纏擾。他和她是否異鄉人的父母呢?總之屬於過去那一代。

廣告

劇中無數「機械人」躺卧或爬行的電腦影像充滿惡夢感,還有像蜘蛛的艷麗白骨精(陳敏兒),她曾做作家,為機械人編寫記憶。又有生存適應能力極強的古怪蟑螂人(胡智健)、穿窿的貓女(伍潔茵)、陰險的黨員(潘振濠)。

最可悲是女子安蒂岡妮(馬嘉裕),苦苦找尋絕食示威被槍殺弟弟的骨灰,顯然影射六四鎮壓。台上有時出現簡體字的字幕,又有盲法官審案,還出現紅色背景的骷髏頭像,令人想起毛澤東肖像。那個惹起深仇大恨的妖魔化國家,當然是指中國。

《未來簡史》其實不是說未來,而是借未來說過去和現在,正如爭議甚大的電影《十年》,技藝就比《十年》出色。甄拔濤活用了新劇場綜藝手法,富於超現實風格,人物劇情如幻如真,沒有明確交代,但效果相當強烈。

阮漢威的舞台設計在黑黑空空之間,作出奇特變化。陳敏兒的形體設計亦佳。每個演員都好,佔戲最多是流利粵語略帶外省口音的趙伊褘。只嫌貓女的造型服裝不夠好,蜘蛛女和蟑螂男就形象妙肖。

至於把中國妖魔化,這裏必須聲明不合我意,認為弄得過激過火,太黑太慘太政治化。今次不想談政見問題,然而需要指出,此劇能夠上演,而且是文康署主辦的「新視野藝術節」,可見香港的言論及創作自由很大,官方不作政治審查。今後應該繼續百花齊放,評價怎樣亦大可自由發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