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成年》──紀實攝影探討曼谷男妓

2015/7/14 — 11:28

《未成年》少男忍著淚説賣淫

Pipeline 藝術雜誌剛出版的攝影年鑑揀選了泰裔藝術家 Ohm Phanphiroj 《Underage》(譯《未成年》) 作介紹,勾起對泰國社會的累積印象──日間陽光海灘,晚上紅燈區酒吧林立。

2010 年 Ohm 從美國搬回曼谷居住。 有個晚上他駕著車在街頭亂兜,發現不少年紀很輕的女孩周旋於馬伕、警察及嫖客之間,當中浮現的社會問題引發他開始了拍攝男妓寫實影像的《未成年》,他們當中甚至祗有 11、12 歲。根據 2004 年一項調查顯示,泰國未成年的性工作者為數達 80 萬,聯合國更指出泰國高踞全球未成年性剝削地區榜首。說到因由,從遭家人性侵犯、無家可歸、到貧窮、吸毒等,各有一本難念的經。

廣告

「為何祗拍男孩?」有記者問。

「女孩多由馬伕及黑社會操縱,男孩多較獨立,拍攝時較容易接觸。」Ohm 說。這個選擇順理成章,以男妓為題除了帶出性、暴力、貪污等與娼妓息息相關的議題之外,還會觸及更尖銳的泰國社會問題 -如較其他國家普遍的孌童癖、變性及性侵犯等等。

廣告

(圖:Ohm Phanphiroj Facebook)

(圖:Ohm Phanphiroj Facebook)

(圖:Ohm Phanphiroj Facebook)

(圖:Ohm Phanphiroj Facebook)

 

「弱勢社群」難道要為藝術犧牲

《未成年》是影像紀錄作品,攝影外也有錄像。曾做過時裝攝影師的 Ohm,將鎂光燈散落於淪落曼谷黑夜街頭,那些一面苦澀、茫然、天真的少男臉顏上,塑造出沉鬱的淒美感,令人痛心又惋惜。作為藝術家,呈現出扭曲的社會現象,已成功了一半。不過,作品的藝術手法卻不是沒有爭議。

Ohm 說在拍攝前,會開宗明義說明這是項商業交易,但無需「上床」。他還會請男孩們脫掉上衣,讓照片露出了年輕細嫰的軀體。對於「受薪」這點,被僱用為藝術項目的模特兒,受薪本來合情合理,一般的批評,是針對僱用「弱勢社群」導致進一步的剝削,這個議題在當代藝術圈常惹爭論,例如西班牙藝術家 Santiago Sierra 僱用了女性露宿者來表演面壁站立,另外又在受聘的娼妓背上紋身,均引來爭論。話說回來,若然成年人之間達成你情我願的合約,並無不妥;至於叫孩子故意裸露上身,目的為增強感官藝術效果,即使有點故意賣弄,也情有可原。

不過,為增強紀實元素,Ohm 把每個男孩的真實名字、年紀、性交易次數、接客數目等逐一羅列,成為作品的文字標題,這點卻令我躊躇不安。每當看真人真事的新聞特輯,站出來的性工作者大都戴上了口罩,為自己及家人留一個餘地。確實,我為這些面上沒有任何遮掩的《未成年》男孩抱不平──今天,他們在貧窮面前也許別無選擇,無知及年紀太輕也會導致抉擇錯誤,但是作為藝術家們,是否曾想及更合情理的紀實手法?

藝術家 Ohm Phanphiroj 資料:

https://www.facebook.com/ohmphotography

《Underage》作品 :

http://socialdocumentary.net/exhibit/ohm_phanphiroj/229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