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音影實驗所.1】KEEP PUSHING﹕獨立音樂與影像的最強碰撞?

2018/8/25 — 14:17

夜深,位於某觀塘工廠大廈的一間電影工作室,一群本港年輕導演與獨立樂隊的鼓手 Anton Fung 聚首,為他們即將發佈的音樂與影像創作項目 PROJECT KEEP PUSHING 作準備。

PROJECT KEEP PUSHING 是一個本地獨立樂隊 tfvsjs 鼓手 Anton Fung 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聯手監制的音樂影像創作項目。項目邀請 7 位導演,包括《十年-冬蟬》導演黃飛鵬、盧鎮業、陳安瑤、方曉丹、葉文希、陳巧真、徐智彥及紀錄片導演姚加睿參與,取材 tfvsjs 的純音樂作品,再做影像創作。而 Anton 則會就選取的音樂再作重新編鼓演出。

廣告

經過一年多時間的籌備、 構思和拍攝,團隊完成了六段音樂錄像作品。其中,黃飛鵬的創作已於本周三(22 日)晚最先發佈。卻別以為計劃只是拍 MV 般簡單,如黃進說:「連參與邀請人都有難度,因為這個項目很抽象。」

到底 PROJECT KEEP PUSHING 怎樣抽象?本土獨立音樂碰撞獨立影像,八位創作人在一年多的時間又經歷了甚麼?

廣告

PROJECT KEEP PUSHING 部份導演及成員:(左起) 黃飛鵬、tfvsjs鼓手Anton Fung、導演及監制黃進、葉文希、紀錄片導演姚加睿、方曉丹、陳巧真、陳安瑤及盧鎮業。

PROJECT KEEP PUSHING 部份導演及成員:(左起) 黃飛鵬、tfvsjs鼓手Anton Fung、導演及監制黃進、葉文希、紀錄片導演姚加睿、方曉丹、陳巧真、陳安瑤及盧鎮業。

一人突破到跨界嘗試

項目源起於 Anton Fung 的個人感受。Anton 說﹕「一年多前,自己正值經歷一個不太開心的時期,純粹想找一個 Project 來做,希望可以尋回自己打鼓的原因、找回當中的快樂。所以我就打電話給阿進(黃進),不如拍一些 drum cover,甚至定一個挑戰,如一天內拍完十首歌。漸漸大家覺得不妨做更多,慢慢構思成這次的創作項目。」

項目的音樂來自 Anton 所屬樂隊 tfvsjs。成立於 2003 年的 tfvsjs,是香港數一數二的 Math Rock 樂隊。樂隊名字取「頹廢 V.S. 精神」的廣東話聲母為名。創作的音樂主要是純音樂,歸類為 Math Rock,是一種實驗性的搖滾風格。音樂特色在於不協調的和弦、各部份樂器不對稱的節拍等。

黃進說:「當不同背景、品味風格導演都聽 tfvsjs 的作品時,會有怎樣的想法呢?」為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團隊把創作框架設得特別寬鬆。黃進說﹕「基本上無任何限制,只要大家(導演)不『撞橋』就可以。」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中的Anton Fung(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中的Anton Fung(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感覺轉化成影像的困難

別以為沒有框架的創作自由又簡單,實踐起來卻相當困難。黃進解釋,這是因為 tfvsjs 的音樂不如一般流行曲,它的作品更長、重覆部份更多,而且拍子奇特。

如黃飛鵬便說,把器樂聲音轉化成影像,導演一方面捕捉音樂挑動的抽象情緒和感覺,又要轉化成具體的視覺展現、如何呈現他腦中想像到的景象,得花很多精力和設計。另一導演盧鎮業補充:「因為拍攝是現場收音,咪高峰要設置得要好精準。」

導演方曉丹亦說:「構思做怎樣的影象已經要花一番功夫;計劃影像內容,做準備工作又是另一件事。大家都在緊拙的資源和人手下去做。到正式現場拍攝,我的作品大約能執行計劃中的八成吧。由構思到現場拍攝已經好不同,莫說拍完再剪接。整個創作有如 automatic drawing,一邊做一邊變。」

幸而在這個項目,困難不需獨自面對。導演們在處理自己作品的同時,也彼此協助拍攝過程。畢竟大家都是獨立創作人,沒有大量後勤支援,製作過程就更講求彼此互相協調。Anton 認為,這個過程尤其珍貴,因此特別邀請姚加睿以紀錄片形式拍下。他說:「我們都看重 behind the scenes 的部份。對我而言,大家看一個鼓手表演,好多時大家都只看到成功一面,但很少留意幕後是如何運作、會跨過甚麼困難才能做到這件事。」

今次記者進行影像部份採訪時,幾位導演落也手落腳協助,搬枱搬凳又打燈。見盡他們如何互配合、補位,記者和攝影師笑言成功做到被訪問者之餘,也請得一群義務的拍攝助手。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拍攝進行中(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拍攝進行中(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猶如場域藝術 塑造獨一無二作品

高難度的實驗,成就出與別不同的結果。

「正因為這是導演們很少接觸到的音樂形式,加上沒有歌詞,影象上的意象反而可以好豐富。」 黃進解釋,PROJECT KEEP PUSHING 的所有作品均是現場演出,現場拍攝。當中既有選址室內,亦有在戶外的表演。此外,Anton 亦按場地和音樂需要,用上不同類型、大小和狀態的 Band 鼓組合。這有如一種場域藝術(Site-specific Art),在特定的時地和環境下,表演的音樂和創作也被賦予獨特的質感和意義。

黃進說﹕「在甚麼地方拍,就有怎樣的聲音。好比在荒山野嶺拍,就會收錄了荒山野嶺的聲音。這脫離了純粹展示打鼓或 MV 的邏輯,也是一個實驗。大家可以想像,一個鼓手在怎樣的地方表演,會有怎樣的效果呢?」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的場景設定,是一個嗽叭的內部。(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的場景設定,是一個嗽叭的內部。(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Keep pushing…...for more fun

現時,《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已經發表。從該片段可見,拍攝場地設計成一個喇叭內部,Anton 在灑水下打鼓。當打鼓聲混雜水聲同步收錄到影片當中,就如黃進指成為一首具場地環境配合的音樂了。

其他導演作品亦將流輪流在今後每個星期發佈。雖然作品只在 Facebook 和 YouTube 上發佈,但團隊表示有意開拓更多分享的平台、放映會、交流會等;也有意推出 drum cover 和鼓譜,希望讓更多人接觸到這些音樂和影像創作。

回望最初的個人創作低潮期,Anton 記得﹕「當時有位前輩跟我說,不要迫著去想自己是否專業或不斷進步,只要 Keep Pushing 就會找到出路。那時我理解的 Keep Pushing,就是什麼都不想,只要向前衝。到現在,特別在這個項目中,我找到一個方法跟朋友一起去試、去享受,找回好玩的感覺。希望這次創作所表達的熱情能好好地被記錄,在不開心的時候可以用來鼓勵自己、參與過的朋友和觀眾去 Keep Pushing,或者找一個比較平衡的方法,繼續為自己鍾意的事而努力。」 

「小時候有朋友送了我一對鼓棍,我就開始打鼓,不停打鼓,不停練練練,找人生目標。如果我遇到廿個小朋友,可以感染到當中幾個,找到人生目標又開心,我會好滿足。」

截稿之時,《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在 Facebook 已發佈一日,錄得超過 380 個 Like 及 280 多次轉發分享 —— 這樣的小朋友應該會有幾個吧。




PROJECT KEEP PUSHING Facebook

PROJECT KEEP PUSHING YouTube channel 

_ _  

文/ 蔡寶賢   攝/ Nasha Ch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