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音影實驗所·2】導演黃飛鵬、方曉丹:用鏡頭穿越時空與靈性

2018/9/3 — 20:22

編按﹕本文介紹 PROJECT KEEP PUSHING 中導演黃飛鵬及方曉丹作品的作品。

PROJECT KEEP PUSHING 是本地獨立樂隊 tfvsjs 鼓手 Anton Fung 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聯手監制的音樂影像創作項目。項目邀請 7 位導演,包括《十年-冬蟬》導演黃飛鵬、盧鎮業、陳安瑤、方曉丹、葉文希、陳巧真、徐智彥及紀錄片導演姚加睿參與,取材 tfvsjs 的純音樂作品,再做影像創作;而 Anton 則會就選取的音樂再作重新編鼓演出。《立場新聞》將於本小專題分別報道各導演的作品,帶大家一探其背後的創作歷程。

關於 PROJECT KEEP PUSHING 詳情請看此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

獨立電影導演黃飛鵬的作品,在這次項目中最先發佈,選用收錄於 tfvsjs 第二張專輯《在 zoi 》中的〈滅曲〉。

廣告

黃飛鵬說:「我由頭聽這張碟,希望找到自己最有反應(感受)的一段,然後再追溯它出自哪一首歌。這是一首好澎湃、節奏好急的音樂。聽的時候,感到自己的精神走到好遠的地方。最初的構想是,如果我沿著水管走到好遠,會去到怎樣的地方呢?水管會通往一個斗室,而這斗室又會發生甚麼呢?」 作品起首,是水在管內流動的聲音,隨畫面放大,在視覺上呈現推進、走近的效果。「這個斗室會否是通往一台永動機呢?永動機,就是永遠都在運作,提供能量。由此我引伸出工業風為今次創作的場景風格。」

獨立電影導演黃飛鵬

獨立電影導演黃飛鵬

廣告

所有震動猶如某種喧鬧,同時卻為能量。
如果鼓聲能推動什麼機械的話,應該每時每分堆疊,成形狀。
並成某種激昂的姿態。 ——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作品簡介

黃飛鵬過往的個人影像創作多是劇情片,包括《池之魚》、《寂靜無光的地方》、《十年.冬蟬》等。儘管從無學習樂器的經驗,在這次創作中,他卻希望聚焦拍攝「打鼓」這行為本身,「這意味著拍攝整首歌時,畫面都要緊貼鼓的演奏,不能脫節。這是高度要求打鼓和拍攝的精準度,雖然令創作過程好困惑,但是好玩的。」

創作團隊用了很多小型攝影機,拼出一個半圓的軌道,短時間內進行連續拍攝。黃飛鵬說:「想做到縮時效果。成品出來,Anton 如好多個分身,畫面有好多殘影。」 (圖片來源:Making of video《滅曲》畫面截圖)

創作團隊用了很多小型攝影機,拼出一個半圓的軌道,短時間內進行連續拍攝。黃飛鵬說:「想做到縮時效果。成品出來,Anton 如好多個分身,畫面有好多殘影。」 (圖片來源:Making of video《滅曲》畫面截圖)

另一方面,水及其象徵的流動,是這部作品的重要的元素。作品尾段設定於室內下雨的情況打鼓。「雖然大家(拍攝團隊)不是未拍過下雨場景,但即使我們綵排了好幾次,心中已有下水的預備,但大家都會緊張。」那場下雨景安排在全日拍攝的尾聲,創作團隊想拍攝全個空間、鼓、 Anton 及至整個作品,由全乾到灑水的轉變。「即使要重拍,都要在已濕透的情況下去拍攝。那一場有一種攝影師與鼓手在 battle 的感覺。當時大家很辛苦,但作品展現了大家的專業;看到影像效果,大家都覺得很值得。」

Making of video - Anton Fung x 黃飛鵬 《滅曲》

作品結尾是一個重低音震盪喇叭的畫面,經之前連串影像剪接,鼓手有如一直在喇叭內奮力擊鼓。

「 要把聲音傳達給外界並不容易。好多事情,要做好多功夫先可能推進到一些 。拍攝如是,做音樂如是,其實做好多事都是如此,有如自己在一個斗室中努力。」

 

Anton Fung x 方曉丹 《Shrine of our despair》

另一導演方曉丹,主要從事數碼視覺藝術及錄像設計,同樣選用收錄於 tfvsjs 第二張專輯的作品〈Shrine of our despair〉。「我一聽這首歌就感覺好神秘,想像到一些肢體動作,直覺認為音樂與舞蹈有關。 」對他來說,這作品是一場透過修行的自我治療旅程。

作品之始,一位男子用麻繩自捆,盤腿坐在地上,身邊圍滿燭光,仿如即將進行一場靈性修行。「我好想做一些有關儀式的創作,而不少儀式都跟鼓有關,所以我把舞蹈、儀式和鼓三個元素結合創作。」舞蹈隨音樂和節奏的轉換而變化,場景設定由冷漠的氛圍,轉換至有植物生長,呈現出生機。

導演方曉丹

導演方曉丹

迷失是神聖,衪指引發現自我之路;
痛苦是神聖,令人深刻理解無常;
絕望是神聖,能提煉智慧;
旋轉吧!看看絕望漩渦深淵內最真實的自己。——  Anton Fung x 方曉丹 《Shrine of our despair》作品簡介

方曉丹邀請舞蹈員黃錠江( Kelvin )參與,雙方一見閒談 4 小時後,才正式傾談合作的內容。Kelvin 自言十分喜歡這個有關修行的創作意念。他說:「拍攝之前 Dan 導演(方曉丹)有約我,跟我開了幾次會,講解這創作意念,包括將會出現和想呈現怎樣的畫面。我一聽已經很喜歡,可能是因為我平時都會思考類似的主題。」

經改裝而成的旅行箱鼓,Anton 指它的聲音和使用習慣不如以往。(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經改裝而成的旅行箱鼓,Anton 指它的聲音和使用習慣不如以往。(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舞蹈編排上,方曉丹簡單給予 Kelvin 一些情緒或狀態作框架,「例如在起段,我希望呈現迷妄、尋找、迷失、掙扎和絕望的感覺。我跟 Kelvin 在排舞室試了很多次,把音樂分成不同氣氛的部份,再每一個部份試。他是自由發揮的,看看能有怎樣的演繹。」 作品中既有排練,也有即興部份。 「過去他一直在排舞室憑想像去跳,去到拍攝現場,有場景設計配合,他的表演又更投入,有更多驚喜。」

(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

( 圖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


創作團隊想嘗試在皮膚上做出一些裂痕質感, 在 Kelvin 身體塗上麵粉,並隨着他的肢體動作產生變化,凸顯強烈的情緒狀態;而舞者的造型亦參考印度苦行僧的狀態,象徵痛苦亦是修行一部分。

Kelvin 說:「拍攝當日, 我有好大自由度去發揮。Dan 比較著重情感方面的表達,亦想我以情感去帶動身體,從而發展一些動作。塗粉後,出來的效果大家都好滿意,也令我有多一重身體的感受去投入角色。於我,這次不能完全視作舞蹈演出,而是一趟自我身體的探索 。」

Making of Anton Fung x 方曉丹 《Shrine of our despair》

PROJECT KEEP PUSHING Facebook 

PROJECT KEEP PUSHING YouTube channel  

_ _  

文/ 蔡寶賢   攝/ Nasha Ch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