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民謠代表 Ketchup:一切皆有完結時

2015/7/14 — 14:00

每個樂迷都年輕過。每位喜歡音樂的人都會有首次拿起樂器的時候。而我第一次,找結他譜來彈,就是因為喜歡本地音樂人 Ketchup 的名作〈Lovely Smile〉。那應該是,除了聆聽以外,探尋到以其他更投入的方式介入獨立音樂的第一次。

幸運的是,Ketchup 沒有進入獨立樂團「只有一碟起兩碟止」的悲情告別常態,他一連推出了七張唱片。可不幸的是,上週五,Ketchup在個人facbook專頁指以新專輯《LET ’em FLOW》命名的9月音樂會,「可能係 farewell party」。樂迷大表緊張,我亦很不願告別,立即跟Ketchup的阿Ken(其實都是一人樂隊啦)來個簡短訪問。

廣告

一切皆有完結時

我們都明白,在香港,在工餘時辦任何事情都是難以持續的。01年至今,成就了一段十多年的音樂生涯,已是很了不起。說到本地民謠之聲,可能首幾個單位就一定會數到 Ketchup。

廣告

2001年的《sweet-smelling》挾著〈Lovely Smile〉和〈Where Is My Yoko?〉等金曲而來,在電台大播特播,大勇的他,連續五年都有推出片。民謠依然,木結他作主打,夾一點英倫輕式搖滾,在 Ketchup 的製作下,我們很難分辨哪是主流哪是邊緣,那麼動聽易聽,何來邊緣?又那麼,沒有走到大台沒有成為名星,又緣何是主流呢——有人或許會這樣問。但  Ketchup 就是以其質樸、低調的身位來走過這十五年,沒有理別人的聲音和疑問,繼續走下去。

訪問前,我劈頭就假設,音樂創作這件事,Ken 真的行到很累了吧。「一切皆有完結時,又可能是另一個開始。」他承認「累了」,又說十多年來想著音樂,是時候放下,想想其他東西。無奈地,他確認了,為場騷應該會是後一場了。

累,伴隨的,不止體力上的倦意。如果彈著木結他十多廿年,手指頭也會出現痠軟,音樂人的心態上,也必然會有疲累和精神上的衰憊消沉吧。新專輯《LET ’em FLOW》名稱已有著「人隨世而行」和「事隨風而去」的詩意,是灑脫還是灰沉?再看他在音樂蜂辦眾籌的簡介頁,他說,人生就是殺你一個措手不及,你以為身在谷底,原來只是地獄的入口。反過來,如若你以為活在快樂中,其實最好的,還未到來。「反正不能掌握命運,就讓一切自然流動,讓一切隨風吧。」

 

Ketchup the village man 公佈了 Let'em FLOW Live 的確實日期與時間:10th september, 2015 8pm fringe club 有興趣的話,募資期最後10天,別錯過了 #加入了獨立發售的音樂會門票計劃詳情:https://musicbee.cc/project/let-em-flow

Posted by 音樂蜂 MusicBee on Saturday, 11 July 2015

精神平衡法則    其實也很難平衡下去

Ken說,這張專輯「可分作上下部,前半部是對人生的執著,尋找自我,追求夢想,不要放棄」,聽上去依然青春,對世事都躍躍欲試,可是關於後半部,就是關於「讓一切隨風飄,是悲觀,但積極面對」。聽上去有種精神平衡,但當你細心看看 Ketchup 的音樂蜂頁面,其實 Ken 坦白地說過著「這幾年活得不太快樂... 其實不只自己,身邊大部分朋友都像處於半抑鬱狀態,嘆氣多過笑聲。」

他續說「唉... 很想做一張碟 cheer up 自己。」的確,廣義來說,香港愈來愈進入死局,無論任何層面皆然,談論到新碟歌曲、描述物種難以生存的〈SEABIRD〉,他灰灰地說「不只香港,全世界生存都愈來愈難。」面對生活的困頓,我們總希望平衡利害、凸凹,把悲傷留給自己,但多愁善感的樂迷與音樂人,其實基本上都很難做得到。

(Ketchup 6月10日上載的〈BAND OF LIFE〉短片:)

關於Ketchup的眾籌

《LET ’em FLOW》其實是五年前便開始製作的專輯。「只是做下又停下... 熱情一直都在,只是生活迫人,大部分時間都放在正職設計工作上,深夜才抽空做音樂。」一如絕大部份香港的獨立音樂人,都是下班才開始做音樂。而眾籌計劃的風行,確實可以幫助到他們完成心中的理想的計劃。雖然錢不是最重要,但是在執行任何涉及多個單位,例如出版、印刷、場地、器材商人等的計劃之上,錢,還是很重要的。「現實世界,只做音樂不可能維持生活。」Ken 無奈地說。

Ketchup在今年五月,選址最近很流行的本地眾籌平台音樂蜂的,為新專輯展開眾籌計劃。計劃來到只餘一週左右,作為他的樂迷,我也開始為焦急。

須知道音樂蜂平台的設定是「All or Nothing」的,即是假設音樂人A,想籌1000元來錄碟,如果他把眾籌計劃金額訂在1000元為目標,然後計劃截止時有總共900元的贊助額,他也會一毛錢也不能取得的。

先多貼一次 ketchup 在音樂蜂的眾籌連結(按下圖也可進入):https://musicbee.cc/project/let-em-flow

我週末時問阿Ken,我說罪籌進度可以算是慢,他如何看待呢?「可能喜歡我音樂的人跟我一樣都是慢熱的人吧......。」

「Village Man」 與 「Freak」的兩個身份

由第一張專輯開始,Ketchup的歌詞、歌名以至碟名,都有著鄉村氣息,Village、Village Man 等字不絕於耳。這個不難理解,玩民謠,自然有鄉間氣息,而貫徹這種風格的 Ken 則自從工作和自立後多數時間住在村屋,連帶這張新張專輯都是。「在村屋完成的,即是 home office。」另一個身份,就是「Freak」,即是怪人。

幾年前已經有報章記者問 Ken 為何經常提及 Freak 這個字詞。他說,「十幾年來都追蹤空氣,算freak啦... 但都會繼續freak下去...」。Ken 的首三張專輯都有歌名是有著怪人、或奇怪表演者之意思,他與友人也用過 Freaker 的名稱來表演過。在香港,能夠堅持自己喜歡的事十多年,相較於很多旁人,都已經是很 Freak 的事情了。真的希望,Ken 與其他 Freaker ,會繼續地保護自己的內心,奇怪下去。我相信如若決定繼續奇怪,旁人也會支持。

你快樂嗎?

訪問期間,我猜有接近三份一的時間都在談論快不快樂的話題。Ken問我,那你生活得快樂嗎?我直接答,我不快樂。可是,這已經會引伸到很多生活哲學的問題。我繼續回答說,我希望把文章寫好,如果我這一刻的身份是樂評人或音樂推薦者,我只願音樂人的創作計劃都可以順順利利,他們可以把創意、努力和情感,傳播到他們所屬的樂迷的耳邊。

後記:

得知道很多朋友都對 Ketchup Last Show 的事很有感覺,認為非去不可。我懷著一絲希望,問著阿 Ken 希望他只是開開玩笑。可惜不是。好了,知道答案了,最後,希望 Ketchup、各位 Freaker 與正在讀文的你,都會快樂。

預告:

明日將會刊出台灣獨立音樂代表人物洪申豪來港的對談與演出的紀錄。令人悲傷的是,他的說話與 Ketchup Ken 一樣充滿愁懷甚至想過自殺,很慘der~~~

作者 facebook PageOne Band One Day facebook Page

Ketchup 的〈first love 甜蜜十六歲"〉 ( 610mm x 610mm )

Ketchup 的〈first love 甜蜜十六歲"〉 ( 610mm x 610mm )

2009年的7月,Ketchup在Fringe Club表演時的情況。

2009年的7月,Ketchup在Fringe Club表演時的情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