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薑夠薑不夠薑

2015/2/25 — 10:15

Jimmy Lau(劉智倫)的「分享美食。蛋撻」 (Sharing Delicious Food - Egg Tart)

Jimmy Lau(劉智倫)的「分享美食。蛋撻」 (Sharing Delicious Food - Egg Tart)

早前到過位於中環藝穗會的陳麗玲畫廊,看了由一群本地雕塑家組成的雕塑型社 (We Sculptors) 所主辦的「本地薑」群展 (Local Ginger) (展期至 2 月 26 日)。

最初看到「本地薑」這名稱時,以為參展的是長輩級,甚至神檯級的本地藝術家,或者因為薑愈老愈辣這俗語吧,但再看參展名單,Jimmy Lau(劉智倫)、Chris Lau(劉明樺)、Ko Bin Lin Koko(高便蓮)、Mak Yee Man(麥綺文)、Raymond Pang(彭金有)、Joe Lee(李紹忠)、Kit Chan、Ken Chan、Chung Wai Lun、David Fung、Joe Lee(李紹忠)等約十個名字,裡面有是認識的,頂多是中年。

今次展覽其實不只有雕塑,也有繪畫、書法等平面作品,而且雕塑所用的材料,除了金屬、木、石之外,也有玻璃、紙等,而且除了畫廊之外,還有作品展示於下層的酒吧冰窖 (Fringe Vault),以及相連的樓梯,但在 Fringe Vault 中就只展示畫作,而且都是掛在牆上。

廣告

最搶眼的,應該是 Jimmy Lau(劉智倫)的「分享美食。蛋撻」 (Sharing Delicious Food - Egg Tart),吊起來畫框,中間不是畫,而是一個立體的大大蛋撻,畫框及地上也有不少用來裝著蛋撻的蛋撻模,蛋撻、奶茶、菠蘿油等,總是由標籤為香港地道的食物,所以如果要講「本地薑」,這作品也許是最「本地薑」的了。

Mak Yee Man(麥綺文)的「單人空間」(Single Space)

Mak Yee Man(麥綺文)的「單人空間」(Single Space)

廣告

另外,筆者也喜歡 Mak Yee Man(麥綺文)的「單人空間」(Single Space),在門口位置掛在牆上的兩個半把金屬傘子,記得好像之前在某個展覽中曾經的過,喜歡真的半把傘,加上半把傘的影子,加起來就是一把傘,這是這麼簡單,半實半虛,但看到作品說明上寫著:雨傘運動前的半把傘 (made before umbrella movement),特別註明作品是在雨傘運動前誕生的,不是因為因此啟發,其實是否代表現在人人一看到雨傘,就一定聯想到雨傘運動,並非只是純粹一把傘而已。

Chris Lau(劉明樺)的「結」 (Knot)

Chris Lau(劉明樺)的「結」 (Knot)

還有,Chris Lau(劉明樺)的「結」 (Knot),用紙製成的雕塑,以及 Joe Lee(李紹忠)的「緣份」 (Destiny),掛在柱的轉角位,都是筆者喜歡的,但夠不夠「薑」就見仁見智。

Joe Lee(李紹忠)的「緣份」 (Destiny)

Joe Lee(李紹忠)的「緣份」 (Destiny)

不過,本地薑一名,也令筆者想到以前聽過有人說過「本地薑不辣」這句話,就是指人才不在自己的地方受重用,反而外來的人反而才受到賞識。二月差不完,踏入三月就是 Art Basel Hong Kong、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 及 Art Central 等大型藝術展覽會舉行的日子,是雲集國際及本地藝廊、藝術家及組織的平台,但如果細看裡面本地藝廊的比例,再看本地藝廊展示的本地藝術家比例,其實是少之又少,有參展的本地藝廊不一定會展示本地藝術家,反而會是內地或外國藝術家為多,當然也發現有幾間是以本地藝術家為主打,好像 Art Basel Hong Kong 中 Discoveries 部分中,Blindspot Galley 是 Trevor Yeung,am space 是 Samson Young 等,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 及 Art Central 也有三四間藝廊以本地藝術家為主打,筆者沒有計算過百分比有沒有 1%,希望有啦。

筆者不知其他地方的藝廊如何對待他們的本地薑,但看過不少大班藝術展覽會中,各地的藝廊都似乎很著力去推廣及展示各個國家及地方的本地薑,當然有些很國際化的「大粒」藝廊所代表的「大粒」藝術家也很國際化,但看內地、台灣、日本、韓國、法國等的藝廊在選取及展示他們的本地薑比例時,就會看到和本地藝廊的某種差別,筆者不知原因是甚麼,是不是其他地方的人對於「自己」有一種很自然,但又強烈的歸屬感?是不是一種潛藏於心中對國家、民族的根性?

又在這個時期,伙炭藝術工作室開放計劃也在會舉行,記得以前都不是這麼早就舉行,難道又要希望「食」Art Basel 之勢,要同期時期舉行,以為可以搶多些參考人次,何苦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