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薑,夠薑!

2016/2/12 — 10:21

假設你是一名修讀樂器演奏的畢業生(不論是本地畢業還是外國回流),畢業後首要面對的事,就是謀生。

但要在香港以演奏為生,十分艱難。若你學習的是器樂,可以選擇到本地大型樂團試音,但你的對手來自世界各地,而且不乏經驗;若是聲樂出身,你會發現香港沒有全職合唱團。為了生計,即使你「從沒放棄成為一個偉大演奏家的夢想」,也不得不找一份長期飯票來支撐生活,這可能是跟音樂完全沒有關係的工作,或是從事藝術行政、音樂教育,只能在工餘時練習和演出。

隨著時光流逝,加上來自生活和工作的壓力,你心中的那團「音樂火」逐漸熄滅,熱情開始減退,音樂不再是生命中的首位,生活被其他繁瑣的事項充斥,投放在音樂的時間越來越少,技藝難免開始生疏。不經不覺間,昔日的音樂夢成為可待成追憶的美好幻想……

廣告

以上是很多本港年輕音樂演奏家(將)會遇到的情況,而 Music Lab 所舉辦的「本地薑音樂節」,正正是要向這個情況說「不」。

本地薑音樂節不只是一連串的音樂會,更是一種態度,一句 statement。不同於個別音樂家或團體所舉辦的音樂會,本地薑音樂節的意義不是舉辦幾場演出,然後冠以一個「節」的名義去行銷,而是要告訴大眾,香港年輕的音樂演奏家不甘安在原位,等待機會來臨,而會主動出擊,有能力和決心為自己創造機會。

廣告

這種態度對演奏家來說十分重要。記得有次出席一間聲樂學院的開幕禮,前演藝學院校長盧景文在致詞時,寄語兩名同屬演藝學院畢業生的創辦者,說他們在畢業後要面對一個危險的環境,就是沒有演出的機會。畢竟在求學時期,學校會安排很多表演讓學生磨練,但畢業後,表演機會不再是想當然的出現在眼前,他們得自己尋找。須知道音樂會不單是讓演奏家表演的機會,更是讓他們持續進步的最佳訓練,特別是年輕的表演者,他們不但能夠磨練演奏技巧,還可通過演出學習如何面對演出壓力、各方評論(不論評論本身是對或錯)和應變能力——這些能力是不可能單靠日常獨自在家練習獲得的。

從另一角度看,大眾要認識一位演奏者及了解其實力,亦只有通過他的演出。所以說音樂會變相成為演奏者推廣自己的渠道,甚至是下一次演出的契機。

本土音樂人的節

深諳演出對年輕演奏家的重要性,而本地音樂人才卻缺乏表演機會,Music Lab 矢言要透過本地薑音樂節,將資源和焦點放在本地音樂家上,「致力為新一代音樂人提供演出平台,填補本地音樂人才缺乏演出機會的缺口」。因此在今年二月至三月舉行的三場音樂會中,所有演出者都是本土年輕演奏家和組合。而這三場表演的種類各有不同,既有鋼琴獨奏會,也有聲樂表演,更有口琴四重奏與無伴奏合唱的跨界合作,足見本地音樂人才的多樣性。

為本地薑音樂節打頭陣的是 Music Lab 的藝術總監黃家正。一向想法多多的他過往已舉辦過多場別出心裁的音樂會,例如揉合音樂與視覺藝術的《來自香港的人》、親身跟觀眾分享生死哲學的《死亡奏鳴》等,這次亦不例外,他會在音樂會中化身「指魔俠」 (Fingerman),挑戰一系列快速而艱深的曲目。

至於第二場音樂會《情.旅》,由男中音胡永正和女高音劉卓昕擔正演出,並由黃歷琛伴奏。若《指魔俠》為觀眾帶來從電光火石的樂音迸發出的刺激感,那麼《情.旅》則帶來一種詩意盎然的恬靜安寧,透過布拉姆斯、葛利格、阿簡多和佛漢威廉士的歌曲,引領觀眾遊歷於聖經、詩歌與大自然之中。

尾場的《Veloz vs 實動男》是一場非典型音樂會,屆時兩隊聲名鵲起的男子組合——口琴四重奏 Veloz 及無伴奏合唱組合實動男 (Set Tone Men) 會在音樂會設下擂台,除各自表演自己的拿手曲目外,還會來一次音樂大比拼!究竟他們鹿死誰手?還待觀眾入場揭曉。

既然稱得為「音樂節」,當然少不了各項延伸節目,目的旨在讓大眾能在音樂廳外,進一步認識本土音樂人,其中包括在一月和二月底,Music Lab 開放大本營,讓觀眾與表演者面對面輕鬆談話,分享對音樂的看法。Music Lab 又會在香港大學舉辦名為《音樂人是怎樣煉成的?》對談活動,除黃家正外,還有不同背景範疇的音樂人參與,包括龔志成、黃靖、何卓彥@Veloz 及何文曦@ Set Tone Men,給大家了解各種音樂人走過的音樂之路。

此外,他們還跟所有參與是次音樂節的表演者和團體進行訪談,並將訪問內容集結成書,用文字紀錄本地音樂人對周遭環境的想法。書本將於音樂節完結後推出,期盼觀眾對音樂節,以至本土音樂家的關注並不止於節期內。

端在餐桌上的本地薑

台灣著名樂評人焦元溥在其著作《樂之本事》中,分享了一則關於挪威鋼琴家 Leif Ove Andsnes 的成名故事。Leif Ove Andsnes 年輕時在歐洲電視青年音樂家年度比賽 (Eurovision Young Musician of the Year Competition) 贏得第二名(書中表示他拿了冠軍,但官網顯示他為 1988 年亞軍),那並非甚麼顯赫的國際大賽。Andsnes 自言他來自一個小卻支持他的國家,是一種幸運。正因為國家小,反而容易得到大眾注意,這不但令他得到國民鼓勵、政府補助、電視台轉播,更重要的是挪威民眾持續來聽他的音樂會,讓他能累積演出經驗、持續成長。

Andsnes 的例子,說明一個簡單的道理:即使有具天分的演奏者、賣力的演出,但若台下空無一人,一切都是徒然。本土音樂人固然需要演出機會,但觀眾入場支持同樣重要,兩者是演奏家的動力所在,推動他們持續成長,缺一不可。放諸香港的情況,香港從來不乏世界頂尖高手來港獻技,若觀眾只欣賞世界級的演出,卻吝於給予本地音樂人支持,香港實難培養出高質素的「土炮」演奏者。而欣賞世界級的演出和支持本地音樂人,絕非是非此即彼的抉擇。

那塊本地薑已端在餐桌上,至於它夠不夠辣,還得由你親自去品嚐了。

 

本地薑音樂節節目詳情:

http://musiclab.hk/about-music-lab-festival.html

Music Lab 本地薑音樂節於今年 2 月至 3 月舉行,由三場不同類型的音樂會構成,除此以外亦設有大師班、音樂對談等的加料節目。

 

音樂會資料如下:

指魔俠──火拼時速
鋼琴獨奏會
2016年2月21日
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黃家正
|$260, $220, $180

情·旅
獨唱會
2016年3月2日
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劇院
胡永正, 劉卓昕, 黃歷琛
$200, $160

Veloz vs 實動男
口琴四重奏 x 無伴奏合唱
2016年3月16日
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Veloz, 實動男
$260, $220, $18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