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李寶怡 剪紙非如此離地呀

2016/5/24 — 16:27

在香港藝廊,你看過繪畫、雕塑、書法、相片、錄像、跨媒體裝置等不同媒介的作品,但你又可曾看過當代藝術家的剪紙作品,真的很少,筆者就記得看過兩個,兩個都是女性藝術家,一個是李寶怡(Bovey Lee),早前筆者到過位在中環Grotto Fine Art舉行的李寶怡(Bovey Lee)最新個展「Invertigo 」(倒•敘)(展期至6日11日),另一個是李靜嫻(Laura Nogueira Li),不知為何兩個都是女性,兩人皆姓李,難道真的女性的手指比較適合用剪刀或界刀來做些很仔細的工序,不是吧。

說到剪紙,你或者會聯想到那種以中國農曆新年或節日、傳統故事或少數民族為特色的剪紙作品,非也,筆者並非要做傳統工藝推介,大家去看一些教科書、紀錄片或旅遊節目,應該會有很多介紹內地不同地方的剪紙工藝家,甚至國寶級大師,有時你到新年時,有些商場會邀請一些內地大師來港獻藝。筆者當然很欣賞及驚訝各位大師及國寶的手藝,但有沒有一些比較貼近我們生活一點的東西。

廣告

李寶怡生於香港,91年在中大藝術系畢業,後來到美國進修,先後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及紐約普拉特學院獲得兩個藝術碩士學位,分別專修繪畫及數碼藝術,2000年定居匹茲堡。今次應是她在Grotto Fine Art的第四次個展,筆者記得,第一個展覽「On Gossamer's Edge」(2007年)中那些女性,第二次個展「Where the Waves Break」(2009年)中那些海浪,第三次個展「Bloom」中那些不同的工作人士,到了第四次個展「Invertigo」中那些以馬路、天橋、過山車車軌等穿插在所有作品中的內容,和之前展覽中相比,好像城市感重了點,如果是要將人為和自然元素枇比較,今次是以自然為背,化為細節,再將人為後天的象徵,包括馬路、汽車、大廈等代為面,就以「Flower Know - The Windmill Glider」為例,以五瓣花為形,但看到的是城市,但大家要看細微處,會有很多東西,那些掛晾的衣服、那些風車等,和另一幅「Flower Know - The Sun Archer」應為一對,或者筆者最喜歡的是那幅「Eternity - The Inspector」,一個無限符號為形,但裡面就看到有一束束花、一串串鎖匙等,永恆的是甚麼呢。

廣告

筆者記得前面提到的另一位剪紙藝術家李靜嫻,她之前在個展中的作品是以香港政治、社會、娛槳等不同界別名人及事件為內容,比李寶怡的多了一份所謂的貼地感。

說到剪紙,筆者突然記得看過有位本地迎一代書法藝術家的訪問,他說在取法於古人,學習傳統以外,如果創作和當前沒有連繫,就好似是走入了古人世界,但沒有走出來,總是覺得好像欠缺了某些東西似的。或者剪紙也是這樣,藝術家不是要剪出古人的世界來,傳承傳統不是複製傳統吧,藝術家不是機器,是活生生的人,當前有千萬人和事為題材內容,所以筆者早前才說有沒有一些比較貼近我們生活一點的東西。

另外,筆者對這次展覽名稱「Invertigo」(倒•敘)也頗有興趣,是用形容因為上下倒轉而有的反胃噁心感覺,不知是否用來形容作品中好像坐翻來覆去的過山車,很有趣,值得思考。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