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村山瑪利亞 陶藝展

2018/12/24 — 13:00

【文:蔡欣彤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三年級)】

從混凝土地踏進巨年藝廊,僅一面玻璃之隔,竟瞬間置身無聲之境,彷彿進入了異空間,來到了童話世界裡那滿是小動物的森林。

門口左側有一片綠油油的草地,草地上自然地散落了高高低低的木樁,隨處可見小動物的身影,有的側躺著休息,有的在跳躍,有的在嬉戲,它們輪廓清晰卻使人眼花繚亂,俯身細看,其中有全身印著紅花圖案的兔子和像是失足掉進了藍色墨水裡的松鼠,鮮豔的色調搭配不斷重複的花紋,彷彿一不留神便會將人吸進萬花筒的漩渦。草地前有一張長餐桌,桌上任意擺放著水壺、花瓶、茶杯、碗和碟,湊合出一檯豐富奪目的桌上盛宴,一瞥間感覺自己正身處 Alice in wonderland 的茶會派對之中。

廣告

仔細觀察後,如同 Alice 從夢中驚醒,一切都是幻象:那不過是一隻為逃命奮力一躍,卻不幸中箭的兔子,碟子裡躺著三隻死白鼠,桌上還有淌血的貓和裝成杯子蛋糕的兔子頭顱。那些看似正在活潑地走動或玩耍的動物,都因遭到「石化」,而失去了生氣和活力,加上桌上形態各異的「屍體」,不禁讓人聯想到動物標本。

廣告

藝廊展出的是日本女性當代陶藝家村山 Maria(Maria Murayama) 最新的個人作品,名為Empty Bodies系列,副題是 Stuffed animal。村山Maria曾到荷蘭 European Ceramic Work Centre、中國景德鎮、日本陶藝之森等駐村,這次展中的作品都是她在今年八至十月來港駐村時創作的。村山Maria 表示她的靈感來自造訪朋友家時所看到的動物剝製標本,一具具屍體出奇自然地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令她感到莫名有趣。

每隻動物的身體結構和肢體動作都相當到位,要燒製出如此神似的動物陶瓷,可見藝術家的功力。不僅如此,潔白無瑕的色調是需要分階段燒製的,而色彩繽紛的花紋來自於精緻的花紙,貼上花紙的陶瓷再經重重燒製,才會產生出層次豐富的視覺效果,所以每一件作品的誕生都好比浴火重生的鳳凰。就陶瓷藝術來說,陶藝家的手藝、燒製時間與溫度的琢磨和醞釀,三者缺一不可。

藝術家選材獨到,以花紙上色,花、葉、蝴蝶、青蜓等圖案美觀,且使人立即聯想到 大自然或家中的壁紙,溫暖又有親切感,好像一下子把動物從死亡深淵拉回人間,屍體就這樣變成了日常生活裝飾品的一部份,這讓我思考起生命的價值、標本的意義……大概是看膩了的緣故,比起那些花花綠綠的瓷器,白如玉的那隻逃命兔子更吸引我的目光。它展示出矯捷的身手,面對障礙一躍而過,然而藝術家卻選擇把時間凝結在它凌空中箭的瞬間,英姿颯颯的形態與身上外露的箭尾形成強烈的視覺衝擊。難道它就這樣死去,然後被製成標本?

以動物標本作為藝術品在社會向來惹爭議,英國藝術家 Damien Hirst 的著名作品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是以鯊魚標本製作-注滿綠色甲醛的玻璃箱裡展示著一條虎鯊屍體。Walter Potter 在19世紀90年代完成的作品《貓咪的婚禮》也是標本奇觀,它由20多隻小貓屍體組成,有的扮作新娘新郎,其餘的扮作賓客。利用動物屍體表達死亡的方式被批評不人道、不尊重生命,儘管它們已死去,也是真實存在過的生命,把動物製成標本究竟是否妥當?以藝術品的方式呈現是否只是一種合理化的手段? 或許,村山Maria 以陶瓷做媒介,創造出另類的動物標本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發表意見